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54|回复: 0

挠脚心文章 韦小宝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4878
发表于 2015-6-3 17: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我们的"小英雄"韦小宝同志,前几天刚接收了黑道第一大势力天地会的分堂堂主之位,这一天,(后采用原文几段)

                                        楔子
韦小宝从上书房侍候了康熙下来,又到御膳房来。过不多时,钱老板带著四名伙计,抬了两口洗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到来,每口净肉便有三百来斤,向韦小宝道:“桂公公,你老人家一早起身,吃这茯芩花雕猪最有补益,最好是现割现烤。小人将一口猪送到你老人家房中,明儿一早,你老人家就可割来烤了吃,吃不完,再命厨房做成咸肉。”韦小宝知他必有深意,便道:“你倒想得周到。那就跟我来。”钱老板将一口光猪留在厨房,另一口抬到韦小宝屋中。待三人走后,便掩上了门。钱老板低声道:“韦香主,屋中没旁人吗?”韦小宝摇了摇头。钱老板俯身轻轻将光猪翻了过来,只见猪肚上开膛之处,横贴著几条猪皮,封住了割缝。韦小宝心想:这肥猪肚中定是藏著什么古怪物事,不由得心中怦怦而跳。果见钱老板撕下猪皮,双手拉开猪肚,轻轻抱了一团物事出来。韦小宝“咦”的一声惊呼,见他抱出来的竟是一个人。钱老板将那人横入在地下。只见这人身体瘦小,一头长发,却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上穿了薄薄的单衫,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只是胸口微微起伏。
  韦小宝大奇,低声问道:“这小姑娘是谁?你带她来干什么?”钱老板道:“这是沐王府的郡主。”韦小宝更是惊奇,睁大了眼睛,道:“沐王府的郡主?”钱老板道:“正是。沐王府小公爷的嫡亲妹子。他们掳了徐三哥去,我们就捉了这位郡主娘娘来抵押,教他们不敢动徐三哥一根寒毛。”韦小宝又惊又喜,说道:“妙计,妙计!怎是捉来的?”
  钱老板道:“昨天徐天川徐三哥给人绑了去,韦香主带同众位哥哥,二次去杨柳胡同评理,属下便出去打探消息,想知道沐王府那些人,除了杨柳胡同之外,是不是还是别的落脚所在,徐三哥是不是给他们囚禁在那里;想知道他们在京城里还有哪些人,当真要动手,咱们心里可也得先有个底子。这一打探,嘿,沐王府来得人可还当真不少,沐家小公爷带头,率领了王府的大批好手。”韦小宝皱起了眉头,说道:“他*的!咱们青木堂在京里有多少兄弟?能不能十个打他们一个?”钱老板道:“韦香主不用担心。沐王府这次来北京,不是为了跟咱们天地会打架。原来大汉奸吴三桂的大儿子吴应熊,来到了京城。”韦小宝点头道:“沐王府要行刺这姓吴的小汉奸?”钱老板道:“是啊。韦香主料事如神。大汉奸、小汉奸在云南,动不了他们的手,一离云南,便有机可乘了。但这小汉奸自然防备周密,身边有不少武功高手保护,要杀他可也不是易事。沐王府那些人果然另有住处,属下过去查看,那些人都不在家,屋里却也没徐三哥的踪迹,只有这小丫头和两个服侍她的女人留在屋里,那可是难得的良机……”
  韦小宝道:“于是你就顺手牵羊,反手牵猪,将她捉了来?”钱老板微笑道:“正是。这小姑娘年纪虽小,沐王府却当她是凤凰一般,只要这小郡主在咱们手里,徐三哥便稳如泰山,不怕他们不好好服侍。”韦小宝道:“钱大哥这件功劳倒大得紧呢。”钱老板道:“多谢韦香主夸奖。”韦小宝道:“咱们拿到了小郡主,却又怎样?”说著向躺在地下的那少女瞧了几眼,心道:“这小娘皮长得可挺美啊。”钱老板道:“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听韦香主的意思办理。”
  韦小宝沉吟道:“你说怎么办?”他跟天地会的人相处的时候虽暂,却已摸到了他们的脾气。这些人嘴里尊称自己是香主,满口什么静候香主吩咐云云,其实各人肚里早就有了主意,只盼得到自己赞同,于是一切便推在韦香主头上,日后他们就不会担当重大干系。他对付的法子是反问一句:“你说怎么办?”钱老板道:“眼下只有将这小郡主藏在一个稳妥所在,让沐王府的人找不到。这次沐家来到京城的著实不少,虽说是为了杀小汉奸吴应熊,但咱们杀了他们的人。徐大哥又给他们拿了去,这会儿咱们天地会每一处落脚之处,一定能给他们钉得紧紧的。我们便拉一泡尿,放一个屁,只怕沐王府的人也都知道了。”
  韦小宝嗤的一笑,觉得这钱老板谈吐可喜,很合自己脾胃,笑道:“钱大哥,咱们坐下来慢慢商量。”钱老板道:“是,是,多谢香主。”在一张椅上坐了,续道:“属下将小郡主藏在猪肚里带进宫来,一来是为瞒过宫门侍卫的重重搜检,二来是瞒过沐王府众人的耳目。他奶奶的,沐公爷手下,只怕真有几个厉害人物,不可不防。小郡主若不是藏在宫里,难保不给他们抢了回去。”
  韦小宝道:“你说要将小郡主藏在宫里?”
  钱老板道:“属下可不敢这么说,一切全凭韦香主作主。韦小宝心道:“你将人带都带进来了,自己说该死,却也没死。把小郡主藏在宫里,果然是好计,沐王府的人一来想不到,二来救不出。你胆大妄为,难道我胆子就小了?”笑道:“你这计策很好,我将小郡主藏在这里好了。”
                                        第一章

    待钱老板回去厨房,韦小宝闩上了门,又查看了窗户,一无缝隙,这才坐到床边,去看那小郡主,只见她正睁著圆圆的眼睛,望著床顶,见韦小宝过来,忙闭上眼睛。韦小宝笑道:“你不会说话,不会动弹,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最乖不过。”见她身上衣衫也不污秽,想是钱老板将那口猪有肚里洗得干干净净,干留丝毫血渍,于是拉过被来,盖在她身上。只见她脸颊雪白,没半分血色,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想是心中十分害怕,笑道:“你不用怕,我不会杀了你的,过得几天,就放你出去。”小郡主睁开眼来,瞧了他一眼,忙又闭上眼睛。
  韦小宝寻思:“你沐王府在江湖上好大威风,那日苏北道上,你家那白寒松好大架子,丝毫没将老子瞧在眼里,这当儿还不是让我手下人的打死了。他奶奶的……”想到此处,伸起手来,见手腕上黑黑一圈乌青兀自未退,隐隐还感疼痛,心道:“那白寒枫死了哥哥,没处出气,捏得老子骨头也险些断了。想不到沐王府的郡主娘娘却落在我手里,老子要打便打,要骂使骂,你半分动弹不得,哈哈!不过这可是个烫手的小山芋,也不能给弄出伤来。要不师傅那关不好过。可是这木头王八斧子的(沐王府)人好生嚣张,竟然欺负到小爷头上。。。这个气要是不出,这就太对的起这些木头的祖宗了。韦小宝在屋子里转了2圈,心里算计着在妓院里见过的诸多“刑罚”这妓院是何等地方,不少姑娘不愿意接客,老鸨就变着法的折磨着,终有那任命屈就了的。余下的极少几个,也都落个红颜薄命的结果。耳濡目染,韦小宝也学会了几招,今天正好有个报仇的机会。也叫木头府的郡主小丫头尝尝鲜。试试想到得意处,不禁笑出声来。小郡主听到笑声睁开眼来,要看他为什么发笑。韦小宝笑道:“你是郡主娘娘,很了不起,是不是?你奶奶的,老子才不将你放在眼里呢!” 韦小宝骂道: “辣块妈妈,臭小娘皮,你还倔强!睁开眼睛来,瞧著我!”小郡主双眼却闭得更紧。韦小宝心说:“不知道这个点穴效果有多久,万一突然让小娘皮动起手来偶可就遭了殃”于是先从柜子里取了几条上好的湖稠,把小郡主双手双脚分开绑到床上。小郡主身不能动,只得任他胡为。只听小宝嘿嘿2声阴笑:“小丫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不知道本少爷什么身份?敢不听话!我数3声,睁开眼看着我!”“1……”“2……”别说这小郡主还铁了心肠,黑长的睫毛不住颤动,就是死死的闭着眼。“3……”韦小宝心说,这木头府的人还真都是木头 性子,不过这个才够劲。走上前去,抓住她右耳,提了三下,又捏住她鼻子,扭了两下,哈哈大笑。小郡主闭著的双眼中流出眼泪,两行珠泪从肋边滚了下来。韦小宝喝道: “不许哭!老子叫你不许哭,就不许哭!”小郡主的眼泪却流得更加多了。韦小宝见扭耳朵,捏鼻子的招数不灵,心里也不痛快。又不能弄出伤来。两眼冷冷的盯着小郡主。见她虽然年幼,身段,面貌却是轻灵可人,假以时日必然出落成个婷婷玉丽的小美人。薄薄的外衫下,两条吊起胳膊象两只嫩藕,白白的想叫人咬一口。不由得伸出手去轻轻的摩挲几下。却见小郡主面色微红,嘴角上翘了翘,却是把眼睛睁了开。见他正盯着她,一惊下又紧紧闭上。

                                        第三章

     韦小宝乃是市井和妓院里长大的,见这情况已知“刑罚”有效,却又不解为何反应如此“迟钝”。略一思索,才知叫这个小郡主睁眼的不是捏鼻子提耳朵,却是这几下无心的抚摩。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这个小郡主身娇肉贵,却是怕痒痒。于是心中已有定计。口里却言道:“这么不听话的小娘皮,算啦,我也不来打你,但是却要你受一点小小的惩罚,这是代你未来的老公教育你。哈哈”一边说,一边把五指轻轻的在小郡主肘部轻搔。小郡主只觉一阵阵的搔痒感觉袭来,但自幼生于郡主府,克制力极强,忍了住不笑,却心里祈祷着这个小恶人赶快把注意力转移开去。韦小宝见她面色有异,心说:好呀,看咱们谁厉害。把手指顺着小郡主的手臂向下划去。小郡主衣衫本薄,这下可苦了她,忍不住咧开嘴,咿唔一声,韦小宝想,抓着你的软肋了,还怕你不求饶?另一只手便袭往小郡主腰间,只觉触手柔软,捏着就仿如捏着一床新棉。便手上使力捏了几下。只苦了小郡主,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张大了嘴也只发出几声哑叫.一张芙蓉似的小脸憋的通红。韦小宝却不知小郡主哑穴被封这一节,见她仍不求饶,暗道:“这小娘皮还真硬,好,便来个彻底的。”将小郡主外披肩解开,略拉向小臂。露出展直的腋窝。小郡主心中又惊又怕,泪水便不绝的涌出。“小娘皮还哭,真不听话,来,我让你好好乐一乐。”说着,小指尖便抵往小郡主的腋下。小郡主只觉一个冷而尖之物,触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异常难受。心中不知把这小恶人骂了多少遍。韦小宝察言观色的本事那是第一的,看出小郡主的嫌恶之意,心道:“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这个小娘皮呢,一会非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让你叫我老公你就不敢叫别的!”指尖便贴着小郡主的腋下游走,时而拨弄下幼嫩的腋毛,时而轻快的连点带划。顿时把小郡主痒的头皮发麻,只觉生不如死。周身毛发也似要痒的根根脱落。咧开小嘴无声的大笑。这下韦小宝看出来了,原来她被点了哑穴,可是韦小宝一不知如何解穴,二不会点穴手法,佯做不知,口中念叨:“好一个漂亮小木头娃娃,你张嘴做什么?莫不是饿了找我要吃的么?真是个第九流的小丫头”却见小郡主浑身突然一震,韦小宝心下大惊。跳往后去

                                      第四章

    只见小郡主哭道:“你……你才是第第第……第九流。”声音清脆娇嫩,带著柔软的云南口音,当真说不出的好听。韦小宝逼紧了喉咙,学她说话:“你……你才是第第第……第九流。”说著哈哈大笑。 原来他伸指乱搔乱点,都在小郡主腋下“腋渊穴”上。腋渊穴属足少阳胆经,在腋下三寸之处。人身头部诸穴,如丝空竹、阳白、临泣等穴道均属此经脉。他在腋渊穴上又抓有点,又打又弹,手劲虽然不对,但搞得久了,小郡主头诸穴齐活,说话便无窒滞。韦小宝不知小郡主是否能够动弹,一时不敢上前,绕到床尾,看小郡主双脚绑的结实,心下略塌实一些,硬着头皮问道:“可知道我花差花差小太岁桂爷爷的厉害了?”只见小郡主怒视着他,嘴唇翕合几下,吐出一句:“你这小恶人,要不是我穴道被封,一定……一定……”小郡主出身高贵,从未骂人,这一定怎么,却说不出来了。韦小宝心下大喜,暗道:“这真是个木头,这不就告诉我她尚不能动弹么?”却不敢大意,又抓来点绸缎,把她手脚固定牢固。这才道:“现在我说什么,你做什么,问什么,答什么,明白了么?”小郡主娇生惯养,那受过这样的气,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却不做声。韦小宝故计重施,两手袭往小郡主腋下。小郡主那受的了这等折磨,刚平静下的气息呼地急促起来。只搔的三五下,小郡主便忍不住咯咯娇笑,转而哈哈大笑。却夹杂了几许呜咽。韦小宝见她委实怕痒,稍停下来,问道:“听不听话了?”小郡主脸色又一沉,韦小宝立时在她光滑的腋下一划,小郡主促不及防,啊的一声惊叫。韦小宝知道海大福这屋子偏僻的紧,等闲没有人来,也不怕她尖叫,又重复一遍:“听不听话了?”小郡主委委屈屈的点点头,泪水又要滴落。“不许哭!”韦小宝略一作势呵痒,吓的小郡主硬是把到眼角的泪水憋了回去。“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当时哪有象这么问女孩子名字的,小郡主只待不答,忽觉腰间奇痒,却是被韦小宝捏了一记。“快说,答的慢,说谎话的,有你好受的。”小郡主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下来,生平第一次被欺负的这么惨。怕韦小宝又来呵她的痒痒,用细若蚊鸣的声音答道:“我叫沐剑屏”韦小宝又问:“家住哪里,都有什么人?”他这是明知顾问,小郡主却不知,以为他是来拷问于她,要对沐王府不利,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再不理他。韦小宝大气想:“想我韦小宝乃扬州第一大……什么出来的,竟奈何不了一个小丫头?”心下气恼。半晌不语。沐剑屏见他不出声,好奇之下睁开眼偷窥他一眼,却见他正盯着床尾。下意识的便把脚往里缩了缩,这时她已被封穴好几个时辰,血脉自通,故能动弹,却是无法动用内力。韦小宝瞥见她缩脚,顿时若有所悟,施施然踱到床尾,盯着沐剑屏的一双小脚看。如玉的小腿上套着一双白布袜子,线条优美之极。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笑道:“好漂亮的一双小脚,来,我看看它们会不会告诉我什么。”握住沐剑屏脚裸,手指从下往上一钩,顺势把袜子褪了下来。只见浑圆的脚裸,如玉的脚背上几缕青丝若隐若现,五个小脚趾却如五个花瓣般勾着。沐剑屏心知要糟,平素她就怕痒,连洗脚都不叫丫鬟动手,这次玉足却落如敌手,怎能不心惊肉跳,却一筹莫展。韦小宝如法炮制,又褪下另一只袜子,手指抚在沐剑屏的脚心上,道:“最后一次机会饿,到底听不听话?”沐剑屏已是六神无主,但素闻父亲教导,要忠于家族,又记得多少前辈落入敌手,坚强不屈的例子。壮着胆子说:“我不会说的,痒死也不说。”韦小宝道:“那就怪不得我喽,为你的不听话,接受一点小小的惩罚吧”,手指便在小郡主的脚心处划了几个圈。沐剑屏如遭雷殛,顿时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韦小宝把手指划圈的范围逐渐象脚心处收缩,沐剑屏柔弱的神经那堪如此重负,五根花瓣似的脚趾一屈一申,竭尽全力也摆脱不了韦小宝的几根手指,搔痒的感觉如致命的毒液流过神经直袭脑际,笑声和喘息声俞演俞烈,终于成为不受控制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别……痒……哈哈…………我……你…………不要…………啊…………哈哈哈哈啊………………”韦小宝狠心不理,继续施为。不一会沐剑屏便转为呜咽“不要……不要……痒……停,停手……呜呜…………”韦小宝毕竟还不是狠心之辈,好玩之心多过报复之心,这时见沐剑屏已临近崩溃,却也不再加逼迫。把她的小脚放了下来。见沐剑屏一时还喘不过气来,便端了一杯水来,给她喝下去。沐剑屏被困多时,又被韦小宝这一折腾,确实口干舌燥,红著脸道了声谢。由他服侍着喝下。把刚才急促的险些蹦出的心儿压了下去。韦小宝见她娇羞的模样,不禁有些心动,便大致说起事情原委,沐剑屏才知自己身在皇宫之中。

                                           第五章

     韦小宝恨恨地说起被沐王府白寒松的作为。沐剑屏见他手腕处确是淤青一块,也觉过意不去,柔声道:“若真是这样,那我代白叔叔象你道歉了”韦小宝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当下便要说把此事揭过,忽又想起适才的旖旎风光,沐剑屏娇笑的动人美态,故意绷起脸,恨声道:“现在天地会势要为我讨回公道,要不然天地会的面子往哪里搁?这一来势必血流成河~唉~~”沐剑屏是个单纯的女孩,哪知他这市井中讹诈手段,信以为真。不禁双眉紧锁,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韦小宝心底暗笑,面上却是沉吟之色:“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只是……”“只是什么?”“这却有些难了”“什么难啊”韦小宝贴近沐剑屏耳朵,低声道:“……”“什么?”“我说了,很难吧?想沐小公爷英俊潇洒,如此一来,可就。”“是啊”“不过,天地会规第918条,同道中人矛盾解决就是这样的”“那也不能当众去胳肢我大哥呀”“但是必须要这样,才示和解之意”“那。。。别人不行么?”“ 别人也不是全不行,这个……”“不用说了,我愿代大哥受罚”“怨有头,债有主,刚才我看你委实是怕痒的……”韦小宝眼里闪着得意的光彩,语调却是低沉的很。沐剑屏哪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却觉得韦小宝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便道:“我自愿代大哥受罚”韦小宝见狡计得逞,偷偷的道:“那你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受罚呢,还是私下受罚?”“有区别么?”“有的,当处罚女子时,是可以避免公众的”沐剑屏还以为韦小宝特意网开一面,忙道:“那当然是私下了。”哪有好女子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呵痒,故韦小宝不怕沐剑屏不妥协。沐剑屏又道:“那你轻着点,别太使劲胳肢我,我怕受不了。”“那好,先叫3声好哥哥来”沐剑屏脸又一红,垂下头去:“我不信。你就是爱说话损人。”韦小宝道:“你叫不叫?”小郡主红著脸摇了摇头“那一会可别怪我,你若叫了,我心肠软,就使不上劲,要不……”小郡主道:“倘若我……我叫了之后,你还使劲呢?”韦小宝道:“那我加倍赔还,连叫你六声『好妹妹』!”小郡主又是红晕满脸,说道:“你这人很坏,我不来!”韦小宝道:“好啦!你既然不放心。咱们分开来叫。你先叫我一声『好哥哥』,待完刑之后,你叫第二声。你十分满意了,再叫第三声。说不定你开心得很,一连叫上十声。”小郡主急道:“不,不,你说叫三声,怎么又加?”韦小宝微笑道:“好,三声就三声,那你快叫罢!”小郡主嘴唇动了几下,总是叫不出口。韦小宝道:“叫一句『好哥哥』,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要你叫『好老公』,叫『亲亲老公』。你再不叫,我的价钱也可越开越高啦。”小郡主倒真怕他逼自己叫什么老公、老公的,结结巴巴的道:“我先叫一个字,等受完刑罚,我再叫下面……下面两个字。”韦小宝叹了一口气,道:“唉,你真会讨价还价,先给钱后给钱都是一样。那你叫罢。”小郡主闭上眼睛,轻轻叫道:“好……”这个“好”字,当真细若蚊鸣,耳音稍稍差著半点,可再也听不出来,饶是如此,她脸上已羞得通红。
    韦小宝从书假上抽出一只狼毫笔,走向沐剑屏脚处:“记好了,分辨出我写的是什么,就算过去一关”“恩”韦小宝抬起沐剑屏一只秀足,端详片刻,赞道:“好漂亮的小脚,我韦小宝好有福气,见脚如此,比去摸你哪个什么大哥好多了”沐剑屏早羞的满面红霞,不敢答话。韦小宝提起笔来,便在沐剑屏脚心处写起字来,沐剑屏哪抵受的住,顿时又是娇笑连连,喊到:“慢慢些,轻些啊”她哪知韦小宝根本不识得多少字,只不过一顿乱笔,横七竖八的在她脚心涂鸦,还以为自己学识不够,又委实痒的厉害,上身不住扭动,曲线毕露,看的韦小宝心花怒放。“不要……哎呦……那……嘻嘻嘻嘻嘻嘻嘻……求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里……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痒……嘻嘻嘻嘻嘻嘻……”  ……………………

                                  尾声

    沐剑屏最后是否完成了代罪受罚的罪,我们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的是,当我们的韦小宝韦爵爷荣归之后,庭院内还往往传出类似的笑声……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4 10:22 , Processed in 0.08957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