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40|回复: 0

挠脚心文章 丛林惊魂.txt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5727
发表于 2015-6-3 17: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丛林惊魂


科学发展至今,许多谜题尚未揭开谜底。而我的朋友崔丝塔是个立志追寻真理的马克思主义热血植物学家,她的旅程中充满了艰辛而有趣的奇妙冒险,下面的故事只是其中之一。


**********************************水产社会的分割线**********************************


年轻的女植物学家Trista独身一人来到这个神秘的小岛上时,受到了当地土著居民的热烈不欢迎,他们用土语咒骂她,用石块向她投掷,想把她驱逐出岛。


Trista当然不会为此而放弃对这片土地的调查,据载这个岛上生长着一种相当地神秘的树,所有关于此种树的记录就只有神秘二字〔够神秘吧!〕,Trista决意揭开此树之谜,于是她趁天黑潜进了岛上的丛林里,去寻找这一物种的踪迹。


树林里皆是普通的热带植物,Trista绕了小半圈也没什么发现,正在怀疑神秘传说可靠性的时候,部落的年轻女巫从树丛里跳了出来,用一根缠着藤条的木杖指着Trista,大声叫喊。


Trista吓了一跳,往后退一步靠在一棵树上,借着星光她看清那妖艳性感女巫的装扮,头戴花环,身穿兽皮短裙,还赤着脚,这种野性的装束绝对能让男子怦然心动。只见那女巫冲向前来,木杖击向自己,Trista一下子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选择一:用手挡住


选择二:向左边闪


选择三:向右边闪


**********************************选择一的后续事件**********************************


Trista一下子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仓促之下举手格挡那木杖,不想那木杖上缠绕的藤蔓有如灵蛇一般,缠上Trista小臂,Trista大声尖叫,急忙抽手,那藤蔓却更快,一下子绕上Trista的身体,又向她身后树绕去,不一会便将她上半身死死缠在树上,活像线圈,这藤蔓极是柔韧,怎么也挣脱不开,这会儿她只剩下双脚可以乱踢来抗议了。


“你们这些该死的游客,总是破坏我们生命之林的和谐,我现在要代表孔八拉惩罚你们!”那女巫收回光滑的木杖,恶狠狠的说,Trista不知道孔八拉在土语里面就是树精灵的意思,女巫的英语带有浓重的口音,她根本就没有听明白。


“放我下来!我有枪!”Trista惊惶大呼,这是她作为一个正常女人,被这种超自然的诡异藤蔓束缚身体时应有的反应。


那女巫扔下木杖,坐在地上用藤蔓捆起她乱踢的双脚,用力脱下她的登山鞋,在鞋子里面……丝袜!这也太不专业了吧……Trista裹着丝袜的脚说不上是天生尤物,但也很标准(大小脚型色泽都适中)……恋足流男人一定会喜欢。此时,女巫突然开始隔着丝袜抚摸Trista的脚背,同好们早已知道要发生什么,然而依据颠扑不破的冰绿茶电影七七四十九大定律,Ticklee一定是最后知道自己被T命运的那个。


看着女巫露出狞笑,Trista心中狂跳,紧张万分,她不知对方要对自己使什么怪异手段,脱去鞋子的双脚有点凉,又被那女巫隔着薄薄丝袜摸的酸酸痒痒,心里又难受又紧张。


那女巫的手已滑至Trista脚底,在对方眼里看来简单的动作,却让Trista一下子如临大敌,双脚不安分的乱动起来,Trista本来就是个很怕痒的姑娘,她跑了半天脚心上也出了汗,脚心滑润无比,加上穿着丝袜,怎经得起如此触摸,虽不至于狂笑出来,却也有百蚁啮心的难耐痒感。


“嗤嗤…呼…放开…嘻…停…呵呵”一开口求饶,笑声就不自觉窜出,之后变成停不下的娇笑。“嘻嘻…别…别闹了…咯咯…好…哈哈…好痒…哈哈哈哈哈…”


被突然袭击,被束缚身体,被不认识的女子摸脚底,还忍不住痒感笑出来,这种经历实在是糟糕透了。


突然,脚趾被强行扳起,接着从脚心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痒感。Trista的思维根本跟不上条件反射的身体反应,毫无抵抗力的就是一阵狂笑,其实,她也没机会理性思维了,是她的脆弱脚心在控制着她身体,而不是她的大脑。


“哇哈哈哈哈哈…别…咿~~~嘻嘻嘻嘻…不要…呵呵呵呵呵…救…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哈…痒死啦…你快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Trista笑的满脸通红。


女巫露出了一种女王玩弄奴隶时的满足笑容,对于一个Tickler,只动动手指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玩具无奈发笑实在很爽,她继续着奇怪的树精灵的惩罚,手指在Trista的脚心上划着螺旋线,一会儿用指腹点按,一会儿用指甲刮划,在同一个部位绝不会逗留太久,以保持那儿的最佳敏感度。对于Trista来说,这种攻击毫无规律可循,痒感时而聚集在脚后跟,时而从前脚掌传来,痒的剧烈程度也时大时小,唯一不变的就是银铃般的娇笑了。


虽然不想让对方看自己狂笑出丑的阴谋得逞,但是在那十指的搔抓下仍然只能不争气的笑出来,这种怕痒的笑比哭还难受。身体的敏感部位被异物滑过的触感、被他人所掌控的恐惧感,那种明明很想哭却要被迫大笑的委屈,那种在对手面前丑态百出、无法控制的叫痒求饶的耻辱,和那种挣脱无门的绝望,让她体验到了什么叫欲死不能。


“啊哈哈哈哈…哈呀好痒啊…呵呵…天啊…哈哈哈哈…不…啊哈哈哈哈…不要…哈哈不要…哈哈哈”在奇痒之下,Trista开始不由自主的纵声狂笑,根本顾不得什么形象和面子。那女巫似对她的狂笑充耳不闻,手法一变,将她双脚抱入怀中,另一只手五指并用在那薄纱似的丝袜脚底上横向抓挠,让痒感在Trista双脚间游走。Trista只觉双脚痒感此起彼伏,脚心上的奇痒传到心里,让她全身力气尽失,唯一的发泄渠道便是张嘴疯狂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对…对不起…哈哈放过我吧…哈哈哈哈哈哈”Trista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求饶的话,那女巫用更快速的抓挠表示自己听见了。她抬起头,用狡黠的目光说“这只是个开头呢!”


她再度俯下身子,双手扯住Trista的左脚丝袜向两边用力。


“刺拉!”


女巫的力气可不小,薄薄丝袜的撕口非常平整,露出Trista的光脚板,Trista趁这个机会喘匀了气,可怜巴巴的求饶“你不要再挠了…”


“我不会再挠啦。”女巫加重了我字的发音,意思是她还会让别的不思议事物来挠,她从物品栏里变出一只黑黑的像水蛭一样的虫,故意放到Trista鼻子前以恶心她。这种人工饲养的虫翻译过来大概叫做“蛊”吧,它实在是一种非主流TK工具。


当那只恐怖的虫子被放到Trista脚心的凹陷上时,她只觉仿佛有人用灵舌轻舔着她的脚掌,弄的她脚掌一阵湿润,一开始她还觉得很舒服,但随着那舔弄的节奏改变,她越来越痒,脸上笑意浮现,而且那种湿湿滑滑的黏液就算没有毒也很恶心,那软软的舌头状物的攻击范围逐渐扩大,把黏液涂满了她的脚掌。


接下来是被啃啮的痒和微疼混合的感觉,这种比普通的用牙齿轻咬脚心还要痒上许多的感觉一下子传遍了Trista的全身,她一下子笑了出来:“哇~~~~~哈哈哈哈哈……”。粗糙的硬物摩擦着她脚底最怕痒的一块嫩肉,也摩擦着她的心。Trista不知道,那粗糙硬物是那怪虫子全身唯一的骨头,她只觉得擦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也由一开始的极轻微变成时轻时重。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那女巫一脸欣赏艺术品的表情看着她,还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用极轻蔑的眼神俯视她,而经受着脚底奇痒的她只能像个傻子似的哈哈大笑,她眉头紧皱,但却控制不了嘴巴的大张。


“我走了,你自己想办法脱身吧”


“哈哈不…呜呜呜…哈哈饶…饶了我吧…哈哈别走…放我下来!”什么人格尊严,对Trista来说全比不上自由呼吸的权力。


“好吧,那我不走了。”那女巫又拿出一只虫子伺候Trista的右脚,双手则捏起了Trista的纤腰,还用舌头去舔她的肚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Trista的笑一直回荡在林间。


**********************************选择二的后续事件**********************************


Trista一下子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直待那木杖递到面前方才反应过来,向左闪避,那女巫收招不住,木杖一下子击中树干,那藤蔓迅速生长开,绕上树干,死死缠住那棵树,另一方面,那女巫的手臂上也爬上迅速生长的绿藤,那女巫顿时花容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急忙抽手,那藤蔓却更快,一下子绕上那女巫的身体,把她上半身和树干紧紧缠在一起。


Trista被此奇景惊的杏眼圆睁,她从大学到现在研究植物学总共有六年,而今亲眼见到这种并未记载于任何典籍上的异种藤蔓,自是无比惊奇,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秘树”。


她又近距离观察那性感女巫,确定她是对藤蔓使用不当,误将自己缚在树上,刚才她对自己甚是无礼,现今自己也不用赶着救她下来,先问清几个问题才是紧要。


“说!你这藤蔓是哪里来的!”Trista飞扬跋扈的说,一手叉腰一手指点那女巫的鼻子。


“你们这些该死的异族人,破坏森林的魔鬼,我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那女巫极为愤怒,奋力欲挣脱那藤蔓的束缚,但那藤蔓极为柔韧,又如何挣扎的开,直勒的自身疼痛难忍。


“请你配合我们的科学研究。请相信我,我们的专业手段不会破坏这里的和谐,政府也一定会尽力保护你们这里的生态环境的。”Trista苦口婆心的说。


“我为何要相信你?!!”


“快说吧。”Trista凶相毕露,她突然想起一个有趣的网站〔………〕,和一种有效的逼供方式。


“&《¥?*[email protected]%!”那女巫干脆愤怒的讲起了土著语,毫无合作的态度。


“好吧,反正你不讲英语,那…笑声才是人类的共通语言”突然,Trista扔下木杖,双手伸向那女巫裸露的腰胁抓动,那女巫猛然感觉自己的敏感部位遭袭,条件反射似的要躲避那双手,却动弹不得,接着就被那搔抓般的袭击弄的笑出声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Trista料想那句“~#%@$:!”绝非文明用语,一皱眉头,双手便爬上那女巫敏感柔软的肋部,加劲抓了起来,对付肋骨这种地方,手法可不能太轻,尤其是突然袭击式的搔痒,猛力抓挠可以起到奇效。


这可是那女巫的最大弱点,她怕痒怕的要死,平时洗澡都是忍着酸痒擦自己的胳肢窝,肋部也是她的命门死穴,何曾让人家碰过,对于这突然放大好多倍的痒感她一点准备也没有,一下子笑声拔高八度。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她一边笑一边乱甩头,抗议着这个异族人的野蛮行径。


Trista似对她的狂笑充耳不闻,手法一变,用双手食指在她腰上两侧点了起来,这回是一点即收,左右轮换,让她两侧痒感此起彼伏,扭动不止。显然,Trista是个很有经验的tickler。




然而那可怜的女巫并非一个有着丰富被T经验的ticklee。作为上届女巫的独生女,她从小到大都是族人的眼中苹果,身体从未让人如此侵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怕痒怕到这种境地。Trista毫不留情的夹攻着她的侧腰,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而Trista显然正在享受着这种折磨的乐趣。仅仅两根指头还无法完全控制那女巫身体抖动的节奏,所以她把整个手掌都握上了那女巫怕痒的纤腰,无情的搓揉瞬间让她又爆发出一阵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她用尽力气想摆脱那藤条的束缚和对方的攻击,但那扭腰甩头的姿态只有更刺激Trista的玩心,Trista双手加速,又揉又捏,感受那柔软的身体的极佳手感。


“哈哈哈哈…我…我说啦…呀哈哈哈我说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那女巫边笑边喘着气求饶“这…这是树精灵之手,是森林之神赐给我们的信物。”


“你说的那个树精灵在哪里?”Trista凭专业知识认定这种林中绝对不会有那样的藤蔓。


“真…真的不能说啊”那女巫害怕的说。


“OK”Trista没有废话,那女巫不说她自己照样会去找,但她现在只是想玩弄眼前的这个玩具,她把手从女巫胸口围着的兽皮中伸入。从那块很像衣服的兽皮的起伏可以看出,那女巫腋下五、六厘米处正潜伏着蠢蠢欲动的两只手,从女巫的身体起伏可以看出,她对这两只手的防御力为零。Trista的纤纤玉手缓缓向上爬去,伸进女巫的腋窝里胡乱揉着。


腋窝被攻陷的一瞬间,那女巫再度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我…我哈哈哈。”只要能让这种欢乐的痛苦停下来,让她拿任何事情去交换她都愿意。但对方偏偏只是四指并拢的揉着她的腋下,一点停手的意思也没有。


“快…快停哈哈哈哈哈…求…求求你…”那女巫狂笑中带着哭腔,逐渐失去理智的她胡乱的求饶,却不知道自己这样更刺激对方玩弄猎物的欲望。


“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开心。”Trista轻松悠闲的表情和她的痛苦笑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只是手指与腋窝的亲密接触便造就了失控与掌握一切之间的天壤之别,这点最让她绝望。


“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姐姐…我错…拉哈哈…”那女巫已经笑的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手一软腋窝张的更开,最敏感的那块嫩肉完全暴露在Trista的攻击范围内。Trista早离开自己刑求对手的初衷,沉醉在刑求本身带来的快感中,她四指并拢插在女巫的腋窝里,大拇指则扣在她肋骨上,五指不轻不重的揉着。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女巫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喘着气嘶哑的笑着。


“累了吗小妹妹,我来赋予你战胜自我、激发潜能的力量吧!”Trista在地上调查,得到一丛耐久12-12的松针。


热带雨林里平时是不会有经典TK工具——松针的,不用学气候类型就知道,但导演让它有它就得有。Trista拿着那丛松针抵在女巫的光脚上,顿时一股刺痒扑上她心头。女巫虽然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个道具的过人之处,但当真真切切的刺痒长久的停留在她的脚心上时,她只有出卖任何东西换取不被那玩意划弄。“我什么都愿意告诉你,快拿走那个东西。”她大叫。


“没那么便宜。”Trista狡黠一笑“要是你能一边完整的说出「树精灵」的具体坐标一边忍受我的松针搔痒而不发笑,我就放过你。”这招是她从那个网站上的一些鬼畜虐文中学来的。


“在…啊~~~~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女巫刚一开口Trista就开始用那丛松针刮她的脚心,她一个单词都说不出口,就被疯狂的大笑所代替,一开口狂笑就更无可能停下来讲出完整语句了。Trista的松针从左脚的前脚掌刮到脚跟,又在右脚如法炮制,女巫的可爱脚底出现一道道的红色印痕。


“说不说啊?”Trista挑衅的问道,她干脆把松针分成两丛,同时刮上她的双脚,女巫如遭雷击,全身像「按摩棒」似的狂抖,一双脚用力摆动,想摆脱痒的狂潮,但这些都是无谓挣扎。


“还不说,你可真倔强。”Trista故意说,松针开始重点攻击那女巫双脚的凹陷,在林中赤脚奔跑了那许久,此处尚干净,足见那凹陷之深,敏感之高。


可怜的女巫怎有机会招供,她只能一直等到松针的耐久度降到零为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巫的笑一直回荡在林间。


**********************************选择三的后续事件**********************************


Trista一下子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直待那木杖递到面前方才反应过来,向右闪避,不防地上一块石头绊的她跌了一下,摔在地上。那女巫收招不住,木杖一下子击中树干,那藤蔓立刻疯狂生长,瞬间将两人都死死缠在那棵树上,那女巫顿时花容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


“孔…孔八拉发怒啦!我们都完了!”那女巫颤抖着声音说,全身发抖,Trista在一边不停的挣扎乱动,她的登山鞋被自己踢掉,露出性感而不专业的丝袜美足。


疯狂的藤蔓不安的蠢动,一点点逼近两女的身体。每一根藤条都是深绿色的手臂,是树精灵伸出的制裁之手。


“啊~~~哈哈哈”两个女孩所有的痒点在同一时间遭袭,同时发出狂笑。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性感的女巫一边笑一边骂着土著语,她的情况一点也不比Trista好,正因为她太性感了,所以好色的树精灵连扒衣服都免了,直接用密密麻麻的藤条覆盖她的胴体,然后开始一起颤抖。


那藤蔓本是极柔韧之物,在人体上搔划方能令人奇痒难忍,但论至刚处却有无视防御的怪力,强行撬开那女巫的两腿,把那两条美丽的腿分开到一个令任何女性屈辱的角度,然后深入她的大腿内侧和腹股沟,一瞬间,混杂着耻辱的身体反应的痒感涌上那女巫心头,她笑落了眼泪。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呜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呜呜呜…哈”边笑边哭的样子实在不太好看。


伟大的树精灵孔八拉大概是太久没有玩过TK了,对待自己忠诚的信徒尚且如此,异族人Trista的状况可想而知。Trista的上衣领口中钻进好几条顽皮的绿色手指,那手指贴着她的娇嫩肌肤,撩动她的脆弱神经,她柔软的胸肋哪经的起这般触碰,大笑间全身乱动,一下不防,被那有思维的藤蔓钻进腋窝之中,更是奇痒攻心,欲待夹紧双臂却哪里能够作到,顾前则顾不得后,美女笑的花枝乱颤,双臂乱动的狼狈万分。


另一些藤蔓则恶作剧的从下面掀开Trista的衣服,爬上了她的肚皮,每一条藤蔓的滑拨就像无数只小虫的爬动,痒的Trista像正在震动的手机似的发抖。现在,魔爪又伸向了Trista的丝袜脚心,每一根藤蔓的顶端都以不同的轨迹在脚心上来回刮划着,透过丝袜,痒感被提升了许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两美女的笑一直回荡在林间。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7 07:54 , Processed in 0.10475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