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61|回复: 0

挠脚心文章 不灭游龙.txt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5279
发表于 2015-6-3 17: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山,只有云。在云中,飞溅着红色的彩霞……偶尔也有星星……陨落在尘埃………………

云山,没有云,那是飘扬的白雪。在漫天的白雪中,飞溅着鲜红的血……偶尔也有一个或半个脑袋……滚落山下………………

撕杀……拼命……死亡……一气呵成……


在临近云山的山顶,一群红了眼的喽罗兵,手拿各种利器,口中的叫骂,呼喊声不绝于耳……他们的目标,在他们的前面……一个人,一个由于撕杀而被鲜血染红了全身的人……在眉眼间……可以隐约看出,这是个少年的眼睛中充满了愤怒和凶狠……被鲜血染红了的脸在银灰的月光下显得凄惨,凄迷……他手擎一只红色的宝剑,宝剑在星空下飞舞……一瞬间……六七个脑袋又和身体说了永别……断掉的脖腔里喷涌出的血溅到了那少年身上,脸上……看来,他身上的血不属于他…………他虽然勇猛,可是,喽罗兵的数目多的惊人,他被群寇越逼越退……可是恢复的红剑却是伶俐无比。而少年空着的左手则紧紧扣在胸前……受伤了吗?不对,在他手里隐约看见一个囊包,而包则是他要保住的对象……

苦寒之地,冰雪封天。少年此时已经无路可退了……在他的身后是万丈深渊……在少年失神看脚下那瞬间,一个彪汉的喽罗挥动大锤,砸象了少年的脑袋,少年猛的挡驾,铜锤和红剑相交,火星四溅……少年只觉得虎口剧痛,红剑脱手……直飞向悬崖之下…………落去之后,便悄无声息了……深深的山谷下面什么都看不见…………少年怒气更猛,肉掌猛砸彪汉头顶……那胖大的身躯顿时被一掌从头分开直到脚下……内脏狂喷,少年掌力极霸道,足可开山……就当尸体的血肉喷向少年脸部的时候,一只手一下子从死尸中间之奔少年左手中的包囊……少年被血肉喷了满脸,正当难辩东西之即,忽觉得有人偷袭……猛的向后退走,可是身后已经没有多少余地了,只觉得脚下一滑,便既腾空……坠落悬崖……他只听到高处有人叫骂……撕喊……而自己则象一只羽毛一样……飘落着…………砰…………黑暗…………手里的包囊落的更深了………………


世界的发展总是比人类预想的快的多,2432年,中国,北部,终年积雪覆盖,远处几个渺小的身影蹒跚在积雪上。几个走失的考察队员,为了研究北方多年的寒冷气候下是否还有生物生活在这。而连续4天的暴风雪使队伍中的5个人和大队走散了,这五个人正运用求生技能在寻找一个废弃的研究所,因为,具他们所知,一会就会有更强大的暴风雪来临……而他们如果不找到避难所就会变成五跟冰棍…………保暖服的能源不多了,最多再支持1个小时……

“天哪~我们得罪你了吗,为什么这么玩我们~!我还年轻~不要死啊~~~~我还没有男朋友哪~~~~~”一个穿白色保暖服的女孩子喊道,而旁边一个男子则笑道:“嘿嘿……小如,你看我合适不?”“你去死,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靠,你是不是从来不刮胡子啊??”叫小如的女孩子嚷道。旁边又有一个声音答茬了,声音很成熟,但是听的出,是个女的:“非路,你不要不正经了好不好。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快点找到避难所,现在小如就算承认你当男朋友了,你又能怎么样……”那个叫非路的胡查男子打断了她的说话道:“喂喂喂~~~~我说苏欣大队长~~满团的人就你不知道什么叫幽默……我这可是稳定军心哪!开个玩笑都不行,切”这时候,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却生生的说道:“赵晴哥,我的脚和腿已经开始冷了,好象保暖服的能源快没有了,怎么办啊……”这是跟在后面的一个女孩,她正和她旁边的的一个青年说话,这青年二话没说就蹲了下来说道:“和你说了你别跟来,就是不听……我背你,上来!!”声音严厉的很,那女孩连忙说:“赵晴哥哥,不用了……我自己走……”“别说了,上来吧……否则你的腿会冻坏的……”说完又向女孩凑近了点……女孩子只好爬到青年的背上,眼睛湿润了……那个非路又把嘴张开了:“嗨呀……我也说不让樊露来,这下可多了累赘……”后面那青年打断:“呸,陈非路,你还好意思说,当初就你说看着她招人稀罕,她才非要跟来,现在又来说什么混蛋话……哼”非路伸了伸舌头……没敢再接话……赵晴偏着头,对身后的樊露说:“你可不能睡啊,睡了就死定了……你这不听话的女孩,对了,听说过两天就是你18岁生日了,是么?”那叫樊露的女孩点头道:“是的,你准备要送我什么礼物啊……?”女孩天真的问道,“送你礼物?想的真好,等我们获救了……我非要好好整治你一番,让你任性妄为,非要给你点教训不可!!”樊露话带哭腔的说:“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呜呜……”那个叫苏欣的女子说话了:“樊露,如果我们这次活下来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的听话,这次是教训。哎,我计算,沿着这里的冰山一直向前应该看得到避难所的,怎么没有……难道被冰山覆盖住了??”此言一出,本来就心焦的郑小如更是急噪了:“我们这次可死……定……啦~!!!!!”她大喊一声对准冰山那如镜般的山壁猛踢了一脚……轰隆轰隆……这一脚下去可要命了……冰山由于她的喊叫声就已经松动了,再加上一脚,怎有不塌之理??苏欣喊道:“跑,要雪崩……”5个人飞快的向冰山的反方向奔去,然而由于冰山上的冰雪凝固的很好,所以,只塌下来一个大口子,并没有雪崩下来……几个人算是保住了命……非路气的喊道:“傻婆娘!你觉得我们死的慢啊?你想做什么,杀了我们所有人吗?”小如从恐惧中缓和过来之后听见非路的辱骂,气的一跳三尺:“死无赖,就知道怪我!你自己错的少吗?你不是也有好几次害我查点送命吗?”两个人争嘴的时候,忽然,苏欣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看!那不是……”5个人闻声望去并且一起喊出:“避难所~~~~~”5个人好象见到了天神一样,向着刚才崩塌的地方跑去……原来,冰山裂开后,露出了一个大缝子,里面正是尘封了多年的研究所……虽然只露出了半个脸,对于他们来讲已经足够了……

赵晴先把背上的樊露放下,随后自己先爬到窗户上——只露出了几扇窗户,然后身手拉了樊露上来,又再拉苏欣……这个时候,外面那两个对头又干起来了,小如骄傲道:“哼,怎么样,我这一脚踹的有水平吧,看看,看看,救了你一命啊……哈哈”非路气瓢了脸,自言自语道:“你这是什么脚啊,有时间真要好好检查一下!”随后看了看边上没有倒的冰,气的大声说:“靠!我就不信,你能踢出几个窗户,我就不能踢出个门……”说罢狠命的一脚踢在冰山上……苏欣刚要阻止,已然来不及了……那非路反应到也快,踢完的瞬间转身就跑……可是刚转过身去,还没来的急迈步呢,一个大冰块就落在他后背上了,把他压在雪里……小如看罢哈哈大笑,可是笑了几下等她定睛一看,脸色马上变了,发出了一声尖叫,这让苏欣吓了一跳,压着非路的哪是什么冰块,竟然是具冻的僵硬的尸体……勉强看的出,是个人,乍一看会以为是个黑色的包着土的冰块呢……

苏欣跳了出来,赵晴也跳了出来……苏欣检查了一下,眼中露出了光彩,高兴的说道:“这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古尸啊~真是意外的收获啊!我活了24年,还第一次看见这么完好的标本呢……这下子功劳可是非常大啦,嘿嘿…这回,功劳在于这个愣头青身上…”说罢指了一下被赵晴扶起来,还迷迷糊糊的非路……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尸体抬进了避难所…………终于安全了………………

在这里,大家找到了一些可以维持生命的东西……一架太阳能发电机,一堆非智能型保暖衣(普通棉衣),一箱子综合生命原(一种可以补充人身体各种营养,以及可以使人不会感到饥饿的食品)

忽然,赵晴发现,樊露蜷缩在角落里瑟瑟的发抖……他赶紧走了过去,用棉衣把她包了起来:“小露,你没事吧?”樊露颤抖道:“我,我冷……”赵晴连忙抱紧了她,嘴里说着:“这样会好点……这样会好点……”的确管用,虽然棉衣没有智能调节体温的功能,可是毕竟屋子里还是比较暖和的……不一会,小露不再颤抖了……脸色也好些了,这时候,小露忽然哭了起来:“呜~~~~赵晴哥哥,我的腿好象没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呜呜…………是不是冻掉了啊?”赵晴吓了一跳,连忙解开了她下半身的裤腿,并且小心的褪掉了鞋,生怕双脚被冻之后会很容易受伤……他自己的观察了一下只后发现:樊露的本来就雪白的双脚,现在被冻的失去了血色,就象是透明的云朵一样……晶莹剔透的,而五跟本来修长的脚趾,现在全部蜷缩在一起,当然,现在的小露已经没办法自己把它们松开了……全都冻木了……赵晴连忙把樊露放正,让她正对自己,背靠墙的坐着……然后把自己前胸的衣服撩开,把这双“速冻水脚”的脚掌平贴在自己最温暖的最宽厚的胸口……他自己也是冷的浑身一抖,而樊露则羞红脸说:“赵哥,不要……”而赵晴则装做生气道:“别说话了,你好好休息……”说着拿起一件棉衣盖在她腿上,双手则在衣服下面猛搓她的双腿……樊露的脸更红了……

就这样持续了20几分钟,赵晴觉得贴在自己胸前的这双脚丫的脚指头慢慢的松开了,不再象刚才一样抓的那么紧了……而腿也有了正常的体温……于是,他拿出了小露的一只脚,然后,用手掌在这只脚细腻的脚掌上开始撮弄……这双脚的脚掌真的很光滑……用手撮起来,觉得是那么的舒服,就这样撮了2分钟左右……他发现樊露的表情很怪,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嘴里咬着一件棉衣的角……赵晴很奇怪,可是手上没停,把这只撮好的脚放在胸口,抓起另外一只,又开始猛撮起来。这时候,小露的头上渗出了汗珠……牙咬的更紧了……赵晴又把另外一只脚并排放在自己膝盖上,一只手按住两只脚丫的脚背,另外一只则在两只细嫩的脚心上狂撮起来,小露忽然浑身一颤……鼻子里恩了一声,双脚缩了回去……赵晴感觉很奇怪,可是看到把脚缩回去的她马上松了一口气之后,他才明白,原来着小丫头脚心恢复感觉了,我撮的她痒的受不了了……接着他心想:哼,你个任性的小丫头,我就该趁这机会,用这方法整治你一下……所以,他马上故意说:“小露,你双脚可能冻坏了,我怕你以后变残疾……”天真的小露信以为真:“那……那怎么办啊……我不想变成瘸子…………”说完就呜呜的哭了起来,赵晴心里暗自好笑,可是没露在脸上,故作认真的说:“你的神经麻痹时间太长了,恐怕以后有后遗症,所以,必须要做个简单的治疗……”没等他说完,小露就急道:“好哥哥,快帮我治吧,我不想残疾……”赵晴马上回答:“好吧!”然后忽然抓起一只嫩脚,猛的在她脚心上搔挠起来,小露冷不防被挠了脚心,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哥……哈哈…………你…………嘿嘿…………干什么啊你……哈哈…………受不了…………哈哈受不了啦……哈哈……”赵晴停了手,小露喘着气说:“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啊?难受死我啦~”赵晴则正经道:“我要恢复你的神经啊,刺激你脚底的穴位,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是不是想变瘸子?”小露急道:“别别,我不要变瘸子,只是……只是……我的脚……超级怕痒的……别那么用力好吗……?”赵晴忍住笑:“小点力气达不到治疗的目的,你自己想吧,现在要不治,以后大约就是个瘸子……”心急如焚的小露又打断道:“好~好~好~我忍着,哥哥,你开始吧……”“那我开始喽~~~~”说罢,把一只脚夹在他自己一条腿中间,一只手则抓住小露的另外一只脚,另外一只手对准她那已经吓出冷汗的可怜的脚心挠了下去……小露哪受得了这个,马上就翻腾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痒啊………………受哈哈哈哈哈……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呀啊…………嘿嘿嘿嘿…………………………先停…………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停一下………………哈哈哈哈………………别………………哈哈………………”五跟脚指头由于刚刚暖和过来,所以运动并不灵活,但是也能看的出,它们在努力的前后抓和,想要躲避奇痒,可是军人出身的赵晴的手异常有力量,她的脚根本逃避不了…………赵晴边搔她脚心,变慢条斯理的说:“不能停……不能停…………停止了,就前功尽弃啦~~~~~”而樊露则什么都没听进去,脑海里的痒占据了整个思维“啊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死啦…………哈哈哈啊哈哈哈 ……………………受不……………………哈哈哈……………………我………………让我变成………………变……哈哈哈……瘸子吧……哈哈哈哈 ………………让………………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喘气啊哈哈哈哈哈………………”对于她来说,这种感觉还不如让她变成瘸子,所以就这么求饶,她双手乱抓,几件棉衣被她丢的漫天飞舞……赵晴看她好象真的受不了了,她的脸红的发紫,脖子上的血管都暴起来了……眼泪和笑声搭配的是那么痛苦……他松了手,小露的脚则软软的落在棉衣上,她痒的连缩脚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在那呼呼娇喘……擦着脸上的眼泪和汗水……这使她出汗了,出汗这种事情对于她现在来说是再好不过了,这是实话……但是没有令赵晴想到的是,小露喘回气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这样就好了吗,我不会变瘸子吗?那……那我这只脚怎么办?”赵晴一愣,随即顺着她的意思说:“你说的对,这只没事了,而这只也要开始治疗了,拿来~”小露现在的心情极其矛盾,她不想变成残疾,这是当然,但是她自己也怕痒啊,对于她来讲,这简直就是地狱般的折磨啊……最后,她狠下心来说:“哥哥,你治吧,在没治好之前,我怎么求饶,你都不要放开啊,我一定会受不了求饶的,所以……”她的表情实在可爱极了,天真的心里对于这个决定,她自己下了很大决心的……赵晴正色点头道:“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给你治好的……”说着,在另外一只脚的脚心上抓了起来,由于刚才的折磨,小露浑身大汗,当然,那只被夹住的脚也是湿忽忽的,摸上去很有手感,汗液使得她脚掌上本来就细嫩敏感的皮肤变的更加细嫩,更加敏感,不到3秒种,小露就叫嚷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痒死啦……哈哈………………我忍………………哈啊………………我要忍啊………………哈哈哈………………受不了啦…………忍哈哈哈哈…………忍不住啦哈哈哈哈哈哈………………停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才………………说哈哈说的…………不算哈哈哈……放开啦哈哈哈哈………………嘿嘿嘿嘿……………………我不要哈哈哈……不要治啦哈哈哈………………真的…………哈哈哈哈……我不怪哈哈哈哈哈……不怪你啊……………………呵呵哈哈………………恩啊啊哈哈哈………………”她用手抓住自己的头发,甩动着头,想要减轻这种痒感……嘴里的求饶的意思是她刚才说不让赵晴放她的话后悔了……赵晴,笑眯眯的,认真的抓搔着已经热的很了的脚心,看着小露被搔的满地打滚的样,心里想:小丫头片子,这下你好受了吧,看你以后再不听话,我还出这招~!赵晴正想着,忽然觉得背后有人…………作为一个军人,有这很好的反射神经…………他猛的放下那只大汗淋漓的小脚丫,迅速转过身来………你……………


笑的抽筋的小露已经管不了站在赵晴身后的人到底是谁了,反正就知道,只要是不要再痒,什么都可以---瘸了无所谓了……而作为一个警惕性很高的军人出身的赵晴,一个人要想靠近他可是不那么容易的,而今天却有一个人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他身后……他猛的转过身来……“玩的满好的,有这种好游戏,也不叫我一声~~~~~~~”是一个脸上带着坏笑的胡茬男站在赵晴身后,原来是非路……赵晴脸有些微微发烧,毕竟被人抓了现形,但是嘴里却气道:“你个混求人,装什么神弄什么鬼?”非路笑着说道:“哟,这就生气啦,你还真爱生气,娘们似的,怎么着,你生气是因为没听见我的声音还是被抓现形啊?”这两个原因全都扎在赵晴伤处……赵晴气的直冒烟:“你闭嘴,我们……”小露打断他俩的话:“非路大哥,你俩别吵了,赵晴哥是帮我治腿呢……”说着,脸红了。非路嬉皮笑脸的溜达到瘫软在地上的小露旁边,弯下腰去脸对着小露,屁股对着赵晴,奇怪的说:“我怎么不知道这搔脚……砰……哎哟……”本来被屁股对着的赵晴就有气,现在非路又要戳破西洋镜,他当然着急,对准非路那气人的屁股,猛踹了一脚,非路被这重重的一脚踹的飞过小露的头顶,正撞在那具冰冻尸体上,那尸体被撞到了一边,而非路则捂着脑袋冲了过来:“好啊,偷袭,我他吗扁死你!!”“你俩快住手!!”苏欣的声音,“你们象什么样子?非路,你一天有点正事好不好?!”非路快气哭了“哇~~靠~~~~我怎么了啊?怎么都冲我来,刚才是……”“不用解释,谁不了解你啊?在特种部队里你就是个活宝,哎~~~但愿你不要若出什么乱子来……”“我……我……你…………”非路气歪了鼻子,想解释也想不出词,转身拿食物消气去了……苏欣看了也没理会,继续说:“你们现在过来吧,这个研究所还真不小,现在地下室有住的地方,我们最好现在下去。赵晴挠了挠脸,身手扶起了樊露,跟着苏欣走了下去,非路嘴里叼着半只烟,狠命的抽了几口,也跟着下去了…………

研究所真的不小,地下室更是宽敞的很,几个人各选的房间。由于有太阳能发电机,整个研究所的温度都提升了起来,大家全部换了便装在自己的屋子里休息,他们实在太累了…………而这个时候,非路却偷偷摸摸的躲在走廊的尽头,这是个不知道疲倦的家伙。由于,他今天看到小露被赵晴搔的死去活来,觉得这个折磨人的方法超级棒,随后又想到了郑小如,想到她总是和自己对着干,所以打定注意,要好好收拾一下小如…………

大家已经就寝2个小时了,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准备了一些登山工具,背在身上,他几个翻滚滚到了小如房间门口……这家伙,在特种部队里练就了一个好身手,而他又是专搞狙击的,所以,最擅长的就是等待和隐藏……他拿出了万能电子钥匙——这玩意部队里人人都有。这种研究所的门当然挡不住一个好手,更挡不住这万能钥匙……门开了……他带上夜视眼镜,从门逢里钻了进去。现在,他可以清晰看到屋子里的一切。果然,小如正背对着门,面对着墙侧身睡着,并且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她是真的累了……非路心里解恨:“你这小妞这次可要完蛋了,看你以后还猖狂!!”他蹑手蹑脚的溜到了小如身边,拿出了蹬山绳,这最新型的玩意上的扣带可以智能缩紧,在爬山的时候可以完全保证个人的安全,可是这次可是保证了非路的成功,他拿起一头的绳套,放在小如手边,再拿起另一头放在她脚边,他知道,小如这女孩神经大条,睡下去不会那么容易醒,然后,非路轻轻拿起小如的双手,放在绳套中,又把她脚边的绳套推到了她的脚腕上……“呵呵万事具备”非路心里高兴,他想到,不能让她叫出声音,接着拿出了应急伤口贴,想贴住她的嘴,可是,小如是脸对着里面,他也看不清嘴的位置,只好试探着把拿着贴的手放在了她鼻子下面,他从小如的呼吸上感觉到差不多是嘴的位置,啪的一下贴了上去。床上的小如猛的醒了,神经再大条,这样的动静也会醒,她猛的抓起身上的U2型超薄棉被,可是,她的手脚在绳套中,这智能东西一下子就绑紧了她的手脚,而那被则一下子蒙在了自己脸上……非路早有准备,在床下把绳子一下子拉紧了……就这样,倒霉的女孩被拉成“一”字型躺在床上,被U2棉被蒙住了头,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其实,即使没有蒙住头,她也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屋里没开灯……小如不知道为什么睡着睡着就被限制了运动,所以惊恐的扭动着身体……可是,那蹬山绳是超级结实的,她的力量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作用。非路在床下把绳子固定结实了,然后爬了出来,他看见小如被蒙着头,嘴里发出“吾……吾”的声音,满意的坏笑了一下,走到了小如那可怜的被固定的死死的脚边……他自在的坐在小如的床角,伸手抚摩着她的双脚,什么也看不见的女孩,感觉有人摸自己的脚,所以拼命扭动着,可是,有什么用,脚腕的活动余地也就只有那么点……非路看到她扭动的那么害怕,所以更加的兴奋了,手指在她的脚心上慢慢的抓起来……小如显得非常怕痒,鼻子里突然发出了含糊的叫声“恩吾……呜吾吾…………”非路心想,这可能是她在问是谁在玩她,嘿嘿,你就享受一会吧……!手上加大了力度,小如的脚趾紧紧的抓起,嘴里发出一连串含糊的“哼哼哼哼……嗯哼哼哼哼…………呜呼呼呼呼……”的笑声,非路乐坏了,心想:啊!原来这臭丫头这么怕挠脚心啊……那我再努力点挠!!他向后搬起了小如的大脚趾……然后用食指在小如的脚心上写着:“臭丫头、臭丫头、臭丫头……”小如鼻子和嘴里的含糊的声音带了尖叫的成分……“恩哼哼哼哼……恩哼哼哼哼…………”由于大脚趾被非路搬住,动不了,所以,其他脚指头就上下的疯狂的点着头,好象在说:“先停一下,不要啦,求你啦……”不一会,这可怜女孩的“笑声”就变弱了,因为光用鼻子呼吸的空气不够笑的……非路怕她死过去,先停了一下……小如的脚心不再剧烈痒痒,所以,疯狂的用鼻子呼吸着,是的,她也只能用鼻子……非路在自己裤子兜里摸出一个小东西,那东西象是一个打火机,只是,在那东西上面有一个滚轮状的刷子……原来是专业清理枪膛的,他见小如呼吸渐平,就把那东西的开关打开了,那东西上面的滚轮“嗡嗡”的转了起来,小如因为眼不见物,嘴又被封着,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嗯吾哼?…吾吾哼”类似“你是谁,不要啦”的话,非路没有答话,而是拿着枪膛刷对准了她的脚心刷了下去……“恩~!!!!!!吾~!!!!……呼呼呼~!!!!!”小如痒的要发疯了,那种刷子对于她细嫩的脚心来说实在太可怕了……她现在在心里狂喊救命……疯狂求饶,可是苦于嘴被封上,无法言语,这时候,这个女孩当真绝望了!!非路却悠闲的爬在了她的腿上,看着那双脚丫拼命的抖动着,感觉有一种莫大的成就和征服感……他刷完这只,刷那只,而女孩嘴里也只能发出恩恩的求饶声……每换一次脚,女孩都会“尖叫”一声,虽然这个不算什么尖叫,只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可是,非路摸的她的脚已经出了好多汗了……非路边摸边刷着她的脚心,发现她穿着丝袜,由于出汗已经全贴在了她的脚上,非路心说:“靠,睡觉还穿丝袜……看我把它撕下来………………等等~!!!!!!不对~!!!!”他忽然间想起来……“这……这……这……不对啊,郑小如是个武功世家,她曾经说过她从来不穿丝袜……而且非常讨厌那玩意…………那今天…………这……这…………”他脑袋里突然间产生了一个恐怖的预感……他赶紧把刷子从她脚心上拿了下来……这时候,女孩疯狂的吸着屋子里的空气,保证自己不被憋死,而非路则脸色苍白,如落冰窖……因为他想:小如是不可能穿丝袜的……而,樊露的袜子也被赵晴扒掉了……那么……就只有……不……不会吧~~~~~~~~~

非路吓的快尿了……他战战兢兢的伸手去抓蒙在她脸上的被……棉被被他一点点的抓脱了下来……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定睛一看……“我的个亲妈呀~~~~~~这回死啦~!!!!!!”他竟然看到的是——苏欣大姐!!!!这可怜的姐姐被折磨的鼻涕眼泪一起流了出来……眼睛由于什么屋子黑,什么也看不见所以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当然,这个状态的女孩一般人看了都会觉得很性感,很可怜,很诱人……可是现在的非路则浑身颤抖……就好象看到了死亡一样……他僵硬的转回了身…………完了,这下完了…………被他哥哥知道……我就死了…………一定会被执行死刑的…………非路深知苏欣哥哥苏刃的可怕……这个硬汉是部队里的魔鬼团长…………让他知道自己的妹妹,这平时一本正经的苏欣被搞成这样…………我这…………我怎么办?我……我……我求饶吧………………

非路走到了苏欣身边,吓的跪了下来……小声的带着哭腔的说道:“对……对不起……大姐…………是我……”“吾五?(是你?)乌物!(非路)物物屋五(快放开我)!”非路吓的浑身筛糠…把灯打开,又说…“大……大姐…………你别喊,我求你啦~~~~~只要你不喊,怎么样都可以…………”苏欣边点头边哼哼了两声,非路再不敢怠慢……把她嘴上的应急伤口贴撕了下来……“卟呵……非路……你、你这是干什么啊……”非路都快哭了:“大姐,先别喊,听我解释……”他把自己原本的计划一字不漏的讲给了苏欣……说自己因为翻了两个跟头,由于第二个跟头是侧翻,可能是弄错了左右,误闯到了她的屋子……苏欣听完,气的够戗,怒道:“你这个人……哎,说你点什么好……先别说那么多了,把我先放开。”非路如梦初醒,手忙脚乱的解开了苏欣……,苏欣坐了起来,看着地上跪的非路吓的眼泪汪汪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这愣头青,说你愣你还真不怎么精明……你……你刚才差点弄死我……”说到这里,她满脸通红,想到自己刚才的丑态,又是一阵愤怒……“你这表现,亏我哥哥还特意推荐你…………”非路一听她提到了苏刃,差点没晕过去:“大姐,你可别和他说啊,要不然,我……我……要不你一枪打死我好了……”看着非路吓的那样,苏欣扑哧一下笑了:“呵呵,你那么怕我哥哥啊?你先起来,不要在地上跪着,一个大男人,象什么样子……”非路一看,苏欣笑了,觉得有门,就趁热打铁起来:“不…不起来…你要是答应不告诉你哥我才起来……”苏欣装怒道:“你要是不起来,我才要告诉他呢!”话音刚落,非路弹簧一般腾地站了起来……苏欣看着非路,非路不敢看苏欣,苏欣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这次我又原谅你一次,可是,下次你再犯错,别怪我不客气……”“不……不敢啦……”看着平时疯癫的非路现在的老实样,再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非路见苏欣笑了,脖子里那颗马上要跳出来的心又落了回去……

苏欣笑了一会,忽然间好象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对了,记得砸你头上那东西吗?”非路连忙答:“记得记得,不就是个死倒吗,怎么?”“哎呀,你什么都不知道,那玩意要是融化了就坏了,我这脑袋,什么都不记得了,要不是你弄醒我……快!那东西在哪呢现在?”由于刚进来那会,非路和赵晴起了冲突,非路把那东西撞到了一边,所以,他知道在哪:“那玩意在上面一个角落……我知道”苏欣连忙披了件单衣,拽着非路就出了屋子:“快带我过去……上面是发电机的位置,温度最高,这……这……要完了……”非路赶紧在前面带路……

来到了上面的大厅里,两个人只奔着尸体滑落的位置跑去……到当场一看……!!!!!?????
那怎么都没有……剩下的只有地上的一滩水……两个人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在四周找开了……可是一无所获…………

这次,两个人真的木然了……………………

突然间,楼下的一声尖叫把他俩拉回了现实“啊~~~~~~~~~~!!!!!有……有鬼啊…………你……你要干什么……啊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啊哈哈……”非路和苏欣飞一般的冲到了楼下,刚才的声音是郑小如发出来的,这时,赵晴也奔了出来,先看到非路和苏欣一起出现,愣了一下,接着也没时间考虑和他俩一起冲进了小如的屋子……他们猛的看见,小如被一太老实按摩机包着,只露出了头和脚,而头和脚上还抹着生物脂做成的美容霜……有一个黑糊糊的,类似人的东西正在疯狂的舔食着小如脚上的生物脂,显然,那个按摩机卡住了,小如出不来,而那双无助的脚却暴露在外…………赵晴猛的掏出枪,刚要扣动扳机,却被旁边的苏欣一把推开……“你疯了,那是刚才那个尸体,他活了……!”非路和赵晴都愣住了……苏欣跑到小如脚边,这时的小如快要疯了,她的脸和脚由于美容霜的缘故,都变的细腻了很多,也敏感了很多……现在却被疯狂的舔食……“哈哈哈…………快哈哈哈…………快拉开啊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哈哈哈 舔拉哈哈哈………………哇哈哈哈哈………………痒死啦哈哈哈…………我要嘿嘿…………我要出去……嘿嘿哈哈哈……救命啊……哈哈……”而苏心则蹲了下来,用手挡住了那个人的嘴,那个人愣了一下,嘴里发出了沙哑的声音:“饿…………”说完,又飕飕的舔了起来,这下可苦了小如,刚想喘口气的她深吸了一口,结果突如其来的剧烈搔痒使她猛的笑了出来……这一笑导致了咳嗽……“咳……哈哈……咳……啊哈哈…………”后面的非路看的津津有味,但是,不苟言笑的赵晴则冲了过来,对准那个人的脖子,狠狠的一拳就砸了下来……那个人冷不防被砸了脖子,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中尽是恐惧和恳求…………这时候,赵晴却捂着自己的手,咬着牙念叨:“靠……这家伙什么做的……真硬…………”那人,看了两眼,挣扎般半爬着找向了小如的脸---因为脚上的生物脂已经干干净净了……小如刚喘了几口气,看那家伙奔自己脸来了,吓的尖叫:“不要过来,救命啊…………”就在那家伙要碰到小如脸的时候,苏欣用手里的大块速食火腿堵住了他的嘴…………那家伙一见到肉,便抢过……猛吃了起来……不一会就没有了,那家伙又看了看小如的脸,小如吓死了,喊道:“不要碰我啦!!团长救我~!”苏欣挡住了那人,和蔼的说:“你听的懂话吗?”那人痴痴的看着她,嘴里又发出了沙哑的回答:“是,我饿……”苏欣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连忙从口袋里摸出了10几颗综合生命源,递了过去。那人奇怪的看了看苏欣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苏欣,眼中尽是疑惑,苏欣赶紧拿起了一颗,送到自己嘴里,做出好吃的样子。那人看罢,抓起苏欣的手,把她手里的生命源吃了个精光,并在她手掌上舔了起来,苏欣痒痒死了,咯咯娇笑,最后终于忍不住抽回了手……说:“你吃那些东西,是2天的食物,吃多了会病的……懂吗?”那人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苏欣有无数问题要问,高兴道:“那……你……你是谁?”那人楞愣的……半天才说:“不知……俺不知……忘记……”苏欣冷静了一下,心里暗想:看他的装束,生活的年代距离现在不是一千也有八百年了……能自己复活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现在最好稳定好他的生命,然后再做研究……想到这,她扶着那人要站起来,那人从嘴里忽然发出呻吟……:“腿……腿……断……”原来他的腿断了……苏欣赶紧告诉一边发愣的非路和赵晴:“你俩去大厅,那有实验担架,拿下来……”赵晴说道:“哦,好,马上来!”说完拉着非路上了楼……

一会,担架到了……非路和赵晴把那人抬到了担架上……那人显得害怕极了……他俩把那人抬到了实验室,找来了夹板,要为他包扎……这时候小如已经被救出来了,小露也惊醒了,跟了出来……小如气呼呼的看着那人,恨不得给他两枪……

苏欣和蔼的对那人说:“我们给你治伤,会疼的,你忍着点……明白吗?”那人看着苏欣,半晌点了点头……这时候,赵晴托起了那人的断腿……那人呻吟了一下,苏欣又说:“你抓住这里,腿千万不要动……”那人似乎明白了,手抓住了担架两边的超合金架子……咬着牙……赵晴对准了骨缝,一接,一夹,做的非常利索,那人也听话,没动,也没发出叫喊,咬牙“嗯”了一下,浑身一颤,倒了下去,苏欣吓坏了,伸手去试其脉搏,还好未死……只是脉搏微弱……

几个人把那人七手八脚的抬上了手术台……首先要为他洗澡……他实在太脏了,象快黑球……

苏欣找来了剪子,把他身上的衣服、裤子剪开……小如和小露害羞,没有看,出了实验室。而当苏欣把那人的上衣剪开,并冲洗干净胸口之后……忽然惊奇的发现……“他的胸口……好奇怪啊………………”
《不灭游龙》   第三章 游龙刺青长生链 不见苍山梦已远

作者:大宇



随着苏欣的惊诧,非路和赵晴也向那人胸口看去。三人惊奇的发现,这男子前胸至肚脐之间有一条类似伤疤似的痕迹。苏欣仔细观察下,觉得非常象一种刺青,可是……这刺青是很奇怪的,正常人的刺青是不会突兀出来的,可是这人的刺青是立体的……足有一公分高。赵晴认真的看着,分析道:“苏欣大姐,这会不会是伤疤呢?我觉得只有伤疤才会在皮肤上出现这样的高度,普通的刺青是不会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非路打断了:“你傻啊?你见过这么漂亮的疤??你仔细看看,这家伙身上这玩意是只龙!”被非路骂的愣了一下的赵晴仔细一看,发现非路看的果然没错,这确实是条龙的形象。苏欣随口道:“非路说的很对啊……确实是条龙……”非路被苏欣夸了一句,不知道如何高兴了,手舞足蹈的用手指戳了几下那条“龙”……忽然间,那人的手猛的一挥,非路整个人被打的飞了出去,撞在了一边的墙上,爬不起来了……苏欣和赵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被这人一手一个抓住了衣领,拎了起来。两人惊恐的发现,这人刚才畏惧的表情已消失无踪,剩下的是通红的,没有瞳孔的眼睛;喘着粗气的鼻子,以及白森森的牙齿……简直就是只活鬼……苏欣毕竟是女孩子,手脚全软了,而赵晴决不是白给的,运用擒拿的手法扣住了那人的腕子,猛的一扭……那人的手竟然文丝不动……赵晴急了,猛砸那人的手腕,手肘内侧……那人猛的把连朝向了赵晴,眼里泛起了恶毒的光芒。赵晴不甘示弱,轮起左脚猛踢那人的脸,那人躲也不躲任他踢了十几下,赵晴实在没有力气了,那人看着赵晴眼里又多了层不屑,右手一扬,赵晴对着那门猛飞了过去,碰的一声撞的满脸是血,晕了过去。左手上抓着的苏欣此时惊心稍定,见两个厉害的男人都被打的飞了出去,失去知觉,也放弃了反抗,想喊,喉咙被卡住,喘气都难,如何喊呢……门外,樊露和郑小如正在闲谈,小如因为在非路面前出了洋相一肚子的气没处撒,正堵心呢。樊露则红这脸嘟囔着:“小如姐姐,原来,原来你也怕痒哦……我以为……以为你这样的女生不怕呢……”小如一听小露这小妮子提了她心里正烦恼的事情,便没好气的答道:“胡扯!谁告诉你我不怕啦?我怎么啦?我为什么就不能怕痒呢?女孩子大多都怕痒哎好不好!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把我当什么了!!”小露本就胆小,又见小如因为误会她的话而生气,连忙解释道:“没、没、没!小如姐姐,你误会啦!我没有别的意思哦……别生气啊……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小露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怎么和她解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原由……这下子小如更火了,认准小露是取笑她……猛的把小露堵到墙上,发出一声冷笑:“好你个小妮子!还说不是!解释都解释不明白!你看我让你知道什么叫怕痒!!”一只手按住小露在墙上,一只手伸进小露的睡衣里,对准她嫩嫩的腋窝揉搓起来,这下可苦了小露,小露本来力气就小,身上又非常怕痒,这么一弄,小露挣扎不开,就只有咯咯闷笑的份了,嘴里想求饶也找不到词语……小如气急败坏,手指一根一根的在小露可怜的肋骨那数着,嘴里还念叨:“一跟,两跟,三跟……哎呀数错了……重数……一跟,两跟,三跟……”小露笑的快岔气了,可是依然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强忍,但如何能忍住呢?就当小露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的节骨眼上,只听研究室里碰的一声响,是什么东西撞在门上的声音小如警惕的放下了小露,小露瘫软了下去,自顾自的喘气……小如来到门边,从门缝里向里看,不由的傻在了当场……映入她眼帘的一幕是: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非路,门口倒着满脸是血生死不明的赵晴,而手术台上一个全身裸露的男人手里抓着一个无力的女人……那女人正是苏欣……小如一惊之下,猛的回过神来,冲进了实验室,抽出了赵晴腰间的枪,对准那男子的心脏猛的钩动了扳机……砰……乒……子弹打在了那人身上,那人向后一仰,猛的又缓了回来……前胸只有一个圆形的弹痕……小如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连忙又猛钩扳机……砰 砰 砰 砰 砰……五枪过去了……那人仍然屹立不倒,而眼里的杀机更浓

了……那人手一挥,苏欣被丢了出去,直撞向小如,这一下力量可是大的很,还好是撞在人身上,这要是撞在了墙上则必死无疑!由于这一撞

的冲力太大,小如也被撞的向后倒去,而苏欣则登时晕厥……小如还没明白过来,那人就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小如,揪了起来,

向墙上猛的撞去,小如虽然有过很严格的锻炼,但是和这人的力量比起来,简直是蚂蚁对大象……只一下,小如就不醒人事,当这人要向墙撞

第二次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抱住了他的腿,那人一怔,低头看去,一个女孩紧紧抓住了他的腿,嘴里喊道:“不要打小如姐姐,不要!不要!

”正是樊露!那人丢下小如,抓起了小露,小露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那双红的吓人的眼睛……吓的浑身颤抖……不知道说什么好,嘴里

说着:“你是不是饿?你是不是疼?你…你…你不要杀他们,好么?”那人看了她半天,把她放了下来,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小露惊魂没定

,嘴里怯懦道:“你…你………是不是…很生气啊……?”那人看着小露的眼睛竟然渐渐的变回了原样,紧接着更是落下泪来…开口说话了:

“阿昭…阿昭…你……你不记得我啦?……我……我是……我……我是……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记得……但是……你……你是我的……我

的……我……阿昭啊……我好想你……我是你的……我是……我是……我是!!独孤游!!!!”那人边歇斯底里,边摇着吓傻了的小露……

好象想不起来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小露似的……说着,猛的抱住了小露……小露这才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被一个裸体的男子拥在怀中,顿时

满脸发烧,而且,当她感觉到了那叫独孤游的男子下体紧贴自己小腹的时候,更是羞的头晕目眩,险些跌倒。这时,那人身后一个身影闪过,

那独孤游呻吟了一声,从小露身上滑落了下来……禁闭眼睛不动了……小露定睛一看,原来是非路及时飞身过来,趁那独孤游没防备的时候,

在他身子里注射了大量的镇静剂……然而非路这一飞身也耗尽他最后的力气,他也瘫坐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话也说不出了……

…………一夜过去了…………

除了小如的伤势较重,还没有醒来,其余人都已经缓过来了。几个人围坐在那叫独孤游的人的身边,不住的观看着这个怪物一般的人。“哇靠

,这家伙还真神,他是人吗?我看哪来的丢哪算了!”说话的是非路,这家伙刚好点就开始唠叨……樊露马上道:“不行的……这人不象是坏

人……他一定是受了刺激……”苏欣插话道:“是啊,这人太奇怪了,虽然很危险,但是听小露刚才说的话觉得他好象有什么事想不起来,所

以才会这样,对了……你刚才听他说,他叫独孤游?是么”小露回答道:“是的,而且,她抓着我喊什么阿昭……一定是把我误认为是什么人

了……”说着红了脸……赵晴说道:“这人的身体怎么会那么结实?到底是什么做的啊他?”苏欣说道:“这人的气力确实大的不可思议,可

是,他绝对是人类,这点可以看的出。”非路说:“那么,我们不如把他先固定在什么地方,不然这家伙醒了还有我们的好果子吃么?”苏欣

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非路和赵晴到现在不敢妄动了,找来了军队用的绳索,将独孤游全身捆了个遍,这才敢移动他了。可是在他们捆绑独孤游的时候,他们发现,

原本应该在他胸口的那个印记消失了,可是没时间细细研究……只好先这么办……

转眼到了中午,小如也转醒过来……虽然后背和头都疼的要命,可是,已经可以随意走动了,这时候赵晴、非路等人已经都睡去了---他们实在

太累了。只有小露坐在独孤游的旁边,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小如来到了小露身边,说道:“这家伙现在怎么了?死了?”“没有,是被非

路哥哥麻醉了,小如姐姐,你好点没啊?”小如一个坏笑:“嘿嘿,我好的很,不信让你再试试?”说着,双手就朝着小露的腰上抓去,小露

赶紧求饶:“别别,小如姐姐,我信,我信你啊,别胳肢我啦,以后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小如看着小露吓的那样,觉得可怜就收了手转身道

:“非路这家伙倒是满厉害的,这样的人也制的住……呸!这个该死的家伙…自从他活过来,我就没好过!”说了啐了独孤游一口,然后对准

他的鼻子就是一拳。小如以为,这人的身体相当的结实,一拳只下一定是没什么事的,可谁知,她一拳下去,独孤游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这

下子可吓着了小如:“哎……哎……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变的那么弱啊?”小露也吓了一跳,连忙过来给独孤游擦血,正当这个时候,

只见独孤游悠悠转醒,呻吟了起来,小如没少吃他的苦头,吓的连忙后退,小露也是怯生生的,但是还是为他擦着血……独孤游慢慢睁开眼睛

,一眼就看见了小露,呻吟着说:“阿昭,你是阿昭对不对……我……我好想你……为什么我被绑着啊?”小露连忙急道:“不不不,你弄错

了,我,我叫樊露……不是阿昭啊……”独孤游的眼睛顿时暗淡了……叹道:“你……你不认识我啦?……我是独孤游啊……”“我……我真

的不是……你……你别着急啊……”独孤游的眼泪落了下来,泣道:“我怎么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我是在哪?地府吗?我……我还活着吗

?”小露连忙说道:“你活着,这是,这是个废弃的研究所……我们……我们是……”她一着急不知如何解释了……小如见状,赶忙回去叫众

人起来,看这一幕……

独孤游浑身绑着绳索,动弹不得,望着小露怔怔的落泪,善良的小露看这他这样,也落下泪来……道:“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啊?”独孤

游闭目点头,小露道:“那,我把你松开,你不要打我们……”独孤游答道:“我……我怎么会打你?……我就是自己死了,也不会打阿昭…

…”小露又说:“我不是……我……哎……算了,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打我们所有人好吗?”独孤游点头答应,小露看他很诚恳,便解开了他

身上的绳索……然后马上背过了身子……独孤游也发现自己竟然赤身裸体,赶忙蹲在了角落,也是满脸通红……“我,我为什么光着身子……

我的衣服……”小露强忍害羞,抓了一条白色的布单,递给了他……独孤游胡乱在身上围了几围,算是披衫了……小露红着脸转过身来,这时

候众人也赶到了,因为害怕这人的厉害,所以没有靠的那么近,只在门口看事态变化。独孤游见了众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神极其茫然

……苏欣走上前来,微笑着对他说:“你,你是叫独孤游么?”独孤游连忙施礼道:“正是在下,您是……?”“我是谁过会在告诉你,是我

们在冰山里救了你,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独孤游一脸茫然:“我……不知道……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独孤游,在那的叫阿

昭,谢谢大家救了我和阿昭……”苏欣笑道:“呵呵,你不要乱说了,她真的不是呵昭,他叫樊露……从你的衣服穿着来看,你应该已经睡了

千年咯……”独孤游更加迷茫了:“我……前年?我记得我好象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是什么啊……啊……”看来他的头又疼起来了……苏

欣连忙说:“你不要着急,会想起来的,对了,你的腿怎么样了?”“腿?腿没事啊?”独孤游看了看自己腿,这时候其苏欣,赵晴,陈非路

全争大了眼睛,因为他们赫然看见,曾经才他胸口的那到印记不知道何时已经跑到了他的那条伤腿上,而那条本来应该骨折了的腿竟然奇迹般

的没事了……大家全部愕然……独孤游兀自奇怪,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一梦千年,而现在的地方,各种奇怪的设施也使他莫名的奇怪,他脑

袋里尘封的东西太多了……接受不了的东西太多了……他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不是阿昭……可是看着小露诚恳的眼神,和苏欣确定

的样子……自己觉得自己象做梦一般……可是他的梦确实已经醒了……

忽然间,在这研究所的出口那边一阵巨响打破了众人的沉寂……非路和赵晴连忙跑了过去,三个女孩也向那方向望去……苏欣的表情格外的严

峻……她害怕出那个事情……然而,当非路他们回来的时候,带了最怕最坏的消息,冰山滑坡,大量冰雪淹没了研究所……他们……被困死了

……

苏欣的眼睛里呼的闪过一丝绝望,在冷静的她的眼里,几乎没有过……大家也都看见了……都沉默了……

非路连忙调节气氛:“我说,那个叫独孤游的……嘿嘿,不好意思,你刚醒,又得让你跟我们一起长眠了……”一般情况下,他在打趣的时候

,一定有人来数落他,但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开腔,只有独孤游怔怔的眼神………赵晴忽然说:“苏欣大姐,我们找找看,有没有能和外界联

系的东西……我……”还没说完,苏欣就打断了他的话头:“不必了,这地方是不会有的……”“可我们总要试试啊!”赵晴急道,苏欣苦笑

了一下:“这地方虽然有能源供给,可是,想要和外界联系,必须和卫星接触上,可是,咱们来这个地方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不让卫星来勘

测?告诉你!这地方有奇怪的磁场!是卫星的盲点!!”大家一下子全失望了……非路呵呵一笑,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点了一棵香烟,抽了

起来……赵晴看了看樊露,看了看郑小如,然后低头不语,恨自己为什么答应小露带她出来!这时的小如和小露也呆在了当场,小如更是掉下

泪来……

小露忽然说:“苏欣大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有办法的!我们要努力的试试看!不要绝望!对吗,这是你教我们的!”
一句话,一句天真女孩子说的话,似乎点醒了苏欣。苏欣震了一下精神,道:“对啊,小露说的对,我怎么能放弃呢,不象我了,呵呵,可能

是看见了独孤游活转过来后太激动了……那么我们大家分头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办法!赵晴,非路,你俩负责把所有事物和水找到,

集中在一起,我和小如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通讯或者求救的设备……嗯……小露嘛……你就陪着独孤游吧!”说完冲小露和独孤游一个

坏笑,带着其他人出去了。小露低着头,不好意思直视独孤游,独孤游茫然的眼神似乎只要见到小露就可以变的清澈……“你叫……樊露是吧

……”小露点了点头,“那么,小露,你能讲讲你们的故事吗……”小露抬起头,看这独孤游诚恳的眼神,答道:“恩,好吧,我以后可以叫

你阿游吗?”独孤游一愣,忙道:“行,你叫我什么都行!”这样,小露坐在独孤游的身边,慢慢吧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他听……其

他人努力在寻找生存的机会……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5 05:24 , Processed in 0.08107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