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95|回复: 0

挠脚心文章 TK模特暗香的专题访谈录.txt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6168
发表于 2015-6-3 17: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屏幕上是简朴素雅的直播间,两张沙发,我们左手边就坐的是身穿黑色女士西装黑色高根鞋,扎着小辫的TKTV记者 JANEY,右手边就坐的是身着轻爽休闲装白色运动鞋,留着披肩发的知名TK模特暗香盈袖)

  珍妮:现在播放的是TKTV的独家专题采访。我是JANEY,今天我们请来了TK联盟的当红模特明星——暗香盈袖,你好!(珍妮向坐在身侧的暗香点头微笑,伸出了她的右手与暗香握手),可以称呼你香姐么?”
  暗香:(很文雅地接过珍妮的手,热情而温柔地握着,两位女士十根青葱般的玉指揉在一起,过了一会才放开)你好!珍妮。这个称呼很亲切呀,我蛮喜欢,嘻嘻~可是你年纪比我大,这么叫我受之有愧呢。”
  珍妮:“啊,我看起来就那么老么?(做失望鬼脸状)敢问香姐年芳几何?”
  暗香:“小女子年正20。”
  珍妮:“那我们一样嘛,老妪(珍妮自指,玩笑)也已20高龄,凭啥不让我叫你姐姐~”
  暗香:“那最好,我听着特舒服呢,你一会要多叫叫哦~”
  珍妮:“没问题。”
(两人掩嘴笑)
  珍妮:“香姐,你的芳名是取自李清照的《醉花阴》吧?”
  暗香:“恩,我很喜欢李清照的婉约派词风。‘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当年读到这句时特别有感触,所以印象颇深。”
  珍妮:“香姐是个爱读书的女孩子啊?”
  暗香:“嗯,可以这么说吧。怎么,看着不像是吧?(作玩笑嗔怪状)”
  珍妮:“哪不像了,像极了呢。我可没说不像,不像是你自己说的哦~”
  暗香:“好啦(两人笑)。”
  珍妮:“(看向镜头)其实香姐真的很漂亮,而且美得不轻浮,一看就是有气质有内涵的淑女。(再看向暗香,笑)。”
  暗香:“晕,我这款能算淑女么?(向天空翻白眼,作可爱晕倒状),你别这么说嘛,太过奖了,怪不好意思的。(略显羞怯夹杂着一丝被夸  奖的小小喜悦)”
  珍妮:“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TK呢?”
  暗香:“这有什么矛盾吗?”
  珍妮:“可能我想象中,喜欢TK而且愿意做TK模特的女孩子,性格会更外向奔放一些吧?”
  暗香:“那我这样呢,看起来一点不像是吧?”
  珍妮:“嗯,不妨这么说。(看着暗香,作思考状)”
  暗香:“(微笑)其实这和气质性格不存在必然的联系吧,这只是一种爱好,如果把不同程度的爱好者都算上,我相信人数一定不少。而且我敢说女生未必就比男生少。”
  珍妮:“这个自然,我也是论坛的老成员了,看咋们论坛的人数就能有个大致的了解。那么,能请香姐谈谈你是如何接触TK的么?”
  暗香:“当然可以。嗯…从何说起呢?不妨从头道来吧。我很小的时候就玩过挠痒痒的游戏,但那一般都是和小伙伴打闹嬉戏的时候偶尔互相捏捏腰之类的,并没有正儿八经的玩专门的TK游戏,挠脚心也很少,只有在家里玩时才会。那时TK的时间都很短吧,都是挠几下就罢手,不会超过十几秒的。只有一次例外,那次一起在个小邻居家里看忍者神龟的动画片,看到俩记者被TK的那段,我们来了兴致要模仿这个情节,经过猜拳决定我成了女记者,被脱掉了袜子和个小男孩一起被其他几个孩子挠脚心,那次有挠了好一会,大概一分多钟吧,其间倒是有间断,不然早被痒死了,就无缘坐在这儿和你说话了呢。(看珍妮,珍妮笑着点头表示赞同和鼓励)那次感受长久难以忘怀,虽说我痒得够呛,但我还是没有招供,那个小男孩先招了,和电视里的情节如出一辙呢,哈~”
  珍妮:“(全神贯注地听)那后来呢?”
  暗香:“后来渐渐长大,不可能继续像小时候那般折腾了。从上初中起,我出门几乎都是穿球鞋,很少穿凉鞋和拖鞋。我性格其实还算开朗吧,和女同学男同学都蛮和得来,但是我是有节制,肯定不会和男生开那种动手动脚的玩笑,更不用说TK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关于TK的经历一片空白。初二时偶有一次在家做作业,没注意有一把硬刷子掉在地上,我动脚的时候光脚从上面抹过,一大排刷子上的硬刺划过脚底,顿时就痒得我笑出声来,触电般地把脚收回,吓了一跳呢。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把刷子。”
珍妮:“不然难道是幽灵在挠你脚心么。哈~”
  (二人笑)
    暗香:“你别说,我那一刹那还真有这么想过呢!不过冷静下来之后就意识到这是一段难得而久违的搔痒特别是搔脚心的经历,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我捡起那把刷子,搬起左脚刷了刷脚底,挺痒,但毕竟是自己挠的,肯定痒不到受不了的地步。我想看不见会不会效果更好一些,就双腿并拢跪在床上,把两只脚也并在一起,眼睛看着前方的同时用手拿刷子去刷脚底,也还是和刚才差不多的感觉。后来,隔三差五地都会在家或独自在宿舍时挠挠自己的脚心,或用手或用别的些什么东西。那些时候只能说觉得这样可以找点刺激,挺好玩,但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TK爱好者,直到接触TK联盟。”
珍妮:“你是什么时候加入联盟的呀?是朋友介绍的吗?”
  暗香:“(笑)不是的,我之前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网站。这个说起来是个很神奇的邂逅。高三上学期的时候,有天上网浏览偶然接触了‘T客’一词,就忽然好奇它是什么意思,开百度查了下,可是阴错阳差地把‘T客”错打成了‘TK’,这一错不要紧,对我后来的生活居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珍妮:“(恍然大悟状,后张大嘴巴)不是吧,还有这么巧的事情,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暗香:“是呀,这一错查,我还真知道了不少东西。首先我就没想到‘TK’能查出这么多玩意儿,就往下看了看。‘TK’的意思其实还真不少,其中比较主流的是指DOTA游戏里的地精修补匠Tinker。也有CS游戏里的全队击杀Team-Kill的意思。接着就看到个叫中国TK联盟论坛的网址,我想会不会就是我要查的T客,就点了进去。”
  珍妮:“这下找到世外桃源了。”
  暗香:“嗯,那是我第一次上我们论坛,也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样的论坛存在。”
  珍妮:“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多喜欢TK的朋友吧?”
  暗香:“你很透彻嘛,咋知道的?”
  珍妮:“(很可爱地笑了)因为,因为小妹我第一次上论坛时也产生了和香姐同样的想法~但我比你还要早一些。我倒是从小就很喜欢挠痒痒。某天一个人在家上网的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打入‘挠脚心’搜索,于是就找上门来着。”
  暗香:“(也笑了)是嘛~?我常常看见你在论坛发帖,管理论坛的事务,很是尽心。而我就不同了,我早期的时候上论坛长期潜水,偶尔看  到经典的作品也是简短地回复下,没人注意到我,更没人知道我是女生。可是自从第一次上论坛就被里面的内容深深地吸引,这就不光是勾起回忆了,我从那时起开始觉得TK是很有趣的活动,也有了一些期待。”
  珍妮:“期待被搔痒呢,还是搔别人?”
  暗香:“应该更多地是被搔痒吧,当然TK本身就是个互动的过程,我也希望有机会能搔搔别人。现在这些个愿望倒还是都实现了呢~(眨眼睛微笑,相当可爱的样子)不过在那个时候,我看着那些视频、图片里的女孩被搔痒的样子,特别是有些极端的,把女孩子绑得结结实实不够,还要剥光鞋袜还在脚底抹上婴儿油,用各种工具肆意折磨,我就忍不住会想到要是我就是那画面中受刑的女孩会怎么样?恐惧、无助、羞愤,还是痒得什么都没得想呢~”
  珍妮:“现在这些个花样姐姐也都享受过了吧?”
  暗香:“嗯呢~(略羞)不过当时压根也不曾想到这种事真会发生在将来的我身上,可见很多事情总是难以预料的。高三时就要迎来高考,学习压力大,上网的时间不多,父母倒不怎么多管我,但我还是蛮自觉的,他们能放心(珍妮点头赞许:“看得出来是个好孩子”)。(暗香略停一下等珍妮说完继续)但我有空还总是会上论坛看看帖子。一个人在家或宿舍时,即使是冬天,有时也脱掉袜子,打热水把脚仔细洗净后摸上护肤霜,然后挠挠自己的脚心。最强的就是有个周末几个同学约我去看电影,说一起放松下沉闷的心情和紧绷的神经,那天我没去,说是家里有安排。其实我也不算骗他们吧,只不过,是我自己有安排事情在家里做罢了~(看珍妮,微笑)”
  珍妮:“该是又躲在家里孤芳自赏了吧?”
  暗香:“嗯。我…”
  珍妮:“你咋啦?我倒是觉得,姐姐你脸泛红晕的时候,更妩媚动人了。”
  暗香:“(明显地红了脸,轻声道)你很讨厌啊~”
  珍妮:“(正色)我很严肃也很负责地说,确实是这样,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暗香:“(有所缓和)好啦,其实你也该猜到的了,我就是在家看TK电影啦。那天父母亲正好都去出差,家中就我一人。我一样是先洗了脚,然后突发奇想,找来了张有栅栏状的靠背的木椅,把自己的双脚踝分别和靠背两侧的木条绑在一起,脚心朝上,又在脚心上敷满护肤油,边看电影边用手搔脚心的痒痒。”
  珍妮:“恩,其实类似的事情我之前也做过呢。不过像你那像个绑法,该不是很舒服吧。”
  暗香:“是,膝盖磨得有点疼,脚踝骨顶着硬木条,久了也很不好受。不过过程还是相当刺激的。呃…坦白说吧,挺享受。后来的几天心情一直挺好,学习效率也很高。”
  珍妮:“不奇怪,TK本来就会有这种功效的。那后来,在你成为TK模特之前,你有找朋友或同好玩过TK么,或是找个男生,男朋友?”
  暗香:“那对我来说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我还是比较理智和自控的。期待归期待,但我比较谨慎,也不指望着就一定可以有人痛快地一起玩TK什么的。在我看来吧,除去少数像我们这样的爱好者,少数人极端反对和鄙夷,大多数人对TK的反应还是不温不火的,既不排斥也谈不上喜欢。如果说盲目地向人说出自己这方面的爱好,不论对男生还是女生,除却十分幸运地撞见同好,大部分的人也许会多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吧,万一遇到极端的反对者,还会被认为是变态(珍妮连连点头),这样的情况在个别论坛里的朋友身上已经发生过,而作为女生,我没法接受这种事,虽说不理解专横是对方的问题,但肯定心里会觉得太丢人了,如果找的是熟人就更尴尬。而说到男朋友,如果当凭着一个男生喜欢挠我痒痒就和他在一起,未免也太轻率了吧。”
  珍妮:“那后来,姐姐是怎么想到要做TK-Model的呢?”
  暗香:“去年春天将入夏,就是我大学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吧,那时我看到了讨坛里的那则广告,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发的帖吧?(珍妮:‘嗯。’)说论坛的原创工作室缺人,那个工作室我还是有所耳闻的,不过像我这样在论坛混迹已久的人肯定不会陌生,(珍妮:‘那当然的。’)在里面工作的几个朋友也是为论坛做出很大贡献,口碑极好。但真正让我有所动心的是那广告里大篇幅真诚的言辞,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论坛和我们这个爱好者群体发自肺腑的深情,也表达出了求贤若渴的心情,我能体会他们的感受,粥少僧多,付出多回报少,可谓事倍功半,而他们确实一直都在努力…珍,你怎么了?”
  珍妮:“(眼角略有湿润)暗香姐姐,听你这么说,我…我虽然是个业余记者,也做过不少报道,但现在真不知该怎么形容,只能说,真是很感动。太感动了。能有人如此理解我们的工作。那个广告是他们几个工作室的朋友共同起草的,最后由我审核定稿。说实话,看TK影片是很容易的事情,现在确实资源不少,看片的人大可以边看边评头论足、挑肥拣瘦。当然,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购买者既然花了钱来买我们的影片,就是对我们工作的莫大支持和肯定,我们衷心地感谢他们,没有他们说不定我们的工作室早已入不敷出关门大吉。长期以来,我们——我还只是做文字工作为主,出力甚微,特别是工作组的那几位骨干确实也尽心竭力地争取把片子做得更好。但很多幕后的难处鲜为人知。就比如说,爱好者里喜欢T脚T腋T腰的都有,喜欢T脚的还有裸足和丝袜之分,众口难调。另一方面,很多朋友说影片太轻柔,不过瘾。但之前我们都是向外招模,那些模特不上论坛,长得太抱歉同好看不上,长得好的似乎觉得来拍TK片都是很掉价的事,片酬要求很高不说,还不愿被很激烈地TK。她们大多也都干不久。那时模特非常稀缺,资金也很紧迫,形势很艰难。我们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看看能不能在讨坛朋友中找模特。你说得真一点都没错。对不起,有点失态。这要是在正规电视台做记者,该被炒鱿鱼了~(情绪恢复,笑)”
  暗香:“至少我觉得你非常真诚,工作室的朋友们也是。我当时看完你们的广告就想,我也在论坛混迹这么多年了,不要说从没发表过自己找来的、原创的影视作品或文章,连回帖都寥寥无几少得可怜,而我却得到了那么多,也该知恩图报,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吧。怎么说,我长得也不算影响市容,脚也不至于丑得不能看…(珍妮大笑,暗香不得不停下来)”
  珍妮:“香姐,你就坐在这儿,我也见过嗯…你那秀气美丽的小脚。你谦虚到这份上,是不是会让人觉得虚伪呢~”
  暗香:“…这个…”
  珍妮:“什么这个那个的嘛。你是第一个论坛里来应聘的痒模。要我说,我们找到了你,一切所有的努力不但没有付诸东流,已然是得到了不敢想象的太美好的结果呢~”
  暗香:“好啦!(微嗔,略羞)其实,我自己也很希望享受到真正的TK。这也正是爱好者作为模特的好处吧。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的脚长期是包在鞋袜里,感觉多少有些压抑,就算我赤脚穿凉鞋,肯定也不会有人突然脱了我的鞋搔我脚心吧(微笑)~所有对脚底被别人搔弄的经历都只保持在童年,可我却是很想再体会体会。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叛逆心理吧。而且拍片多少有些片酬,我就可以多一点零花钱,也为自己做一点储蓄。一举三得啊,何乐而不为呢~对了,忘了说很关键的一点,我的大学正好和你们工作室大本营所在地共处同一城市。人生难道不是巧合串成的么~”
  珍妮:“呵呵,可以这么说吧。后来呢?”
  暗香:“当晚我就在室友入睡后把自己的电子简历写好了,发到了工作室的邮箱。你知道很多事都这样,做决定的时候轰轰烈烈气壮山河,一觉醒来就跟做了场梦一样,一切又都回退到原先的状态和想法。我也担心第二天我就会完全放弃这个决定,所以便逼着自己尽快写好邮件发了出去。(珍妮:‘很果断嘛,我喜欢~’)第二天上午工作组的负责人兼主要导演风尘就来了电话,当时我在上课呢,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便没接,他也不再打来,来了条短信客气而简短地说明了来意。中午我们通了电话,在电话里并没有说太多,但他笑着说压根没注意到论坛里有我这号人,更不知道我是个女孩子。虽说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还是感觉有些惭愧,自己上论坛怎么能就光顾着看图看文下片呢。我就想嘛,那咋走着瞧吧~”
  珍妮:“哈哈,姐姐赢了。我觉得他现在肯定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了。”
  暗香:“你就非得老说这些么?~”
  珍妮:“我哪次说的不是事实?你能找出一次,罚我被你挠痒痒,随你怎么挠,痒死我都行。”
  暗香:“就算是真相,真相总是秘而不宣的嘛。(两人皆笑)根据和他的约定,我在那周末去了工作室的大本营,风导很热情地来大门口迎接我。那次之前我还真不知他是个啥模样,事实上他比我想得看起来要年轻英俊,还很阳光(珍妮鬼脸:‘帅哥果然还是对小美女挺有魅力的’),好啦~我不否认长相对人的第一印象是有影响,但我觉得他看起来似乎就比我年长个两三岁,不像是将入而立之年的人。他谈吐幽默而不失礼貌,把我迎进工作室里,当时在场的其他几个成员也都站起来和我问好,他们对我都非常友好、尊敬。与其说是面试吧,其实主要也就是和他们几个聊天,他们无一例外地不知道论坛上有我这号人,还连声说‘不好意思,居然没注意到’,我心里想论坛那么多朋友要能注意到个潜水员才怪呢~后来风导把我叫到一间小办公室里和我单独谈了谈,我们聊了挺多,从生活工作到个人兴趣爱好,鉴于我说是TK爱好者,他就像你一样问了我的TK经验,还有对痒模这个职业的理解。
  然后他就让我脱掉鞋子袜子,说看看我的脚。当时还真是怪不好意思的呢!那感觉,不知道怎么描述比较贴切。毕竟这不同于在家里挠自己,我几乎没有印象有在陌生的男士面前光脚,除非在游泳池或海滩。更何况了,要是叫我穿凉鞋还好,我之前穿着鞋袜就叫我活生生把它们脱了(很可爱的抱怨表情)给人看脚,受不了,太羞啦。于是我解鞋带的手有些不听使唤,动作很慢,我想当时我的脸一定很发烧吧。风导应该也注意到了,很善解人意地说:‘小妹妹是不是怕羞啊,不然还是算了,下次再说吧?不过如果你想当一名痒模,肯定得适应脱鞋脱袜子,而且有时还是要在镜头前,不然怎么挠你的痒痒呢。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做我也完全理解,你随时可自由选择的,即便你不做痒模也一样欢迎你来论坛上玩、和大家聊天。’我心想既然来都来了,把心一横,就把双腿往面前一蹬,说你帮我脱好了。他还很细心了又问了遍‘你确定?’我说没有问题,你脱吧。于是他就动手解了我的鞋带,握住鞋跟把鞋子褪了下来,先是右脚再是左脚。然后是袜子,当他触到我袜口的时候我几乎都想喊他停手,忍住了倒是。”
  珍妮:“(鼓掌),屏幕前的观众朋友,我们一起给暗香小姐一点掌声吧!”
  暗香:“谢谢~我那天穿的是双低帮短袜,他脱我袜子的时候用两只手提起靠近脚踝的两侧袜口,沿着脚弓和外侧往下翻卷。整个脱鞋袜的过程中他的动作一直很轻柔,甚至都没有碰到我的脚。这让我觉得挺安全,心里踏实。其实之前去的路上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略微有种羊入虎口的担心吧~(看向珍妮,笑)但整个过程中他们的态度基本打消了我的疑虑。到这时我的一双脚就完全这么光着了,脚底正对着他,感觉挺难为情,一开始低着头不敢看他,抬头时发现他在很专注地看着我的脚...哎呀。不过他也正好抬头对我说‘暗香小姐,恕我直言,你的脚真是太美了,和你的人一样’。他很有风度地笑了笑,搞得好像在讨论件艺术品,这还真搞得我不知所措,莫名其妙地冒出了句,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光脚。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本来今天有两位女士来,可她们一个去出差,一个学校里有急事走不脱,结果来的工作人员清一色全是男士,也难怪你这么难为情。不好意思哦。’他停了一下,继续说‘你的素质非常好,外型、气质、脚型都极佳,据你描述你一定是怕痒的,这个我今天也就不试了。我们非常期待你能加入,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成了痒模,以后拍TK片就不仅是光脚,你的脚底或身上其他部位要对着镜头被人搔,你可能会挣扎,会大笑,这些我怕你接受不了。’他说的有道理,不过奇怪的是,我光脚之后反倒觉得也没怎么特别,习惯了也就慢慢适应了吧。我咬咬牙想到,既来之则安之吧,打退堂鼓多不好,就回答他‘让我试试吧,我觉得我可以接受。’他还是不放心,问我‘再考虑下吧?不然我们先约个拍片的时间,你回去之后可以再想想,不想做的话随时一个电话过来说明情况就好,你看可以么?’我答应了,于是我们就接着谈了些具体的安排以及薪酬,待遇在我看来蛮优厚的,而影片的利润我也按比例提成。至于我的初次拍TK片前的要求,他倒是没提太多,只是要我看几部经典的TK片,体会下其中女主角的心情和感受,这其实是我几年来一直在做的事啊。(暗香扭头向看珍妮,笑,珍妮:‘恩呢~’)服装和化妆,他都没有要求,说任凭我的喜好。”
  珍妮:“他最后是说你天生丽质吧?嘻嘻~”
(暗香不语,点了点头)
  珍妮:“第一次拍TK片肯定深有体会和感触吧?”
  暗香:“是,必须的嘛。在约定的那天到来的前一段时间,其实从那天从工作室回学校后就一直记着这档事,那种心情很复杂,挺矛盾。一方面很期待这次久违的,或者说从来没经历过的正真的TK,那种无法忍受的奇痒从脚心或是身上其他部位袭来的感受会是什么样的呢?我能受得了么?另一方面也有些不安和抗拒,想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太出格了,这不仅仅是打赤脚,甚至不仅仅是搔痒游戏,而是拍TK片呢。有几次都想和风导说算了吧,这项工作也许真不适合我,但这些个最终还是都在电话拨出前消退了。不过好在那段时间学校的事情倒不是特别多,那学期课业也不算繁重,呵呵~
  拍片的当天我起了个大早,穿袜子前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脚,活动了下脚趾。想到不久就要被脱掉鞋袜挠痒痒,这个过程还会被拍下来,真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呢。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还真没再想到退缩。前一天晚上睡前已经抹过了护肤霜,我又在脚上打了点淡淡的香水,穿上了袜子。因为是周末,宿舍里的室友都还在休息,我穿戴整齐后还化了点淡妆,出了门,在学校外街边的小饭店吃了早点,就奔工作室来了。(珍妮一直看着暗香,非常专注地听着)
  我还以为我来的很早,可是到工作室时才发现里面已经很热闹了,除了上次见过的几位朋友还来了两个女孩,你知道的(看向珍妮),小豆芽和娜娜(珍妮笑着点头)。风导正在指挥布置现场,看我来了就冲我爽朗地一笑,走过来和我说“你来得真早呢。”接着他就招来了她们俩,介绍我们互相认识。这时摄影师MIKE正在调试着他的设备,现场也基本布置好了,也就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面放着一张沙发,一张茶几,角落里还零散地放着一些长短不一的粗尼龙绳,手铐脚镣之类的东西,比较显眼的是有个脚枷,真想不到他们还有那东西。
  这时风导示意我跟他来到个角落,豆芽和娜娜也跟着。风导问我:‘怎么样小香,你确定可以吗?这次可是来真的了,你那么怕羞,现在如果反悔也没有问题,娜娜会代你出演。’他转向豆芽和娜娜,‘暗香小姐真是很可爱吧’她们都善意地笑了,不过她们的笑容不但没让我感到压力,反而更让我放松。我说我行的,没问题。很爽快地自己解开鞋带脱下鞋子,又扯掉袜子,换上豆芽递上来的拖鞋,站起来后还略带挑战地看了眼风导。呵呵,他倒是毫不在意,豆芽和娜娜倒是不断鼓励我,可能风导和她们讲过我连脱鞋时都多么害羞吧,可她们却一点没有笑话我的意思,一直和我说放轻松,被挠痒痒真的很好玩的之类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勇气。这时MIKE过来和风导说设备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开始了。风导就问我第一次拍电影想被谁TK,要不要让女孩子动手会感觉不那么羞。他们还真是蛮体贴,后来知道豆芽和娜娜那天其实没她们什么事,就为了鼓励和支持我特意牺牲了休息时间过来的。我说,上次是你脱了我的鞋袜,今天还是你来好了。”
  珍妮:“就开始了吧?”
  暗香:“嗯。他先让我躺在沙发上,双脚架在沙发的扶手上,脚底朝前,没有任何束缚。他终于用手碰了我的脚。可是你知道不,甭管我之前做了多少设想假设,他的食指触及、划过我左脚脚心的时候,那感觉真是想象不到的,跟自己TK自己完全不同,虽然只是短短地一划,顿时一股钻心的奇痒传来,就好像他的手指带电似的,我直接被电得很夸张地叫了一声,整个人都翻了过来,趴在沙发上。我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怕痒~风导立刻挥手让MIKE停下,走到我的头边蹲下,笑着说‘你的演技还挺好的嘛。’我说没,我去哪儿找来的演技,真的是好痒好痒。他就温和地说,不然还是算了吧,你这样…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说,我没事的,再来吧,我喜欢。他点点头说好吧那就再试试,不然你就趴着好了,集中注意力,尽量控制身体不要动,靠笑来舒缓痒感,我说好吧。他就又走到了我脚边,这次双脚是脚底朝上了,他还是先用一个手指,在我右脚脚心划过,我感觉又是一颤,不过这次我控制住了没动,却一下就笑了出来。他就很慢地左一下右一下地单指分别挠着我的两只脚底,真是太痒了,好想躲,不过这种奇妙的刺激,这种光着脚,脚底感觉到除了鞋袜之外的东西,伴随着剧烈的痒感传遍全身的滋味,我觉得也真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一方面痒得难以忍受又得克制自己,一方面却又觉得挺享受,奇妙吧。”
  珍妮:“完全可以理解的。你那时就不羞了么~”
  暗香:“实在是完全没有心思去想羞不羞的问题啊!只有痒的感觉和联想。怎么说,依然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吧,每下奇痒袭过之后,既痛苦地想让它停止,又很期待下一次的到来。直到忽然我感觉不对了,似乎瞬间脚心爬满了虫子,其实他是开始五个手指一起在我脚心抓挠了。那真是天甭地烈般的感觉,我一下子失去了控制,把脚往侧前方缩,用力过猛居然滚下沙发摔到地上了~窘。风导又挥手让MIKE停止,估计他们也都无奈了。我狼狈地爬起来,翻了个身先坐在地上,蹭着自己的双脚,好像还在一直痒似的。风导关切地问我,没事吧,MIKE、豆芽、娜娜她们也都围上来。我摇摇头,说没事。娜娜笑吟吟地说,暗香妹妹真勇敢,我要这么怕痒,肯定不敢来拍TK片。风导又问,那咋还拍不?我一时没有回答,好像有点钝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们却不在意,都在等我,我想了想说不然…话到嘴边又停住了。他们依然安静地等着我,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的话把他们着实都吓了一跳呢~”
  珍妮:“这个我知道,‘不然把我绑起来,让我动不了,你们尽管挠好了,实在受不了我就喊停’您的名言呢~姐姐您真是太了不起了。”
  暗香:“呵呵,他们当时听了面面相觑,屋子里出奇安静,也不知是谁带头的,他们居然次第鼓起掌来,MIKE边鼓还别说,这姑娘真倔呢。豆芽俏皮地说,姐姐你太勇敢了,真是偶像级的女英雄。本来我被他们一鼓掌怪不好意思的,这时也乐了。于是他们就把我的双脚绑住,从小腿到大脚都绑在了一起,我依然是趴在沙发上。他们绑的技术很好,除了不能动一点都不难受。又让豆芽和娜娜压住我的腿,这下真的动不了了呢。我开始有点怕了,心里直发慌,但口头上还是让风导赶快开始。
  这回可真有的好受的了。风导的五个手指都抵到了我脚心上!终于噩梦般的一刻到来了,那些手指开始动了,我虽然做了极大的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努力地挣扎来摆脱,但从小腿到脚尖都被两个女生和风导按住,我使出混身的力气都动弹不得。我可能生来都没有笑得那么厉害过吧~而且这下子根本不给思考的时间了,钻心的剧烈痒感从左右脚底的不同部位不间断地传来,我能做的只有死死抓住沙发,无助地大笑,痛苦并享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搔痒停止了,我似乎感觉一下回到了那个我认识的世界。我还以为过了好几个世纪呢,原来才过了一分多钟(两人齐笑)。可是我已经大汗淋漓,豆芽拿出她的湿纸巾,很温柔地轻轻帮我拂去额角、脸颊和鼻尖上的汗水,又抚了抚我的头发,笑着说,姐姐你太厉害了,你那么怕痒,都被整成这样了居然还不喊停呢。我发现我的力气在徒劳的挣扎中消耗了不少,也不想说话,就冲她笑了笑。
  他们让我休息了好一会,后来又如法炮制地搔了我两次。在我的提议下他们又给我试了试脚枷,那个东西真的蛮有意思,双脚被扣在脚枷里,感觉比被绑着还要无助呢。其实我总共被搔痒的时间加起来一共还不到十分钟吧,一个上午却很快也就过去了一半,更多的时间是在让我休息吧。完工后,我穿上了和我悲惨的双脚阔别了千年的可爱的鞋子和袜子,那天也没啥急事,就又和他们聊了会(珍妮:‘他们肯定一直夸你人美脚美,勇敢坚强吧~’)讨厌啦,中午一起去楼下吃了饭,我就回学校去了。到宿舍时两个舍友不在,剩下一个看到我惊呼,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我说我去慢跑锻炼身体了,出了点汗,脱了外套鞋袜,就钻进了洗澡间,再然后就是上床躺下。”
  珍妮:“刻骨铭心的经历吧?”
  暗香:“那是肯定的嘛。当天晚上还梦见风导带着我的几个同学一起挠我痒痒呢。后来几天上课的时候,有时一低头看着自己穿着鞋子的双脚,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光着脚丫被绑着搔脚心的情景。这样的经历真是太难得了,那么痒,想想都后怕,但却又觉得很满足,有点期待下一次呢~过了一周多,风导在QQ上和我说那部电影的销量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迹。我也觉得难以想象呢,因为我根本没有被挠多久呀,中间一直停拍,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在休息。”
  珍妮:“其实电影时间长短倒不是重点,暗香姐姐那么美丽,又生得一双美脚,那么怕痒还甘愿被这么狠地挠,作品自然是极品中的极品。你一下在论坛上声名鹊起,他们都喊你勇敢的赤足天使呢,你自己应该也知道吧。嘻嘻”
  暗香:“你是有完没完~”
  珍妮:“非常感谢你的努力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精彩绝伦的作品。那么在你后来拍摄其他作品的过程中,还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么?”
  暗香:“难忘的经历那是数不胜数了。最难忘的吧,就数《终极审讯》那部片子的拍摄。那是我们一次大胆的尝试,在环境和服装上都引入了很有创意的设计。我们首次营造了黑暗的地牢的氛围,也首次尝试西洋式的古装。那部片中我扮演的是起义军中为掩护同伴撤退,寡不敌众受伤被俘的女战士,K13、大怪兽、LadyJ和Sara是负责审讯我的国王军官员,四个人呢!我依然是老规则,和他们说尽量入戏,折磨我时不要留情,我实在受不了了喊停手就好。那次真的是…怎么说呢,唯一一次吧,如果同样的情况叫我再来一次的电影,我坚决不拍的。那真是极度的痛苦,真正让我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珍妮:“都到那个地步了啊?我知道那次你哭了。”
  暗香:“嗯,你也知道我有多怕痒的。那次就是这么个情况,我的双脚在包在厚袜子里感觉隔离一天之后被扒掉了鞋袜,抹上了大量的润肤油,我被坐着绑在那个刑架上,双腿略张开地向前平伸,每个脚趾都被套环固定在了脚枷上,脚踝也是一点点都不能动弹。我的双手被平举着缚在刑架上,双腋也都抹上了润肤油,我除了头能转,手指能动,身上其他地方一点都动不了。那时我真是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我们开始吧。于是,就像你们在影片中看到的那样,伺候我的每只不得动弹的油光发亮的脚底的是不停飞快爬搔的两只手,十个手指,有的还戴上了假指甲,有时又换成一把刷子加一把梳子。同时我的每边腋窝享受的是五个手指无间断的辐射形搔弄,我的腰,被手法很好的LadyJ重复揉捏着。可是,我真的是一点点都动不了,那感觉真正就是在受酷刑,不过这也让我非常入戏,把他们想象成十恶不赦的恶棍,在疯狂大笑一口气的间歇,还有力气就怒骂他们,但常常话还没说完,就只好又疯子似地狂笑(暗香笑)。每次他们停下手中动作时,我都要立刻控制住情绪,尽可能有表现力地对上台词,其实那种巨痒之下忘了很多,不过也就有感而发自己接上了,还都挺顺的。可是对白是小事,那种程度的搔痒折磨是超出了我能忍受的极限范围的。到后来我声音都笑哑了,喉咙疼,想试着咬住嘴唇不笑,很快嘴唇就被我咬破了。当然,又没过多久,我就给痒哭了。”
  珍妮:“(有点真的生气了)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叫他们停手?就算你不喊,他们难道就不懂得自己停手么?”
  暗香:“他们停下来过很多次了,但我一直催促他们,叫他们马上开始,难得我们发挥得这么完美,演得这么真实入微,不要错过机会。他们拗不过我,也看得到我是非常尽兴入戏,不好坏了我的兴致。而且他们毕竟不是我,估计也像风导那样吧,不是很能分辨到底是我的演技还是对痒的无法忍受在起作用,要是能把我的感觉借他们一用,他们想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动手了(笑)。”
  珍妮:“要是你早知道了会这样,你那时还会对他们说‘我们开始吧’?”
  暗香:“(可爱鬼脸)我才不要呢。我肯定会说,‘这个我受不了的,还是算了吧~’”
  珍妮:“那你随时可以叫他们停止的呀,为什么不?”
  暗香:“其实当双脚脚心、腋下、腰间同时传来那种让人崩溃的痒感时,我马上就意识到这部片子会有多么艰巨。但我就是这样,既然都开始了,我想就勇敢地坚持到底吧。反正再苦也就这一次,一个小时后就都结束了。那就豁出去吧,发挥到极致,看看我们能把TK电影拍得多好,也试试我自己能有多坚强。那一个小时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就好像去各个宗教的地狱里都逛了一圈,受尽折磨后终于被释放回到人间。那天拍完后,我轻度虚脱了,可是时间已晚不得不赶回学校。风导实在不放心,开车送我去了学校。但那天降温,加上剧中我被泼了一头冷水,当时身体又那么虚,那晚发烧了。”
  珍妮:“当时很多论坛里的女性朋友反映,在看到刑架上的你披头散发眼挂泪光,筋疲力尽地说出‘你们可以折磨我的脚,我的身体。你们可以逼出我的汗,我的血,我的眼泪。但你们最多也就是剥夺我个人的全部,永远不可能得到除了我之外的更多。’的时候,她们都感动得陪着掉泪呢。而且,她们当初很可能只是觉得你演技一流。(珍妮顿了一下,一直看着暗香,继续说)朋友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我们的女英雄致敬鼓掌呢?”
(珍妮站起来鼓掌,各种各样的电脑屏幕前也响起了持久、热烈的掌声)
  暗香:“(站起来向珍妮点头致意)那我就不客气地说声谢谢了。”
(两人齐坐下)
  珍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采访也将近尾声,最后,可以问姐姐几个稍微涉及隐私的问题么?”
  暗香:“你问吧。”
  珍妮:“暗香姐姐现在有男朋友了么?”
  暗香:“没有呢。”
  珍妮:“难以想象。”
  暗香:“呵呵,我感觉爱情这东西还真没有个准数,不见得谁就非得有谁就非得没,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降临。虽然确实也有人追求我,但我在这方面比较慎重的。另外我觉得这样自由自在的挺好嘛,不是还可以拍TK片么。(笑,可爱表情)更何况工作室的朋友都对我很好,都把我当小妹妹或大姐姐,非常照顾我,常常有好吃好玩的东西都带来和我分享,每次去那儿基本也就是去玩,玩玩TK,和他们聊聊天,吃点好吃的。”
  珍妮:“那有没想过将来在同好中找另一半?”
  暗香:“如果能找个喜欢挠我痒痒的伴侣当然最好,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更多地肯定还是要让我能信任,让我相信他会长久稳定地对我好。”
  珍妮:“(对着镜头眨眼)喜欢我们当家花旦暗香姐姐的朋友们可要加油了噢~”
  暗香:“去你的~”
  珍妮:“在你周围的同学朋友中,有人知道你的爱好的吗?或者更进一步,知道你在做TK模特的?”
  暗香:“我印象中前者都没有吧,更不用说后者。”
  珍妮:“为什么呢?觉得喜欢TK还是有点不正常?”
  暗香:“我并不觉得喜欢TK是什么怪癖,但没有必要去和不爱好的人解释那么多吧。就像一个不喜欢麻将的人一样可能反感麻将。TK是一种很正常的爱好,就像有人喜欢打桌球或者喜欢打牌。如果说这有身体接触,那不妨就举例说,比如做按摩、做美容,或者跳舞。其实我们的爱好者朋友人数也不在少数,和它们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而且TK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还有其他很多的空间能和有除了TK以外的共同爱好的人交流共享,不是嘛。”
  珍妮:“我非常赞同你的说法,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暗香:“呵呵,是嘛~”
  珍妮:“有些人把TK和性联系在一起,说TK是色情行为,这你怎么看?”
  暗香:“(笑)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和性联系在一起的,就比如红酒。我觉得看个人的把握,如果你想让TK成为性的一部分或催化剂,当然也是可以的,但它们没有必然的联系吧,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分割开来。”
  珍妮:“最后,请暗香姐姐谈谈对TK论坛以原创电影的展望吧。”
  暗香:“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不是嘛(看珍妮,两人相视而笑)。就我个人而言,我一定会尽力支持TK论坛,TK事业,在将来继续推出更出色的作品。也希望所有爱好者朋友能尽自己的一份力,把我们的环境营造得更加温暖和谐,在人生中勇于拼搏,积极进取。”
  珍妮:“本次独家访谈到此结束,在此我祝以暗香姐且为代表的光棍朋友节日快乐!”
  暗香:“我也祝以珍妮小姐为代表的情侣朋友幸福美满!”
(两人又相视而笑,再一起看向镜头)
  珍妮、暗香:“朋友们再见!”

人物介绍:

暗香盈袖:
相貌简评:清秀靓丽
年龄:20
身高:165CM
体重:51KG
脚码:36
职业:在校大学生(管理学)+TK模特
兴趣爱好:读书、运动、弹琴、被TK
喜欢的颜色:天蓝
喜欢的食物:冰激凌
喜欢的事情:被TK、努力后的成功
讨厌的事情:被TK、被人误会
恋爱状况:单身

珍妮:
相貌简评:纯真可爱
年龄:20
身高:161CM
体重:45KG
脚码:35
职业:在校大学生(新闻)+TK联盟主要管理员之一兼记者
兴趣爱好:听音乐、逛街、看动漫、被TK、TK别人
喜欢的颜色:黑
喜欢的食物:蛋塔
喜欢的事情:TK,歁负小RE
讨厌的事情:被TK,莫名不开心
恋爱状况:非常幸运地发现高中男性好友RE也是论坛的一员,于是..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8 00:31 , Processed in 0.14750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