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30|回复: 6

挠脚心文章 玫瑰庄园.txt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5722
发表于 2015-6-3 17: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啊!!哈哈哈哈!!不要!!”
    “哦?想不到若水姐姐的脚心这么敏感啊!那我可要好好玩玩了哦。嘻嘻”
    “不要啊!哈哈哈哈。”
     只见一个妖冶妩媚的女子站在一个木架边,手上捏着一根软羽毛,这根软
羽毛来头可不小,在这玫瑰庄园内也仅仅只有20根,什么羽毛?这么珍贵呢?这
根软羽毛中间的梗是可以震动的,并且梗部内带有几个极小的电池,电池中的电
长时间的注入羽毛,一旦接触到皮肤便可以放射出微小的电磁脉冲,给人阵阵酥
痒,再搭配上梗部的震动,其瘙痒效果可想而知。并且只有这个妖冶女人可以制
作,因为制作过程繁杂,对于没有耐心的小妖来说,她只需要给她的TK部下全部
配备上就可以了,所以仅仅只有20根这样的羽毛。
    “哈哈哈,好痒,哈哈哈。不要弄了!!”
    “若水姐姐,你也应该知道背叛组织的惩罚是什么的吧。你落到妹妹的手上
,妹妹自然要让姐姐多开心下啊。妹妹的这根“凤凰羽”给姐姐的滋味还算舒服
吧,如果姐姐还觉得不开心的话,妹妹还有很多花样呢。。。”
    只见小妖十分轻柔的用凤凰羽点在若水的涌泉穴处,然后自涌泉穴向下刮去
,当刮到若水的脚心处,她嘴角轻轻上扬一个小小的弧度,然后用凤凰羽在若水
的脚心处轻柔的划着圈。这时,若水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在笑声中,她甚至
无法再说出求饶的话语,只有哈哈的笑着。
    若水感觉整只脚已经不属于她了,除了脚丫上传来的阵阵痒意还在告诉着她
,她依然属于这只脚的主人。特别是当凤凰羽在她脚心处画着圆圈的时候,她甚
至无法说出一个字了,只能吃吃的笑着。她曾今听说过凤凰羽十分的可怕,但是
也仅仅在听说的层面,现在亲身感受到,她才知道小妖”TK女王“的名字多么的
可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小妖,停下吧。”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不要不要不要!!!人家还没有玩够呢。”小妖的凤凰羽依然在若水的脚
心处画着圆圈,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似乎很享受若水的笑声。
    “停下。”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小妖的手顿时僵住,羽毛尖依然停留在若
水的左脚上,小妖感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冒到头顶。因为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
,玫瑰庄园庄主,暗影中的掌控者。。。
    “庄主,你来了。”小妖弱弱的说着,她收回了凤凰羽,回头看了一样庄主
。庄主穿着一个十分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全身,并且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面
具上一朵妖异的玫瑰花赫然在额头眉心中间绽放。他又看了一眼庄主身边的男人
,那个男人十分恭敬的看着庄主,他就是第一个要他停下的男子——审讯官。庄
主歪着头对审讯官说:“接下来,你来审讯若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内容,小妖
,等下还有一个人要你来审讯,现在你先回去把。”
     “嗯。”小妖低低的嗯了一声,如果是其他人告诉她,等下还有“玩具”
给她玩,她已经会高兴的跳起来,但是如果这话是庄主说的,她可不敢在庄主
的面前乱来,只见他回答后,飞也似的跑出一号审讯室。
     “庄主,我明白了。一句很简单的话。
     “嗯。”说完,庄主离开了审讯室。
     若水惊恐的看着庄主,想不到,自己的叛变引来了庄主,难道,庄主知道
了什么?想到这里,她感觉不寒而栗。自己已经被小妖折磨了将近一个小时,仅
仅只是凤凰羽在自己的脚心处划了一个小时,但是这已经差不多快让自己崩溃了
。但是如果是庄主的话,只怕自己会生不如死。想到这里,若水痛苦的闭上了双
眼。
     若水的上半身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不过这个十字架是和地面平行的,所
以,基本上,她是躺在十字架上,但是她修长是双腿却被高高抬起,双脚被绑在
一个竖起的架子上,因为小妖喜欢看被TK人挣扎的样子,所以,她的双腿仅仅只
是悬空,但是没有任何固定,所以她刚刚被折磨的二十几分钟里,双腿拼命的挣
扎,而正因为她的挣扎,小妖十分的充满快感。。。
    “若水,想不到你竟然背叛了庄园。”
    “哼,审讯官阿涛吗?我也想不到是由你来审讯我。庄主要你来审讯我,应
该是需要你的催眠术吧,看来庄主很着急呢。”
    “若水,庄主的性格你不懂的,我的确是要用到催眠,不过这个并不是主导
,等下你就会明白了,现在你就先休息下吧。”
    若水的意识渐渐模糊,想不到自己竟然就这样中了阿涛的催眠术,自己根本
没有看到阿涛怎么出手,不过已经来不及想,因为疲劳渐渐的占据了身体乃至心
灵。。。
    轻轻的睁开双眼,感觉身体很无力,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这时,
若水惊讶的发现,自己在一个大玻璃水箱中,身上仅仅只穿了条只能遮住OO的内
裤,顿时,若水的脸上浮起两抹红晕。自己的双臂平伸,手腕和手肘被牢牢的固
定在背后的玻璃面上,自己的背也紧紧的靠在玻璃面上,不过在后心的位置,明
显有一个横栏推挤着自己的背部,这样更是让自己傲人的胸部高高的挺起,脚腕
和膝盖则被固定在玻璃水箱的下方,自己呈一个“L”型的样子,泡在水中。不
过,自己的两条腿并不是并拢在一起的,而是分开了一个100度的角。
   “醒了吗?若水。”
   若水惊讶的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阿涛手上拿着一个高脚杯,轻轻的摇荡着
杯中的红酒,红酒的红映射再阿涛的脸上,显示出一种别样的妖异,阿涛似笑非
笑的看着若水,顿时让若水的心中升起一股寒意。看着阿涛缓缓的向自己走来,
若水的心中反而冷静了下来,冷漠的看着阿涛向自己走来。阿涛停在玻璃水箱旁
,伸出一只手,抬起若水的下巴,静静的看着若水的脸,仍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
面容,松开若水的下巴,轻轻的用手指滑过若水吹弹可破的脸颊,静静的说到,
   “若水,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承认我背叛了组织,出卖了组织的一些重要秘密
,对此我无话可说,我也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惩罚,不过。。。我希望组织不要
再用这种方来折磨我了,请赐我一死吧。”
    阿涛妖异的笑了,这种笑容让人心悸。
    “你可不单单是背叛,准确说,你根本就不是背叛,因为你从来都没有背叛
过你的组织,因为你的组织不是玫瑰庄园。”
    若水的脸刷的一下白了,的确,她是一个特工,一个叫做东亚基金会组织的
特工,她潜伏在玫瑰庄园已经三年了,三年来她传送了无数的情报给了东亚基金
会,而这次被抓也是为了掩护东亚基金会的一个重要的人,并且也是一个对她重
要的人。
    “我说对了吗?那么就告诉我,你的组织,你的组织代号,你潜伏进来的任
务,你在这里盗取了多少东西。”
    若水咬了咬牙,说:“我不会说的。”说完便不再发声。
    阿涛摇了摇头,“我不是小妖,我没有她那样子的耐心,我劝你还是说出来
吧,否则,我可能比小妖更加恐怖。”若水依然不发一语。
    阿涛笑了笑,转过身,背对若水,走开了。突兀的,一声响指。只见几位身
穿黑衣。头带面具的人出现,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大桶,桶里面不知道是
什么。他们靠近若水的那个大水箱,哗啦一声,将桶里的东西倒进了水箱。紧接
着,他们便消失了。他们消失后仅仅一秒。。。
    “啊!!!!!这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
    若水的水箱里面多出了许多小鱼,鱼仅仅只有一寸多长,但是数量极多,几
乎围住了若水的整个身体,若水拼命的扭动的腰肢,手臂和腿在那里疯狂的挣扎
着。并且狂笑不止。在水箱的外面可以看到一个人形的鱼群,并且这个鱼群一直
在那里疯狂的抖动,煞是好看。
    若水在鱼群进来的时候还感到很好奇,但是仅仅过了一秒,几股痒意突然从
身体各个部位传来,颈部,腋窝,傲人的胸脯,肋骨,腰肢,大腿根部还有小脚
脚,几乎全身上下都被痒给包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哈哈。。是什么。。。。好痒,不
要!!!快弄走他们!!!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啊哈啊哈哈啊啊哈啊!!!
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啊啊啊哈哈!!!”
    “这个是小食人鱼,放心,他们不会吃你的,因为他们的牙齿还不足以啃碎
肌肉,但是他们的依然会啃你的身体,不过他们不会给你带来痛苦,只会给你带
来。。。你知道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哈哈呵呵。。。弄走。。。。哈哈哈
。。它们。。。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
    “我说过,我没有小妖那么有耐心,这么多的鱼,我也弄不出来,不过,如
果你肯说出我想要的,我说不定会帮帮你。好了,你慢慢喂饱它们把,它们可是
很有用处的,他们可以去掉身体的死皮,我在外面等你的答案。”
    阿涛走出了这间密室,只留下身后狂笑的若水。
    若水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助,她现在做的只有拼命的笑,还有拼命的做无谓的
挣扎。。。。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啊哈。。
                                                        玫瑰庄园   玫瑰园
    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缓缓走进玫瑰丛中,他身材高大而伟岸,脸上的男
爵面具上映满了玫瑰如血般的鲜红,他走的每一步都沉重而有力,给人一种淡淡
的威压。他轻轻的抚摸着一朵红玫瑰,不经意间,一朵花瓣飘落,从他的手指缝
间悄悄溜过,他看着这朵花瓣在打着旋,缓缓落到地上忍不住轻轻的发出一声哀
叹。。。
    “哼,又在这里多愁善感,其实比谁都邪恶。”蓦然,一个女子突兀的出现
在男子的身后。
    “黑,你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进来了这里。”这位被男子称为“黑”的女子
倒还真不黑,从她那如天鹅般修长的粉颈便可以看出其皮肤的细腻与白皙,不过
也仅仅只能从这里看出,因为这位女子全身除了双眼外都包裹在“黑”的下面—
—黑色皮靴包裹住其三十五码的小脚,一身黑色劲装衬托出其凸凹有致的身材,
仅仅只有一米五八的身高看起来尤为娇小可人,不过她的腿却修长无比,脸上戴
着黑色的面罩,仅仅只留下一双勾人夺魄的双眼,不过,这双眼睛看起来很是冰
寒。
    “那又怎么样?”清冷的话语透发出一种冷漠,在这偌大的庄园里也仅仅只
有她敢这样对待这个男人吧。寂静,寂静,无尽的寂静。。。。。。突然一阵风
吹过,扬起无数玫瑰花瓣。而就在这个时刻,杀气骤然爆发!瞬间弥漫了整个玫
瑰园!
    “永远之夜!”依然是那个清冷的声音,低沉而坚定。那双毫无感情色彩的
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顿时,天空中的太阳失去了光泽,所有的色彩在这个
时刻全部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最终的黑色,那个男人的周围变成了无尽的黑暗
。——黑自创的绝技,幻术——永远之夜。通过身体的能量吸收一切光线,使所
有的光线无法反射到别人的眼睛里,造成失明的效果。
    “黑,你还是这么恨我。。。”这句话说出来给人一种苍凉,似乎那高大伟
岸的身影在这一刻变的落寞了,而那淡淡的威压也失去了,只有无尽的苍凉陪伴
着他,男爵面具上的鲜红似乎也变的黯淡无光,似乎那斗篷下是一具心碎而冰寒
的躯体。黑没有回答他,她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当她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
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后!她轻轻的挥出了自己的匕首,目标是那个男人的喉咙,她
停止了自己的呼吸,停止了自己的心跳,她自信那个男人在失明的情况下是绝对
发现不了自己的,自己已经等待这一天很久了,很久了。。。匕首缓缓的,缓缓
的接近了他的喉咙,快了,快了!马上就要成功了!
     “璞!”她成功了!黑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成功!他怎
么可能会死!他为什么不躲开!无尽的疑问伴随着她的成功而出现,不过这些疑
问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心中啊!为什么会没来由的出现呢?为什么自己的心在成
功的一瞬间被刺痛了呢?看着他喉咙中喷洒出来的鲜血,看着他无力的缓缓倒下
,感觉到他生命的渐渐流逝,感觉到她的苍凉,感觉到她的悲伤,她流下了一滴
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滴似水晶珠般的泪珠缓缓的,缓缓的,缓缓的。。。。。落在了那个男
人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滑到耳边滑到颈部,最后滴落在一枚玫瑰花瓣上。她静
静的看着这一切。“我为什么会流泪,为什么会为了他而流泪。。。”
      这时,一只手落在了黑的头上,顺着黑那柔顺而黑亮的长发,慢慢的抚摩
着,“那滴眼泪是为我而流的吗?”这句话如同惊雷般在黑的耳边轰鸣,并且狠
狠的砸在了心上。蓦的,黑站了起来,背对着他,“哼,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这
么容易死,你用了什么方法?我的永远之夜为什么对你无效?”
    “哦?这个招数叫做永远之夜吗?很不错,不过你让我看不到任何东西,而
我则让你看到了一个你心底的幻境,这是“梦幻空花”。”
    “。。。。。好吧,我又输了。。。你这次有什么事情?我记得你平时都不
会呼唤我的。”背对着他的黑抛出了一朵玫瑰,一朵黑玫瑰——玫瑰庄园五玫瑰
之召唤令——黑玫瑰召唤令!
    “黑,这次可能只有你能完成这个任务了。”那个男人淡淡的道,“若水是
东亚的人,虽然我还不知道她泄漏了什么出去,不过,无论她泄漏了什么,我都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你要去追击她的接应人,在东亚代号“天使”的人,尽
量活捉她,实在不行可以击杀,不过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
    话音刚落,黑消失在了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缓缓向前走了一步,拾起
了地上的一朵玫瑰花瓣——滴落了黑的眼泪的玫瑰花瓣。他也消失在了原地,只
留下了这无尽的玫瑰花海。。。。。
      若寒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姐姐的消息了,这是一个不详的预兆,每次当她从姐姐那里得到情报后,姐姐都会用一只“幻鸽”告诉她的情况,而这次!没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袭上了她的心头——姐姐暴露了!她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呢?姐姐已经在那里待了三年了,早就得到了那个所谓的庄主的信任了,再说,姐姐的伪装能力那么高超,以前不是有几次快被发现了吗?但是姐姐都很聪明的回避了,我应该相信姐姐才是,现在我的任务是把这个东西交给会长。得到了这个,玫瑰庄园也就可以毁灭了吧,自己也就可以和姐姐永远的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若寒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前进了大概三个小时左右。突然,一个飘逸的身影出现在了若寒的眼前,她顿时停下了脚步,警惕的看着前方,银白色的长发,垂在背上,一个银灰色的环束在其发的三分之二处,一张俊朗的脸上却有一双如寒星般的眸子,不过这双眼眸在这个时候看起来有些焦急,一身银白色的装束,很是飘逸出尘。。。
      “枫哥!你怎么来了?!”若寒高兴的叫道。
      “寒!任务成功了吗?”枫若焦急若惊讶的看着若寒。
      “肯定成功了啊!我和姐姐的配合永远都是这样天衣无缝的。”说到这里,若寒还挺了挺她那高耸的胸部,似小女孩般炫耀着自己。
      “水。。。没有事情吧。。。”枫期待着看着若寒。
      “姐姐为什么会有事?”若寒疑惑的问。
      “没有事情就好,你任务成功了看来是没有出事,在你和水接头的时候,水向组织发出了可能会暴露的信息,于是组织就派遣我来探听情报,并且怕你们一起陷落,必要的时候我还需要救助你们,现在看来你的任务成功了,这就好。不过,组织失去了所有有关水的联系,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枫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若寒把一张光碟塞入枫的手中。
      “这个是姐姐给我的!你赶快把它带到会长那里!我要去救姐姐!”言毕,若寒消失在了枫了面前。只留下呆呆的枫。
      若寒知道姐姐肯定是暴露了,“幻鸽”没有,失去了一切的联系,最重要的是在接头的时候,总是有可疑的人跟着姐姐!她太清楚这次任务的风险了,在接头的时候,姐姐遇到了庄园里的一个人,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人用那森寒的眼睛盯着自己时,自己心里涌起了滔天巨浪,虽然姐姐替他掩饰了身份,但是,她还是明白自己的心跳极有可能暴露自己——自己毕竟不是潜伏人员,她没有姐姐那样的心理素质,虽然竭力掩盖自己心跳的频率,但是依然有着差距。她敢肯定,姐姐暴露了,自己要去救她!
      若寒拼命的往回赶着。。。的确,她猜对了,若水现在就在阿涛的手上!
      “啊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食人鱼依然在折磨着若水,不过若水已经没有力气再来扭动腰肢来挣扎了,她只能疯狂的大笑着。甚至连笑声都开始变的嘶哑了。
      “还是不肯说吗?嗯。。。真是没有意思,早知道还是要小妖来做这个事情吧,不过,你要是就这样死掉我的麻烦就大了。”阿涛轻轻挥了挥手,顿时,几名黑衣人出现。“把她弄出来吧,她的审讯工作暂停,把她带入5号房吧。”
       玫瑰庄园  主厅
      “涛,你变的没有用了呢。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搞定。”说话的赫然是庄主,如果说,只有黑敢那么放肆的对待庄主的话,那么阿涛则是唯一一个能被庄主这样对待的人。
      “唉,只是想弄明白小妖为什么这么喜欢这样而已,你也知道的,我名为审讯官,但是,我从来都是用催眠术的,这样的逼供我可不擅长。”
      “不过,喜欢上小妖确实是件很艰难的事呢,想不到你对她情有独钟。”如果小妖在这里的话,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有什么感想,堂堂审讯官大人竟然会喜欢上自己。。。。。
      “若水嘴巴里的情报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把她借给你玩玩,让你体会一下TK的快感也不错呢,TK审讯的感觉很不错吧。说起来,我自从掌管了玫瑰庄园就一次也没有TK过呢,很怀念呢。”虽然我们的玫瑰庄园庄主依然戴着男爵面具,不过从他的话语中,竟然可以听出一些不寻常的。。。。。
      “阿涛啊,借助某些小动物TK是很没有意思的,要我们自己动手才会感觉到特殊的快感哦。对了,我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突然,庄主阴测测的看着阿涛,阿涛顿时毛骨悚然。。。。。
      若寒飞快的赶回W市,玫瑰庄园就坐落再W市郊外。“想不到那么美丽的地方竟然隐藏着邪恶,想想自己第一次看到玫瑰庄园的时候简直是被震撼了呢。想想,那个庄主也许是一个浪漫的人吧。。。。。呜呜呜呜呜呜,我怎么会存在这样的想法,那个庄主是伤害我姐姐的人,不可饶恕!!!”想到这里,若寒的心思更加的坚定起来。
      与此同时。。。。。
     “明明那么邪恶的男人却。。。那么浪漫,上天还有天理吗?想想他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简直都不敢相信他会那么邪恶。”黑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庄主的时候——在一次晚宴上,自己穿着黑色的晚礼服,而他,依然是那么奇怪的装束,黑色斗篷,男爵面具,充满了神秘感。他缓缓向自己走来,意气风发,风度翩翩。想想自己那个时候还很任性的说:“来到我的生日晚会,难道就空手来吗?”说完,自己还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向他讨要,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简直就羞死了啦。简直就像个小女孩似的。那个时候,他轻轻的笑了,说道:“看来我太无礼了呢。”说完,他抓住了自己的手,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将自己拉到了场中,对着所有的宾客,说:“今天我将送给美丽的舒梦小姐最美好的礼物!”他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个铃铛,叮玲一声铃响,突然一阵花雨纷纷洋洋,如梦似幻飘扬而下,顿时,整个大厅都沉浸在花雨之中,艳惊四座。接着又是叮玲一声轻响,所有的花瓣像活了一般,纷纷聚集在了一起,花瓣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了一个形体,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间花屋,而自己和他则站在花屋的正中,花屋外,花雨依然不停的下着,而时间仿佛停留在了这一刻,没有预兆的,他轻轻的拉起来自己的手,慢慢的跳起舞了,而自己更是生不起拒绝的心理,伴随着他的舞步。。。
     突然,一个小黑点打破的黑的幻想,“好快,好厉害。”这是黑对那个人的评价,黑的目力极好,但是依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身影,只能依稀辨认那是一个女孩子,“这个人很厉害,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还是少惹事情为好。”于是,黑突然加速,向着前方冲去,随着她的加速,那个人的距离也在迅速的缩短。不一会儿,两个人骤然停下,因为这个时候,两个人相遇到了一起!!!黑没有避开她,因为她知道在这等高手的面前,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一旦被对方发现,那么对方必然升起怀疑,还不如强势冲出,只要双方不起冲突,各取所需,就没有任何关系。
     顿时,局势一下子变的僵硬了起来,两个人互相对峙,而两个人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两个人都不敢贸然出手。“她是谁,怎么会在中途遇到一个这样的高手,她是玫瑰庄园的人?如果姐姐被抓住,那么有人来追杀自己也很正常,不过她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难道她不是玫瑰庄园的人?”若寒静静的想着,突然,局势一缓,只见那位黑衣女子让到了一侧,若寒一惊,她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直接,不过对方已经有了不予为敌的意思,那么应该可以放心。若寒向那名黑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哗”的一声,身影一闪而过,不一会儿,黑也开始赶路。
     两个人的应该开始的第一次交手就这样错过,黑做梦也想不到,她所追击的人竟然会逆向而行,所以她根本没有将若寒往东亚基金会那里想。而若寒虽然想过,但是她一直处在守势,并且急于救出若水,所以并没有细想。于是便出现了如此喜剧的一次错过。也就是这次错过让某些东西发生了转折。。。
     东亚基金会  指挥室
     “会长,刚刚接到枫的消息,若寒完成了任务,不过在返程的途中从枫那里听到了若水疑似暴露的消息便立刻返回玫瑰庄园似乎是想救回若水。。。”
     “胡闹!玫瑰庄园她如果能够一个人闯进闯出,那么我们早就进去了,何必要若水弄到玫瑰庄园的结构图!立刻叫逐风将她追回!他正好在玫瑰庄园附近进行侦查工作。”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以若寒小姐的脾气,她可能不会这么轻易就。。。”
     “她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她,抓住她之后直接送入十三区吧,就算她不听从命令的惩罚吧。”
     “十三区!会长!”
     “不要废话了!快去!”
     “是!”
     可怜的若寒,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什么危险的所在!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帖子

4

积分

TK大陆会员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8-4 08: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2

积分

TK大陆会员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1-1-7 14: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1反反复复反复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2

积分

TK大陆会员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1-1-7 23: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7 02:17 , Processed in 0.0829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