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24|回复: 1

折磨情敌-托米奇 东大陆TK 挠脚心逼供文章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5671
发表于 2014-9-8 23: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走出学校的门口,亚优美仍然口中念念有词。对于她来说,这一个星期简直是一生中最屈辱的时刻了。

    她的男朋友,被认为是中兴高中第一型男的阿迪,居然被一个低年级女生硬生生的从手里面抢走了。

    这还不算,男友(前?)居然还当着全校人的面和这个女生当众接吻,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简直把她这个原本也算学校风云人物的女生当成了空气。

    最衰的是,今天她准备找这个小女生麻烦的时候,居然被训导主任看见,结果现在落得个停课反省的下场。

  “你看看你,被男人甩了不好好反省,还在这里丢人现眼,你以为你是谁啊,切……”

    这是亚优美被训导主任带走前听到的一句话,说话的,就是她的情敌——一年级的郝思嘉。

    就为了这句话,亚优美当着训导主任的面打了郝思嘉,结果遭到停课处分。

  “我饶不了你!”

    郝思嘉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是星期三,也是阿迪的篮球社训练的日子。虽然无限钟情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对于篮球,郝思嘉提不起一点兴趣,所以她选择了一个人先回家。

    虽然路上没有人陪伴,可是想到已经约了他今晚到自己家吃晚饭(爸妈今晚不在家,嘿嘿嘿……)郝思嘉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早点回家,好好煮一两样拿手的菜,让他大吃一惊。

    想到这里,郝思嘉不禁想起家里的酱油好像用完了,于是,她改道走进一条小巷,向巷子另一头的便利商店走去。

  “郝思嘉?真的是你?好啊,今天算是冤家路窄了。”

    听到有人喊自己,郝思嘉猛地一抬头——是亚优美,还有她在社会上的几个小姐妹。

    亚优美这个人,在学校里本来就是个风云人物,认识不少别的地方的小太妹,今天被勒令停课后,她因为害怕早回家被家里人怀疑所以叫了几个姐妹出来散散心,谁知道居然在这个地方看到自己的情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就是她!给我把她摁住!我今天不把你打得连妈都认不得才怪。”

    迟疑了一秒钟,亚优美和她的小姐妹们已经冲了上去,有两个左右拉住郝思嘉的手,另一个一把把她推倒,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她牢牢摁住。亚优美冲上来就要打郝思嘉。

  “你敢!我告诉你,你敢打我,信不信我让你不光被开除,还要被警察抓!”

    郝思嘉拼命挣扎着,可是动弹不得。

    亚优美本来是一门心思想要在郝思嘉脸上留一两个疤的,被这么一说,反而迟疑了起来,要是这事真闹大了,自己肯定要倒霉。别看她在外面是风云大姐头,在家可是乖乖女,要是真被开除,他那做政府官员的老爸肯定要把她逐出家门了。

  “你想什么呢亚优美,赶紧动手呀!”

    有个姐妹不解的望着她,不过她很快醒悟过来。

  “哦,是怕留下记号将来脱不了干系是吧,来,我今天教你一招,保证治的这女的服服帖帖。”

    说罢,她一只手抓着郝思嘉的胳膊,另一只手就伸到她的腋下胳肢起来。

  “哎?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毫无防备的郝思嘉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哎哟……你干什么……变态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行啊小妞,说我变态?今天姐姐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女孩向同伴使个眼色,同伴过来摁住了郝思嘉两只手,使她的腋下完全暴露出来,然后这女孩便腾出两只手,伸向郝思嘉腋下抓动。

  “啊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去告你们……哈哈哈哈……”

  “哦?告我们,请问你怎么和警察说啊?警察叔叔,我被人挠痒痒啊?”

    那女孩一边说,手下却不停。

  “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咳咳……住手……你们这些坏女人……”

  “坏女人?我看你的苦头还没吃够么。亚优美,你过来对付她这里,我来让我们这个小狐狸精好好开心开心。”

    女孩说着从郝思嘉的身上下来,转而走向她脚。

  “学日本女生穿泡泡袜,你还真赶时髦啊。”

    那个女生脱了郝思嘉的鞋,在她白袜脚的脚心上划了一下,郝思嘉立刻向触电一样挣扎起来,差点把骑在她身上的亚优美掀翻下去。

  “啊哟,那么敏感啊,那脱了袜子会不会不那么怕痒啊?”

    那女生说着,扒掉了郝思嘉左脚的袜子,在脚心爬搔起来。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郝思嘉像疯了一样狂笑起来,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尖叫,她完全抵御不了从脚心传上来的瘙痒,一下一下仿佛从心头划过一样,可是,她现在手脚被人按住,身上还骑了个人,一点也动不了,只能狂笑不止。

  “你觉得是左脚痒点还是右脚痒点啊?”那个女生问。

  “左脚!哈哈左……左脚哈哈哈哈哈哈……”

  “嗯,那右脚应该不怕痒吧。”攻击转向右脚。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救……哈哈哈哈……救救我吧……”

    持续了一分钟,郝思嘉仿佛觉得有一年那么长的时候,那女生停了一停。

  “现在那只脚痒点啊?”

  “呼……我不知道……”

    郝思嘉算是明白了,回答哪只就会被搔另外一只。

  “这样不行哟,来,姐姐帮你弄清楚吧。”

    女生开始两只脚同时攻击,而这时,亚优美也终于进入了角色,她伸出手,在郝思嘉腋下又柔又摁。

    地狱般的酷刑开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停……哈哈哈哈哈啊……停手啊……嘿嘿嘻嘻嘻嘻笑哈哈哈哈……快停哈哈哈啊啊啊嘻嘻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哈……”

    在女生们的瘙痒折磨下,郝思嘉已经完全不能反抗了,只有笑,笑久了那声音简直有点像哭。【东大陆TK www.ddltk.com】挠脚心逼供文章

  “停一下。”亚优美说。

    郝思嘉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她已经笑得不行了,被呛了几次,眼泪导致妆化了,看起来像个熊猫。

  “你服不服?”

  “呸!放了我!”

  “行啊,那我今天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不要再挠拉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嘻嘻嘻哈哈不行了……住手啊哈哈哈哈……我哈哈哈我服你还不行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

    亚优美和同伴却没有停手。

  “服了?哼,你刚才不是挺硬的么,现在服了?我告诉你,没用的,我不会就这么饶了你的,我要你求我,求我放过你!”亚优美说。

  “啊哈哈哈哈哈……休……哈哈哈休想……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别挠我的腰啊……啊啊啊啊啊啊……”

    郝思嘉惨叫起来,亚优美终于发觉了她最怕痒的地方,此刻正在她的腰上不停的揉搓。

  “哈哈哈哈哈……我服了啊啊啊哈哈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停手啊……我什么都答应啊哈哈哈哈哈……我求你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求你还不行么……哈哈哈哈哈……”

  “说亚优美姐姐,我求你。”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亚哈哈哈哈亚优美……哈哈哈哈姐姐……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求求哈哈哈哈求求你啊……住手啊哈哈哈哈哈……”

  “说我勾引你的男朋友是我错。我对不起你。”

    四只手仍然没有停

  “哇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勾引你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

    郝思嘉根本没办法说一句完整的话,由于被笑声打断,她的求饶听上去颠三倒四的。

  “连一句道歉都说不好,我看你是态度有问题啊。”搔脚心的那个女孩说,“看来我们有必要帮你好好端正态度。”

    话音未落,抓住郝思嘉胳膊的女孩也伸手到她的腋下骚动起来,而说话的女孩则开始攻击郝思嘉的指缝,把腰部留给了复仇者。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嘿嘿嘻嘻嘻……我不好啊哈哈哈哈饶了我吧……”

    什么情敌,什么面子,全都不重要了,只要能摆脱这地狱般的痒痒,郝思嘉什么都可以不要了,还提什么男朋友?

  “嗯,停一停罢。”

    亚优美一声令下,女孩们住了手。

  “我勾引你的男朋友是我错……我对不起你……呼……呼……”郝思嘉一口气说完,生怕在遭受着无穷无尽的折磨。

  “哼,你终于知道错啦,啊?还和我争男朋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是很跳么,你再嚣张给我看看啊?”

  “我错了,我求求你,让我走吧。我回去就和他分手……呼……呼……”

  “哼,这次就暂时饶了你。”

  “谢谢,谢谢。”郝思嘉几乎是发自内心的说。

  “不过嘛,有个条件……”亚优美邪恶的一笑,“我讨厌你笑的样子,只要你能不笑,我就放了你……”

    郝思嘉彻底的崩溃了……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质问声打断了女孩的笑声,终于有人发现了这僻静小巷中的秘密,见到被人发现,正在折磨郝思嘉的几个女孩飞一般的四下逃走,只留下精疲力竭,浑身无力的郝思嘉。

  “你没事吧……”

    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样子彻底把他吓倒了。

    第二天,郝思嘉“因病请假”没有来学校,但是始终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围绕在亚优美的身边,尤其是最后他们欺负郝思嘉时被人撞破。

    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穿帮呢?如果被那个教导主任知道她还在学校外面伺机报复同学的话,恐怕她真的得退学提前体验社会了。

    就在这种浑浑噩噩中,一天的课就结束了。

  “叮咚——”

    亚优美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一直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祥感觉了。

  “立刻到体育场边器材室来,如果你不想昨天的所作所为被别人知道的话。”

  “你终于来了啊?”

    体育场器材室里,郝思嘉咄咄逼人。

  “哼,你想告诉老师?太卑鄙了吧。”

  “卑鄙?你们这么多人对付我一个,那算什么?”

  “哼,有种你就去告啊,没有证人,我看谁相信你。”

  “没有证人?嘿嘿嘿,你太天真了吧,你忘了昨天的那个男人么?”

  “一个路人,你觉得他会这么好心么?”

  “让我告诉你吧,”郝思嘉一脸得意,“他是我们学校上届毕业的学长,我已经要了他的联系方式,他说他会帮我作证的,这里还有他写给我们学校教导处的一份证明,你要不要看一看?”

  “你——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哼,你怎么样对我,我就怎么样对你。”

  “你敢!”

  “无所谓啊,那我去教导处好了,你可以走了。”

  “别——”

    亚优美脱口而出,立刻觉得失态,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就对了么,乖乖过来吧。”

    脱掉了亚优美的鞋子后郝思嘉又脱掉了她的丝袜,用它把她的左手和左脚腕,右手和右脚腕分别绑在了一起,这样亚优美就变成了跪在了地上,脚心暴露了出来。

    亚优美本来想反抗来着,不过想到退学处分,她有点底气不足。

  “好啦,亲爱的亚优美同学,惩罚开始啦。”郝思嘉笑笑地说。

  “不过在那之前,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根本没有什么学长也没有证明书,你被我骗了你这笨蛋!你以为我会把这么糗的事让全学校知道么?”

  “你——你这个小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亚优美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已经太迟了。

    虽然她比郝思嘉强壮的多,但是现在她的手脚都被牢牢地绑住了,更糟的是,郝思嘉正在搔她的完全暴露的脚心,亚优美立刻浑身酸软使不出力气,身体失去平衡趴在了地上。

  “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的。”

    郝思嘉左手将亚优美的脚揽在怀里,右手在她的脚心爬搔,先是轻轻地爬搔,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狠狠地在她的脚板上横向抓动。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优美好像一条泥鳅一样在地上扭来扭去,但是对于复仇者来说,报复仅仅刚刚开始。

  “你叫得太吵了,得让你安静一点。”

    郝思嘉拿出一卷胶带,把亚优美的嘴牢牢地封住,这样,她就只能发出“呜呜”声了。接着,郝思嘉从包里拿出了一把梳子。

  “这次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呜弗弗幅幅幅幅幅幅幅幅幅……”

    亚优美此时只能透过胶带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梳子实在是一样可怕的东西,它一下一下好像刮在她的心上,但是嘴被堵住了,连笑都笑不出声,这下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很快同学们就会纷纷回家,谁还会注意到手脚被绑不能说话的她?

  “嗯,不能光照顾你的脚,我们看看你还有什么地方怕痒吧。”

    郝思嘉把手伸进了亚优美的腋下。

  “呜呜……呜呜呜……”

  “啊?你这里不怕样啊?哦,那我再试一试么,反正都没感觉。”攻击继续。

  “呜呜呜……”

    亚优美拼命摇头,表示腋下很怕痒,可惜正中复仇者的下怀。

  “哦,你也摇头啊,就是么,反正都不痒,我帮你好好按摩按摩。”攻击继续。

  “呜呜呜幅幅幅幅幅幅……呜呜呜……”

    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是并不代表痒痒折磨的感觉不存在,豆大的汗珠从亚优美的额头上滴下,她已经快要虚脱了。

  “怎么样?舒服么?”

    郝思嘉嘴上问,手上不停。

  “呜呜……呜呜呜……”

  (停手……哈哈哈……)

  “哦?舒服啊?好啊,没问题。”

    郝思嘉坏笑,比起作受害者,她对于惩罚者这个职位更为称职,此刻,她正不停的挑逗,折磨着亚优美,好像野兽玩弄自己的猎物。

  “这里痒不痒?”攻击腰部。

  “摇头就是不痒啦?那继续。”

    亚优美赶紧点头。

  “呜呜呜……”

  “点头?点头就是可以继续的意思啊?好的我明白了。”

    郝思嘉在亚优美的全身上下左一下,右一下的搔来搔去,无论亚优美是点头摇头,都不能停止这场折磨,亚优美已经想求饶了,可郝思嘉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她的嘴仍然被牢牢地封着。

  “呜呜呜……幅幅……呜呜呜呜呜……”

  “嗯?请在继续?哦,我明白的。”

    郝思嘉又开始攻击亚优美的脚了,这次是脚趾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亚优美好像触电一样,疯狂的扭动起来,但是仍然无法摆脱郝思嘉的魔手。

  “说对不起,说了我就饶了你。”

  “呜呜呜……”

  (对不起……)

    嘴被堵住,怎么可能说得出?

  “啊?我听不清你说什么哎,只好继续了。”

  “呜呜呜呜…………”

  (对不起啊…………)

  “啊?还是不说啊,哎,你那么嘴硬,我只好继续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郝思嘉停手是在半个小时之后,因为亚优美的状态实在有点不对头,她的汗水浸湿了校服,被胶带封住的嘴早已发不出声了,汗水,眼泪,鼻涕揉成了一团,把亚优美的小脸弄得一塌糊涂,郝思嘉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昏了过去。

  “哼哼,先让你休息一下吧……”

    郝思嘉停了手,却没有松开亚优美。

  “咔啦……”

    器材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郝思嘉和亚优美不约而同的像门口望去——是雅琪。

  “呜呜呜呜……”

  (雅琪救我……)

    亚优美的眼里闪现出一丝生机,雅琪是她同班的同学,虽然不能算是什么好姐妹,但是也没有过节,这下她终于得救了。

    雅琪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需不需要帮忙?”

    亚优美连连点头,终于得救了!

  “好啊。欢迎欢迎。”

    答话的人却是郝思嘉,刚才雅琪那句话不是问她而是问郝思嘉的!

  “我早就看这嚣张的家伙不爽了,你是不是刚才搔她痒来着?我也来……”

    这一回,轮到亚优美彻底的崩溃了……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6 20:33 , Processed in 0.09450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