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07|回复: 0

修鞋之后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6178
发表于 2014-9-8 23: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小虹走在街上,二十岁的她看去是那么的美丽、标致。作为一个单身贵族,小丽很懂得打扮自己,尤其是自己的一双脚,真是可以说是呵护有加。
刚刚逛完了超市的她正在回家的路上漫步着,突然感觉到身子一歪,自己觉得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长筒靴底下的跟儿卡在地砖缝中了,小虹本想侧腿把靴子抽出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只听到啪的一声,靴子上的跟儿被小虹一使劲地给别掉了。小虹看到之后真是又气又恼。“讨厌,关键时刻出问题!”于是她只好一瘸一拐地向前走着。小虹走了大约有五分钟发现前面有一个正在修车的师傅,她急忙走上前去,亲切地叫了声:“大叔!”“哟,小姑娘,什么事啊?”
听到老师傅这么一叫,小虹不禁高兴起来,因为毕竟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这么叫她了。
“大叔,你看我这只靴子坏了,麻烦您帮我修一修吧!”“哎呀!我现在正在忙着给别人修自行车呢!”
“大叔......”
“实在不行,你再等一会儿吧!”
经过小虹的一再恳求,这位老师傅终于答应先给小虹修靴子了。“那......把鞋子脱下来吧!”说着,这位老师傅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到小虹的面前。小虹心暗自高兴,心想:看来自己的本事还不小呢!
当小虹把靴子从右脚上脱下来时,一只雪白的小脚就像一朵花一样暴露在这世界上了,白袜里包裹着小虹那只自己最珍惜的小脚。小虹看着自己的白袜脚,心中不由得高兴起来,她想着自己成为一个单身贵族以来,自己的美貌不知道美煞了多少男子,但自己却是不动声色。她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等着这位老师傅修鞋。
她一边等待,小脚还不停地翘起来,这只白袜脚无论从哪方面讲,从里到外都体现着一种自然美。
正陶醉在自己美梦中的小虹,忽然听风手机响的声音,原来是那位修鞋的老师傅的,他拿出手机,对小虹说了一声:“对不起呀,小姑娘,我有一个电话。”“没关系的!”于是那位老师傅回过头接电话去了。“喂!噢,是你呀!有什么事吗?噢......我知道了,没问题,你放心吧!”通话结束后,老师傅回过头,蹲下身问小虹:“小姑娘,你不着急吧?”听老师傅这么一问,小虹心不由得感觉到奇怪“小姑娘,你不要误会,只是你这只靴子损坏的程度太大了,所以我修它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如果你有急事的话,就......”“要花多长时间啊?”“大约二十分钟吧!”“二十分钟......没事的,我不着急的。”小虹心里想:为了我的靴子,就算花再多的时间也是值得的。为了能有一双能让脚感到舒服的靴子,小虹不惜花上二十分钟的时间,但是她这一决定却给她自己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因为就在这条街,对面二楼中的的房间里,窗口处有一个男子正在用望远镜看着小虹。
“嗯!袜子挺白的,脚也是蛮可爱、蛮漂亮的嘛!喂,电话打了吗?”
“已经通知他了,让他拖住那个女孩二十分钟!”
“不愧是老周,真有办法,那今天就是他了!小胡,告诉小三他们,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让他们十分钟内到达这里。”
“OK,没问题。”于是这个男子开始拨通手机了......
回来小虹,她还在沉醉于自己的白袜脚上,她的白袜脚还是那么夺目,自己还在得意之中,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对,一定要在十分钟内到这里,告诉小三,把工具拿上,老大说这个‘猎物’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哼哼......”这个拿着望远镜男子一声冷笑,然后他看了看手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本故事根据两张图片而联想得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姑娘,你的靴子已经修好了。”这位老师傅把靴子交给小虹,“真的太好了,虽然时间长了一点,但还是值得的。”小虹给了钱后,穿上靴子离开了。
  就在小虹离开不到一分钟后,这位老师傅朝街对面二楼的窗口伸出大拇指,做了一个向左走的标志,然后就收摊了。
  一分钟后,四名男子出现在了这条街道上了,他们就是从街对面二楼下来的那四个人。
  “小三,你去跟上她。”这个“老大”命令着。
  “包在我身上。”
  只见他两三步就走到拐角处,开始跟踪了。
  没过多久,小三打来电话:“老大,我已经找到了她的住所了,民佑小区******,快点来吧!”
  “好的,你一定要看好她,我们马上就到。走!出发。”
  又过了大约七分钟,四个人便在这个小区内会合了。“这一次咱们的分工是这样的:小三,你负责把她撂倒;小胡,你负责把她绑住;小徐,你负责准备工具,而我嘛,哼哼......”这个“老大”只是一直在冷笑着。这四个人说了一会儿,便一起上了楼......
  由于小虹刚刚到家里,所以靴子还来不及脱就忙着收拾自己今天买的东西了,“叮......叮......”这个时候,门铃声响了,小虹放下东西,急忙跑到门前,通过门镜,她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头上戴着一个帽子,身上穿的是工作服。
  “你是谁呀?”小虹奇怪的问道。“我是煤气修理工,附的的居民反应说你们家里有一股很的煤气味儿,所以我一检查一下是不是煤气在使用时出现了漏气的问题,麻烦你把门开一下,我进去检查一下,很快的。”
  小虹信以为真,于是把门就打开了,那个修理工走进厨房,正在“认真”地检查着煤气罐,小虹问他:“检查出来什么问题了吗?”这个修理工说:“这个......咳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小虹突然觉得有点奇怪,她随便问了这个修理工一句:“你的证件呢?拿出让我看一看!”这个男人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你还怕我是个假货吗?”说着,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证件给小虹。“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这个年代,冒充的骗子到处都是,我也不得不防范一个嘛!”
  就在这时,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三个戴着白色口罩的男子,其中一个迅速地冲进了厨房,用手帕捂住了小虹的嘴,小虹一下子感觉到事情不妙,可是当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太晚了,那一瞬间,小虹只感觉到她的全身变得软软的,而且意视也逐渐不受驱使,只觉得眼睛慢慢地张不开了,但她还清晰地看见站在对面的那个修理工也被另一个男人用手帕捂住了嘴,他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小虹也失去了知觉。
  当小虹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且还是自己的床上,只是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结实的绑住了,动弹不得。
  小虹向周围扫了一眼,发现那名修理工躺在地上,双手双脚也都被绳子绑住了,而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却是三个陌生的男子,其中一个正在打量着自己。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小虹用她颤抖的声音冲那个在用贪婪眼神打量自己的男人问道。
  “小妹儿,我们这样的来到你的家里,你说我们能干什么呢?”
  “你们是不是要钱,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以给你们......”
  “不......不......不,小妹儿,我们要的并不是钱,而是......”
  说到里这,这个陌生的男人(小三)冷笑了几声,然后朝后面的男人(小胡)说道:“喂,好了没有,我都快等得不耐烦了。”
  小虹听到这里,她不由得害怕起来,尤其是当小三哼哼的冷笑时,更加使小虹心中的恐惧加大了,她害怕这三个人,不,应该说是四个人,因为小虹并不知道那个修理工是敌是友,所以她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处境是十分的危险,所以小虹的脸不禁由红转为白色。
  “胡,这个女孩不错嘛!要不,你先上,我排第二,然后小徐第三......怎么样?”这时,小三突然和那个在找东西的男人说起了悄悄话。小胡点点头,然后转过身体,眼睛看着小虹,这一看倒不要紧,小虹的心里更是没底了,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眼看着那几个男人慢慢地向自己靠近,她的心里乱极了,所以本能的反应令她呼喊出来:“你们不要......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快走开呀!”小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在拼命地叫喊,但是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声音,小虹一想:这下子完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必定会吃亏的,但是自己已经被他们绑住了,没有任何方法能救自己,想到这里,小虹几乎是绝望了,眼泪不停地在眼睛里打转。
  “你们站住,不要去碰那个姑娘,有本事冲着我来,欺负一个女孩子所什么,有本事放了我,咱们单挑。”突然,那个修理工坐起来冲那个几正在向小虹走过去的男子大叫。
  “这里哪里轮到你说话了?小徐,你去把他拉出去做了!”做了!听到这里,小虹立刻就想起了那些香港黑社会使用一些极为冷酷的手段去杀害一些人,小虹看着那个修理工将要被拉出去的时候,说道:“不......不要,你们不要杀他,好,我......我给你们就是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
  “你可别说是我们逼你的哟!”
  “只要你们别杀他,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小虹拼命地喊到。
  “小子,你这也算是英雄救美啊!魅力不小啊!”小三冲那个修理工说道。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呀!欺负一个姑娘算什么英雄?”那个修理工又再一次的喊到。
  “你算老几呀!”小三骂了他一句,然后回过头看着小虹说:“小妹儿,说过的话可要当真哟!”
  小虹一听这话,立刻就知道了自己马上就要......而她也不在做无畏的挣扎了,因为她知道那是没有用的,于是她静静的闭上了双眼,泪落腮边。
  就当小虹等待那最痛苦时刻到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脚下一凉,她急忙睁眼一看,发现其中一个男的正在脱她的靴子,她竟突然的尖叫一声:“啊!你干什么?为什么要脱我的靴子,你快住手呀!”
  可是小胡才不会听小虹的话呢,就在小虹喊叫的同时,她的长筒靴已经被小胡脱掉了,顿时整个屋子变得特别寂静,小三、小胡、小徐以及那名修理工都发现了一件事,因为他们都看了小虹的白袜脚,那白袜脚完全地出现在他们四个人的面前,那五个小的圆的脚趾头,经过白袜子的包裹,显得是那么的诱人,而小虹的本能反应,她感觉到脚面凉的时候,小脚竟突然地蜷缩起来,小徐一看,心想:今天果然没有白来。
  小胡二话不说,一只手抓住了小虹的脚腕,而另一只手便在小虹的脚心处一点点、轻轻的抓挠。小虹从小到大,别说别人了,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这样挠过自己脚心啊!这一举动可以说是一下抓住了小虹的要害,她立刻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嘻嘻......不要......不......不要......好痒.....痒啊!”小虹那笑声在整个屋子里回荡着,而小徐丝毫不理会那些事情,他只是想着: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机会,怎么可以不珍惜呢!
  小胡的那只手仍旧在小虹的右脚脚心处来回的游走,力气用的也不大,但是力气越小,痒的感觉越强,所以小胡的这一招令小虹是痒上加痒,本来脚心处就敏感的小虹,再被小胡这么一弄,痒点更是推至更高层了,泪水在她的枕边纷纷落下,本来怕痒的小虹连说话都不容易了:“你们......你们太坏了......不要不要......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快......快住......住手啊!”
  就在这时,小三看着,好像忍不住了,他对小徐说:“哎,兄弟,咱们也别等着了,一起上吧!”说着,小三伸出双手在小虹的腋窝处、腰间来回的搔挠,而小徐的目标则是小虹的另一只白袜脚,一时间,小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是痒的,而她的笑声也只是变大而不会减小:“哈哈......不......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小虹希望能闭上嘴以减小自己怕痒的程度,可是小三一看到小虹闭上嘴,他就在小虹的腰上狂挠,弄得上虹刚刚好不容易闭上嘴又张开来了:“嘻嘻......哈哈......嘻嘻......哈哈......”
就这样来来回回,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小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那三个人也好像过了瘾的样子,看着小虹那满脸的泪水,似乎是意犹未尽,但他们知道,如果再挠下去的话,小虹一定因为缺氧而昏过去的,所以他们的“刑罚”就先告一段落了。
  “喂,你去。”小三回过头朝那个修理工大喊了一声。
  “啊,我?”
  “怎么,不去?好啊!”小三两步走到小虹的面前,一把把小虹的外裤给扒开了。
  “啊!”小虹本能的反应令她尖叫了声。
  “哟!小妹儿,你这是怎么了?”原来,小三发现小虹的下身处的被单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
  “这么一小下你就撑不住了?看来你的‘抵抗力’还蛮弱的嘛!”小三这么一说,小虹的脸上立刻就红了起来。
  “一句话,你去还是不去?”小三又再一次地问那个修理工。
  “那......好吧,我去。”于是这个男人慢慢地走向小虹。
  “大哥,你......来吧,我会不怪你的。”小虹红着脸对那个修理工说。
  这个修理工把小虹的两只白袜子脱掉,小虹的两只玉足立刻出现在他面前,五趾并拢,整只脚就像是出水芙蓉一般的白嫩,而小虹一下子感觉到脸上更烫了。只见那个修理工把十个手指对应的放在小虹的脚趾缝中,然后慢慢的一点点的蠕动着,小虹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了,这一下子,小虹又开始笑了起来:“哈哈......嘻嘻......哈哈......哈哈哈......”但是她却没有说“不要”类似的话,这也令小三、小胡、小徐感觉到非常奇怪。
就这样,又过了大约二十钟左右,小虹真的是精疲力竭,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她看见这三个人又再次的将那个修理工绑好,然后把小虹身上所有的绳子都解开,可是正要当小虹使尽全身力气想要起来时,那个小三又一次拿出手帕捂住小虹的嘴,于是小虹又一次失去了知觉,而她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那三个人带着那个修理工离开了。
  第二天,小虹慢慢地醒过来,她感觉到自己浑身没有力气,而且发生了什么她也记不得了,当她走进厨房想找点吃的的时候,她发现地上有一个东西,她拿起来一看,是一张煤气修理工的证件,可是当小虹仔细看看时却发现,这证件是个假的,可是小虹还是觉得怪怪的:这个证件怎么会在我的家里呢?
  于是,小虹又再一次地陷入了迷惘之中......
  (完)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8 01:16 , Processed in 0.13819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