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23|回复: 0

【TK片段】福艳记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2555
发表于 2014-7-24 23: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段)
甄英雄是没心思和这丫头计较了,刚才被她追着跑了一公里,这丫头舒服了,趴在自己背上休息,球球的,少爷我多好的体力啊,架的住这么折腾吗?

在浴室放了半盆凉水,甄英雄走到白果面前蹲下,“哪只脚痛?”

白果正坐在沙发上揉着左脚腕呢,见甄英雄明

,有些来气,弯别在沙发上的左腿一伸,“这只!”

你这丫头还挺不客气,少爷这么问就是要提醒你自己泡泡的,你居然让少爷伺候你洗脚?!球球的,这丫头怎么和艾爱一个德行啊?甄英雄牢骚发在了肚子里,将白果的脚垫在自己的大腿上,解开了她白色运动鞋的鞋带,将鞋子脱下来丢在了一边。

白果羞啊,刚才就是不满意甄英雄的态度,所以才把脚伸过去的,可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替自己脱鞋子,想把脚收回来,可见到甄英雄蹲在地上,小心的帮自己脱着袜子,白果却放弃了。

她羞,但她喜欢现在的感觉,两眼有些迷离,望着那个在朗朗市掀起无数风浪,此刻却如此温柔的太子爷,白果很享受心里那丝甜蜜,看到现在的甄英雄,怎么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没品没德的死流氓......

也许是刚才跑了很远,退出运动鞋,穿着棉布袜的小脚丫很温很热,小巧的玉足盈盈一握,很可爱,粉红色的棉袜上印着白色的桃心,小袜子很干净,一点也不会让人感觉到排斥,甄英雄左手托住白果的脚心,右手,先将裤腿卷了上去,露出纤细雪白,看了就想摸摸的小腿,然后轻轻的将袜子从脚腕处慢慢的褪下。

脚踝肿了,好象个红红的小馒头,和周围白皙如牛奶地皮肤形成鲜明比照。让人心疼,将袜子完全脱下来,那完美的小脚丫再一次近距离的出现在甄英雄面前,甄少爷发现自己心理真的不太正常,怎么每次看到她的脚,都想狠狠的亲上一口啊?

五个豆蔻一般的脚趾头大小不一,却同样精致,整齐有序的紧密排列着。脚指甲呈可爱地粉红色,修剪整洁,好象亮晶晶的珍珠一般镶嵌在了白嫩的脚指头上,光泽是那么具有诱惑力。

纤长的脚型曲线优美,半透明似的细腻肌肤下,条条淡青脉络清晰可见。那种颜色的搭配,只能让人想到两个字,细,嫩。

脚趾因为紧张向下蜷着,脚心地纹皱煞是可爱,只看到这只小脚丫,已足以令异性蠢蠢欲动,会煞风景的甄少爷两只手握住这只完美到如艺术品般的玉足,看着小脸潮红靠在沙发上的白果,故意惹她。道:“不愧是女刑警啊,怪不得你这么能跑呢。原来是因为你脚丫子大啊,哦呵呵~。都出汗了,好臭~”

怪腔怪调,根本是挑衅!本来还陶醉在一种自己营造出的浪漫与温馨中的白果还感动啥啊?气的探身就要扑过去咬人,“我的脚哪里大了?!我才穿三十六号的鞋子耶!”

本帖隐藏的内容白果的脚是很小,这一点她当然喊地理直气壮,可她所以发飙,却是因为甄英雄说她脚臭,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这无疑是很大地羞辱,偏偏白果还不敢反驳。跑了那么远,脚丫没理由不出汗的,谁敢说脚上没有异味啊?不过,即便是事实,也没有对女孩子直接说出来地吧?

其实白果脚上并没有异味,甄英雄就是故意这么说而已,这丫头一看就是很爱干净的主儿,怕是洗袜子的时候也在水里滴了香水一类的东西,真要说有味道的话,也是一种温温的香味,甄英雄见白果要扑上来,右手攥住她的后脚跟,左手几根手指轻轻在她脚心那么一搔,白果浑身一机灵,腿要收回去,却被甄英雄给用右胳膊肘和大腿夹住了,脚趾更用力的绷着,小白同志只觉得那痒痒地感觉从脚心飞速蔓延到脑瓜顶,浑身力气都散了,挠心的痒啊,身体里,好象爬满了甄英雄那几根讨厌地手指头。

“啊~,.+呵,讨......讨厌,我怕痒,啊哈哈......你,我......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啊哈哈哈......臭,臭流氓......”

白果笑的都岔气了,这丫头原来这么怕痒痒啊,球球的,少爷怎么没早点知道啊,不然早制她了,甄英雄看白果抱着小肚子躺在沙发上扭动着身体,眼泪都笑了出来,嘴里一会儿凶,一会儿熊,真是有意思,搔的更上瘾了。

“想要我放了你也行啊,球球的,少爷我背你那么远,你总该有点表示吧?叫我一声老公听听。”甄英雄绝对是趁火打劫。

“你,你不要脸......啊呵呵,不要,不要搔了,我......我叫,格格......老......老公......”

虽然笑着喊出来有一种滑稽,还有一种被强迫的敷衍,丁点儿感动的味道都没有,可甄英雄还是很陶醉,不为别的,就为那两个字是白果这丫头喊的,真好听,原来当人家老公的感觉是这样的啊,球球的,早晚有一天,少爷要小艾天天这么喊我,哦呵呵~

“再叫我一声哥哥来听。”

“你!你说话不算话!”甄英雄虽然停止了搔痒攻势,却没有放开白果的脚,白果终于能缓口气了,方才喊了一声老公,羞的脸上要渗出血似的,听到甄英雄这得寸进尺的要求,气啊,“我二十三,你二十二,我比你还要大一岁,要叫,也该是你叫我姐姐!”

“少爷户口本上的生日晚登记了几年,比真实年龄小了很多,其实今天刚好是少爷我三十八岁生日,你喊我一声哥哥之后,再喊我一句爸爸来听听......”

甄英雄那无耻淫荡的笑容,让白果想咬死他,装老也不是这么装的吧?

“你痒死我我也不叫!”白果挺硬气,左腿挣扎了两下,还是无法挣脱。

“真的不叫?”甄英雄将左手的几根手指伸到白果面前空搔了几下,一脸的要挟表情。

面对甄英雄过分的要求和无理的调戏,白果冷冷的与其对望了三秒钟,终于......“哥哥,你饶了我吧......”

太没面子了,居然又是老公,又是哥哥的叫一个小自己一岁,还把自己身子给糟蹋了的家伙,白果羞的想自杀。 

“脚扭伤后,一段时间内,局部毛细血管会处于破裂状态,冷敷会促进血管收缩,降低循环血浆渗出,真不敢相信,你一个警察,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懂,”甄英雄将白果的腿搬放到沙发上,在盆里投了一条冷毛巾,敷在了她的脚腕上,“不要走动,也不要按摩,就这么待着 吧,真是的,想我堂堂太子,给你个警察洗脚,让道上的同行知道,真是没面子。” 

“你没面子?没面子的应该是我才对吧?”白果气呼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是警察,被你个流氓侮辱了不说,你还这么欺负我,我扭伤脚是你害的,你占我便宜,摸我挠我也不说,还要我叫你老......还有什么哥哥,你就欺负我本事!就算这些都不说,我是女孩子耶,有你那么说话的吗?说人家脚臭,还说人家脚大,你......你无耻!我的脚哪里大了?!” 

白果抄起身后的沙发靠垫就丢了过来,甄英雄嘿嘿一笑,单手接 住,走到白果身旁,不理他怒目相视,一推她肩膀,将靠垫垫在了她身后,然后将她右脚的鞋袜也脱掉,在她脚心一搔,看白果又是一机灵,笑道:“告诉你不要乱动了没有?不听话,小心少爷真搔痒搔到你喊我爸爸,哦呵呵~小臭脚警察,和少爷斗,你 

白果气的说不话来的时候,看到甄英雄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对自己得意的一笑,走向浴室冲凉去了,“喂,小风,是你家少爷啊,帮我去买一双拖鞋,女式的,恩,要最好的,柔软些的,三十六号的,恩,就这样......” 

听到浴室里传出来的声音,本来怒气冲冲的白果愣了,看了看自己扭伤的脚,又看了看地上的运动鞋,嘴角,慢慢勾了起来,表情,完全舒展了,有些陶醉,有些感动,“原来是这样啊......死流氓......” 

...... 

冲凉出来,白果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熟了,也难怪,从昨天上午到现在,她根本没合过眼睛,今天一折腾,当然很累,甄英雄看到她嘴角挂着的微笑,摇了摇头,这个丫头,睡着之后才更像个女人啊。 

(第二段)
白果骂了一半,嘴巴被甄英雄堵住了。

天啊!难道接吻的前提一定是要将气氛破坏掉吗?白果气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过,很快,她又回到了刚才的晕旋中。

好漫长的一个吻啊,当牙关被甄英雄的舌头撬开之后,白果就晕了,醉了,那男人的气息就好象醇厚的酒一般,让人浑身无力,直到自己撑地的右脚累的发酸,开始颤抖,白果才意识到,自己的胳膊居然已经搂住了甄英雄的脖子。

球球啊,这小白同志接吻技术越来越有专业水准了,这算少爷的功劳吗?甄英雄嘿嘿一笑,在白果的惊呼声中,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面红耳赤,脸蛋温度上升,情人老婆,你这次完全没有反抗少爷哦,厕所太煞风景了,我们还是去床上继续吧。”

上床?!白果大惊,天啊,这家伙不是想......

白果的担忧很快得到了证实,无力的反抗在甄英雄的抚摩下只是一种情趣培养的调剂,在甄英雄即将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矜持刺激理智,爆发了唯一有些力道的踢腿,却被这男人挡住,甄少爷的舌头邪恶的舔过白果的脚心,美女警花一声夸张的有些变了味道的娇笑,最后的反抗被瓦解了。

是一声什么样的呻吟呢?可以说,是惊讶,羞赧,怯懦,是一声什么味道的呻吟呢?大概是矜持,火热,期待,矛盾却又合情理,总之,很复杂。

白果嘴里的‘臭流氓’‘死流氓’渐渐变了味道,妖媚,撒娇,诱惑,完全成了一种打情骂俏,成为了人类原始运动的一种调剂品。

小艾与甜甜钻到铺满玫瑰花的被窝里打闹嬉戏之时,隔壁的甄少爷,也已经和白果纠缠到了一起,在白果的身上驰骋了,不过,大汗淋漓的甄少爷并没有忘记她们,那切身的联想,绝对的龌龊......

(第三段)
“王八蛋,你又骗我?!”白果再次发觉自己好象个脑构造简单的鸟类,这么幼稚的谎言已经在自己身上发生多少次了?为什么每次都管用啊?!

一个仰身起,想前一措,白果掐住了甄英雄的脖子不说,还咬住了他的左耳垂,甄英雄吃痛。就听白果含糊不清道:“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这才是平时的白果,甄英雄嘿嘿一笑。白果还没搞明白他得意什么,脚心一痒,浑身力气全没有了,连嘴巴都合不住了,向后一倒,“啊哈哈哈......讨,讨厌......死流氓......不要挠人家脚心......呵,啊哈哈.......”

甄英雄跪在沙发上,左臂将白果两条小腿佳在腋下,右手在她的小脚丫上搔来搔去,笑道:“不挠也可以,好老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白果心里气啊,自己怕痒痒这个超级弱点怎么非让这个臭流氓给抓住了,恨不得咬死他,可那抓心的痒痒让她一点反抗地欲望都没有了,身体扭动的好象水蛇一般,与沙发厮磨,睡衣下摆上滑,连小肚皮都露出来了,白果根本没有注意到,伸着双手要坐起来,可脚心被甄英雄一搔,腰腹竟是丁点力气都用不出来,除了妥协,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错了......哈哈......哥哥,我错了,不要搔了......啊呵呵......唔......哥哥......老公......我实在受不了了,啊哈哈......唔......”

又哭又笑,眼泪都出来了,白果那小脸红啊,甄英雄最喜欢听地就是白果叫自己哥哥和老公,没有理由的喜欢,刚吃过饭,大笑对身体不好,甄英雄放开了这丫头滑滑嫩嫩地小巧脚丫,“乖~,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咬......啊~!”

甄英雄话没说完,白果小脚得到解放,一收,然后突然坐起来不说,女刑警的身手在在此刻得到了体现,白果小白牙一咬,直接扑到了甄英雄怀里,顶着他的胸口,竟然是卯足了力气,甄英雄重心后仰,身体骤然出现悬空感,却是从沙发一侧栽了下去,腿还挂在沙发上,上身却摔到了地板上,而白果,也同样头下脚上,但她压在了甄英雄身上,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死流氓,这样你还能搔我脚心吗?”

白果有些气,但更多兴奋与得意,虽然姿势累了点,可她却认准了甄英雄不会把自己推出去,因为那样很容易受伤,自己的胳膊才刚刚不用吊着,甄英雄肯定不会那么做,否则,在楼下自己要打他的时候,他不会轻轻的松开自己的手,那家伙很心疼自己!

(第四段)
甜甜有些幽怨,被甄英雄一打岔,自己竟然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就好象突然集中的勇气被一下子轰散了一般,沉默了。

气氛有点压抑,甄英雄这个别扭啊,“怎么不说话了?”

“说什么?”甜甜也觉得自己失常,问过之后,赶快去寻找平时的自己,晃着被甄英雄握着的脚,笑骂道:“讨厌的东西,不要乱摸啦!”

“不摸我怎么洗啊?”

“很痒的!”甜甜挣扎,想把脚收回去。

“痒?还有更痒的呢!”甄英雄也想气氛快点活跃起来,抓着甜甜的左脚,在脚心上一搔。

甜甜痒的浑身一机灵,格格一笑,挣扎时溅起的水花撩在了甄英雄的脸上不说,右脚一蹬,踩住了甄英雄的脸,“你个臭东西太坏了,当心我告诉点心!”

这个没面子啊,小脚丫沾了水,踩在脸上凉凉的,甄英雄向后一躲,却是忘记了还抓着甜甜的另一只脚呢,甜甜本就因为刚才被搔痒痒而从沙发上滑下一些,小屁股只有一半还坐在沙发上,甄英雄这向后一倒,只听得甜甜一声惊叫,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18 14:38 , Processed in 0.06516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