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33|回复: 0

魔术师tk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2590
发表于 2014-11-3 22: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小的时候看父亲的魔术表演常会对那些令人眩目和神奇的效果无限着迷,期望长大了也能会这些神奇的“法术”。等到长大些了渐渐知道那些不过是一些噱头和技巧而已,台上的随意挥洒在台后要花上不知多少时间的苦练。
虽然童年的梦想有所破灭可是由于家庭的原因和我还是成为了一个魔术师,凭着年轻有想象力以及对时尚的理解还有一些非常的手段我的名气也渐渐有了,我的表演**了魔幻,时装,**,热舞为一体逐渐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在这个圈子里我也成为了顶尖的高手。
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的同时我还意外的发现魔术师这个职业还能让我在暗中名正言顺地满足我的一些特殊爱好,我可以招来各类的漂亮女郎担任我的助演,可以根据我对节目的需要安排她们穿戴。我喜欢欣赏**们的美腿和玉足,所以在我的节目里短裙,丝袜和高跟鞋是常用的服装,作为魔术师的我更是可以享受到近距离欣赏的权利;由于节目需要或者是我个人的爱好我有权把她们用特殊的“刑具”禁锢起来,此中的观感享受相信不用言明大家都是能够会意的吧……
最近我的新魔术专场演出正在筹备当中,我自己设计的大型魔术“魔宫幻影”将是这次表演的卖点。排练和舞台设计是全封闭式的,这样就更能是观众们对演出充满好奇。本次演出的舞台设计岑灵是我心仪以久的对象,她漂亮而且气质高雅,更重要的是她的腿脚真是极品啊!大腿丰满小腿圆润,脚踝纤细,脚更是显得娇小白嫩,脚趾圆圆的食指略长,标准的美脚。可惜她不是我的助演我始终没机会看到她脱下鞋子的玉足,更加没机会看到她的脚掌。但是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追到她,要拥有她的一切,还要摸她的美腿玉足,要搔她的脚心,很难想象这么一位干练的事业型**被我挠脚心会是什么样子哦……
随着工作时间的接触我们渐渐的熟识起来了,也偶有机会一起吃吃饭泡泡吧;一起去接待赞助商什么的。我慢慢发现生活中的她可不象看上去那样不可侵犯的样子,她也有可爱和小女人的一面,有时候还会撒撒娇耍耍赖,可是工作起来过分认真的样子使她错过了不少的追求者。我利用和她一起工作之便可谓近水楼台,在不长的时间里就和她确定了初步的男女朋友关系。
在演出的筹备工作全部就绪的那天我们共进了丰盛的晚餐,然后一起去她家看电影。我选的电影是略带限制级的,在电影画面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我们的动作渐渐大了起来,她也不再介意我的手在她的腿上和身上轻柔的抚摩,反而闭上眼睛来享受这一切。
由于喝了酒的缘故她有些困意了就斜倚在沙发上,我顺势把她的腿抱 起来放在我的腿上,抚摩她的小腿真是的光滑细腻,腿弯处的微热我的手不由的在那里多停留了些许时候,在她的腿弯处用手指轻抚,画圈。
“不要呀,痒……痒的”她轻声低语笑着格开了我的手。
“这里也怕的吗?我再试试,哈……来喽”我用一只手搂住她并在她背后抓牢她的两个手腕,另只手又去偷袭她的腿弯处。
“哈哈……哈哈……不要闹……嘻嘻……闹了啊……嘻嘻……”
我的手又乘势袭击到了她的腰部,使她身子在我怀里轻轻的扭动起来,“嘻嘻……哈哈……不,不要闹了啊嘻……我生气的……哈哈……嘻嘻”听说她会生气我只能停下手,她用手指敲着我的头娇嗔道:
“你怎么这样子啊,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玩这个!”
我就索性装成小孩子的样子:“姐姐,为什么说我是小孩子啊,我都六岁了啊!”引的她噗嗤的又笑了出来。
“哎,你不知道我这里比脚心还怕痒呢,碰不得的!”
听她提到了我最喜欢的脚心我就故意引她继续说下去“那就是说你不怕搔脚心的喽?”
“不是啊也很痒的,你不知道吗,以前有的酷刑就是绑起来挠脚心,我想那真的很难受的。”
这段话说的我心更痒了“那你不也会去做足底按摩的吗,不痒死啊?”
“痒的啊,可是能摒住的”说着好像脚上感觉到什么一样,搁在我腿上的脚还上下踢 动两下。
“我来给你作足部按摩吧,就当你这些天来陪我走动跑西的奖励吧。”
“你这个也会吗……不用了吧……”她还想推辞,可我是再也忍不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了伸手解开她细带高跟鞋的扣子,她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可随着我慢慢脱下她的鞋子她也就不拒绝了,还亲了我一下。“你对我真好,谢谢啦!”
我终于看到这双使我魂牵梦绕的尤物了--娇小柔嫩,足弓高起脚掌凹陷把脚尖略有上翘把整个脚型演绎的完美无比,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丝袜脚背上的青筋依稀可见把这双尤物点缀的更加撩人,足底光滑,脚掌和脚跟饱满浑圆。我用双手握住这双美足,还比我的一个手掌小的多,我的两个手掌分别由脚趾向足踝来回在她的足踝和脚趾间游动,每次经过脚心的时候总会引起她脚趾的微微勾起,丝袜的脚趾部分也随之起了一些涟漪似的褶皱,真的太美了!
这么美妙的感觉让我的手指不禁蠢蠢欲动,开始试探的在她的脚心处光顾,划着线和圈,见她的反映不大我就开始放肆起来,逐渐加大力度加快频率,她开始感觉不对了:“很痒的啊!”
我手里的玉足晃了几下来摆脱这些痕痒,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时机,让她逃走,就干脆猛的在她的脚心搔了起来。
“哈哈……干吗啊你……你……别,别啊……”
“你笑起来也满好看的嘛。“当然好看喽!”这时候她也没忘记还嘴。
“你平时笑的太少了,容易老的,今天就多笑一点给我看看吧,来喽!”我左手的臂弯夹住她的脚踝让她的脚没处闪躲,右手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脚心上或抓或挠,划圈,还时不时的照顾一下肥嫩的脚掌和小巧的脚趾。
“哈哈……,嘻嘻……喂……嘻嘻……喂喂,不要啦……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开始她还要保持矜持,但在我的强大攻势下怎么还能忍的住,“哈哈……哈哈哈哈……快放,放手啊……停下来……哈哈哈……停,呵呵……嘻嘻!”她笑的越来越厉害,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想用手拉开我的手但我只要猛搔几下她就没有力气了,脚趾用力的勾起来,两只尤物来回剧烈晃动挣扎。
“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咳咳……嘻嘻……快停……啊,哈哈……饶我啊……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享受着怀里好象小鱼一样跳动的玉足,和**的挣扎求饶以及世界上最动听的笑声的我真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欲罢不能,一位气质优雅少行言笑的**一下子变成我掌握下的小可怜,成为我的俘虏和虐待对象,她不能自己的挣扎求饶,笑声使我男人的征服欲望得到了空前的满足。我要做的只有搔,搔脚心,再搔脚心,不停,永远不停……
“哈哈……不要这……嘻嘻……这么对我啊……求你……哈哈哈……痒啊……嘻嘻嘻嘻……饶……哈哈……我……不要了……”
多么美妙的声音啊,完全充斥了我的神经……
这时候杀风景的电话铃声响了,我只得停下手,岑灵也像得救一样舒了口气,佯怒的瞪了我一眼,爬到沙发那一头拿起了电话机:
“喂,……嗯……好…………”
她打边示意我是一个客户打来的。一谈到工作她又恢复了原先干练认真的样子,完全和刚才的可怜样结合不起来。她半跪沙发上双脚离我不远,脚心向上我正好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她的脚底,忍不住又伸手握住她的脚,接触到我的手她紧张的一抖,指了指电话示意我工作时不要打扰她,我作了个叫她放心的手势,她看我没有再挠她痒痒的意思就没阻止我的抚摩还抱以调皮的一笑。
看样子电话要持续满久的时间,我们只能用眼神和手势交流,我的手也也没闲着乘着这个机会把我她的脚上一丝一寸都摸了个够,她见我喜欢就顺着我把另一只脚也放到我手里。在摸到她的袜口的时候我顺便就脱下她的丝袜,少了丝袜的遮挡这双脚更白更美更撩人了,我不由的看的醉了这也许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出众的美足了。
她看我这么呆样就顽皮的把她的脚伸到我脸前作势要踢我,我下意识的在她脚心挠了一下,她一下把脚缩回去,脸上又有了刚才被挠时的的笑可是由于在打电话,只能强忍着不笑出来,那情形真动人及了。我马上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不顾她的极力反抗和手势眼神的反对,扳起她的脚,拿起桌上的牙签,在她赤裸的足底上一下又一下的划起来,要知道少了一层丝袜,牙签又比手指尖和硬的多,这怎么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呢?更别说对于这么娇嫩的脚和人了,最要命的是由于电话的关系她还不能笑出声来,只能以扭动拼命想摆脱我的魔掌,可她怎么会有我的力气大呢?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只能乖乖接受我的“蹂躏”,间隙还要努力克制住笑和难受来和电话那头敷衍几句。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画面还有趣的了,一个想笑又不可以笑的**,美足,我是一个征服者,在这一个电话的长时间里,尽情的欺负着我的没有反抗力和不能呼救甚至不能求饶的“奴隶”……她能做的只是无谓的翻滚和挣扎,扭动,濒临崩溃的边缘,还得竭力控制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我要尽情的享受这个上天给我的恩惠…… 
第二章
我在岑灵家尽情的发泄我的搔脚心欲望的时候,可恶的手机响了,又一次打断了我的好兴致。我不耐烦的切掉线路,可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剧团保安处的电话。(要知道我魔术的内容和道具都放在那里,要是有意外那我的表演就没有任何的新异了,严重一点就是我将一无所有,以前我用过这类办法快速取得了今天的地位,所以我自己对魔术内容的保密工作是异常看重的。)我回拨了电话,他们告诉我看到我的办公室有可疑的人影可没抓住人。
果然有人在打我表演的主意。我急忙安抚了岑灵,匆匆驾车赶回。
回到剧团我向保安们询问了情况后,径直走到一间比较僻静的办公室,那里有我自己秘密安装的监视器,是用来观察我办公室的情况的。通过录象回放真的发现有一个女子进了我的办公室,由于太暗还看不清相貌,似乎有些眼熟。
她很专业的在我保险箱的按键上撒上粉末然后用根据上面的指纹辩识密码,还好这时候保安来巡视了,才惊走了她。我也长出一口气,怪自己疏忽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险些酿成大祸,同时也对那个“小偷”感到愤怒决定亲自抓住她。
我确信她在快取得成功的时候不会就这么离开的一定还会回来,于是将计就计叫保安们回去休息,自己留在监视器边观察……
在午夜的时候果然她又出现了
“这样的话,我的魔术可就真的对你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哦,要知道魔术技巧瞒的过观众可瞒不过当事人的。”她的眼神暴露了她难以抑制的喜悦,可嘴上还是再三向我保证。
“那你先躺进去。”她乖乖的照做了,“这个是手铐,你看好哦,只要按内圈的这个部位,就自己会开的,还有脚镣也是的,这些是假装禁锢女助演给观众看的。”
“哦,原来这样的!”
“然后等我遮住观众视线的时候她再乘机逃脱。要不要自己试一下啊?”
“好的呀,是这样开的吗?”她确认了开法之后,放心的让我给她带上“刑具”。
“刑具”的头尾都做好搁手和脚的夹架,“来,你把脚放这里,手放在头顶上,握住,放这里,对,对。”
“我快变成囚犯了,可我自己能逃,嘻嘻。”她倒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关上夹子,咔!咔!在夹子的外侧两声给她带上手铐和脚镣,当然不忘记关上保险,这样这些“刑具”就是真的刑具了。
“这样禁锢好以后我一般会脱掉女助演的鞋子,搔她的脚心,这样她会笑”说着我动手脱下贺琴如的时装凉鞋,她没穿丝袜,涂的淡紫色的指甲油,脚保养的很好,晶莹洁白很嫩的样子,大概36码。
“为什么要这么表演呢?”
“不为什么,我喜欢这样而已,你也要来感受感受了。”
我这么说她感觉不安了,用我教的方法想打开枷锁,“咦?怎么打不开了啊?你来看看是不是坏了啊?”
“唔,没坏啊,你努力试试啊,我给你加把油”面对这样的女人我可不会心慈手软的,我拿下领带夹,用小的那头在她脚心划了起来。
“嗷,哈哈,啊……干什么……啊哈哈……!!”受到这么强的刺激她的脚趾本能的向上翘起,时而张开,时而蜷曲,竭尽活动之能,“哈哈…………,混蛋你,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嘻嘻……停下……受不……不了了……哈哈哈哈……嘻嘻哈哈……啊……啊,难受的……哈……”
我手上不停,慢条斯理的跟她说:“我知道你今天是来干吗的,来都来了就享受一下我的优待吧!”
“哈哈……我……我不是来偷文……哈哈哈哈……文件的……哈哈……误会哈哈……误会啊……”
“哦,那我就继续误会下去了,贺主播!!!”
“哈哈哈哈……我……你放开我……不,不然我报警……哈哈哈哈……”灵活的脚趾不断勾动着,摆出许多可爱的造型。“那我更加不能放你了,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的!”
她的脚掌也左右前后的摆动,可我的凶器还是一下一下准确的落在她稚嫩的脚心上,作为一个主播的她每天享受的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在我的酷刑只下脸憋的通红,声音也开始嘶哑,头发散乱被手铐和木夹固定的双手在空中不停的乱抓想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似的。虽然开始还说些威胁我的话和为自己狡辩,但渐渐的她的话开始模糊,笑声取代了每一个音节,除了笑还是笑,唯一能够区别的只是笑声的强弱罢了。
看她濒临崩溃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不然我还搔你知道了吗?”
“嗯……呜呜呜呜……”
“第一个,是来偷我的魔术技巧准备在明天你的节目暴光的是吗?”
“是的……”她很勉强的点头承认。
“你知道那么做对我的演出影响很大的,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观众喜欢这样的事情,这样我的节目才会有市场。”
“哦,那你就这样不顾别人的死活吗,活该我这么对你,你觉得自己冤枉吗?”
“……”她沉默不语。
“第二个问题,谁给你这里的钥匙的?”
她显得惊慌“没……没有人……,我自己偷偷进来的!”
“穿的这么正规的来偷东西,你满行的!”我的手指在她柔软的腰侧猛抓了下去。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身体马上随我的用力方向扭动起来,“我……哈哈……我说了……别……哈哈……我说了……”
我停手了“快说!”
“是你的助手吴璐给我这里的钥匙和帮我制定时间动手的。”
“她为什么要出卖我?”
“我们从小是同学,又是邻居关系和姐妹一样的。”
“你就这么出卖了她?我也会用同样的方法虐待她的。”
她对此一脸冷漠,反而小心的问我:“你不会再折磨我了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了。”
“还有一个问题呢!”
“说啊,我什么都老实告诉你,求你不要再对付我了,放了我吧,求求你!”
“好,第三个问题,你对我的搔痒折磨还能坚持多久呢?”
“我一秒钟也坚持不下去了,再碰我我就死掉了!”说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恐惧的哭腔。
“你说谎了吧?”
“没……没有啊……我真,真的受不了了……千万相信我……呜呜呜呜”边说边哭起来了。
“哦”我答应了一声。
“那你放了我吧。”
我不理她,转身出去拿来摄象机架好,还从宠物管牵来表演用的羊——嘟嘟。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呢?”
“不……不要啊,你个变态……混蛋……”
她彻底绝望了也不哀求我,反而用她能想到的各种恶毒的词语来骂我。我可不在乎这些,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暂时的。我在她的脚底板上刷上蜜糖,放开小羊,自己则躲在摄象机后面观赏这戏剧性的一幕。
羊对蜜糖的兴趣大大超过了对**的好奇,它才不管**是不是受着煎熬笑得极其痛苦,而是贪婪地舔食着女主播脚底上的蜜糖。每用它长满倒刺的舌头舔一下就引起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和**身体的不规则扭动。一会儿她果然不能再骂了,在疯狂的笑声中夹杂的只有一点零星的求饶声,在蜜糖用尽是我就暂停摄象机再涂上一层“美味”。
“我再问些问题,我满意了就停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好的……我合作……叫我做……好哈哈啊嘻嘻嘻嘻……做什么都可以!”
“听说你和你们台上层的领导关系暧昧,是不是啊?”
“是的,哈哈哈……是的……哈哈哈哈……嘻嘻”她看来已经不惜一切来换回折磨的停止了。
“都有谁啊?我很想知道的,不说的话,当然也可以喽,女孩子都害羞的我懂。”
“说哈哈……我说的……哈哈哈哈哈……有哈哈……黄科长……嘻嘻,好痒啊……哈哈哈……还有李台长……哈哈哈哈……还有……”她什么都不顾都肯说了,看来她充分了解了这个刑罚的威力了。
“那说说你们在没人时候的故事吧,要详细一点哦,不然我不满意的哦!”
“哦,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什么……哈哈……什么都说……”她可是真的什么都说的呢,而且都很精彩呢……
一边虐待**一边听她讲自己的**使的场面不是大家能够想象的经典哦。
在以后的几个小时里我狠狠的为受过她气的人们出了气,笑到她再没有力气之前我是不会停的,小羊可是饱足了口福的……
放走她的时候我把录象带的拷贝给了她,里面有她受刑和讲述的画面和声音,而我在里面只是一个经过合成的声音,她是没有证据告我的。我给她这盘带子的目的还是告诉她如果她有什么报复我的意思,那全国的网站和电台就会在同时收到这盘经典之作。
两个礼拜后我的魔术专场得到了圆满的成功.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18 15:29 , Processed in 0.07422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