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85|回复: 0

小城姐妹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5727
发表于 2014-11-3 22: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城姐妹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了。让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妹先帮你......余下全文>>
田庆翔 2009-6-15
自己看
参考资料:blog.sina.com.cn/s/blog_4edbeee701000a6m.html
122.225.3.* 2009-6-19
查看该分类更多问题回顶部↑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了。让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妹先帮你......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妹先帮你......余下全文>>
田庆翔 2009-6-15
自己看
参考资料:blog.sina.com.cn/s/blog_4edbeee701000a6m.html
122.225.3.* 2009-6-19
查看该分类更多问题回顶部↑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了。让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妹先帮你......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妹先帮你......余下全文>>
田庆翔 2009-6-15
自己看
参考资料:blog.sina.com.cn/s/blog_4edbeee701000a6m.html
122.225.3.* 2009-6-19
查看该分类更多问题回顶部↑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妹先帮你......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妹先帮你......余下全文>>
田庆翔 2009-6-15
自己看
参考资料:blog.sina.com.cn/s/blog_4edbeee701000a6m.html
122.225.3.* 2009-6-19
查看该分类更多问题回顶部↑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了。让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妹先帮你......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玮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妹先帮你......余下全文>>
田庆翔 2009-6-15
自己看
参考资料:blog.sina.com.cn/s/blog_4edbeee701000a6m.html
122.225.3.* 2009-6-19
查看该分类更多问题回顶部↑



每个城市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城市当然也不列外,它就是位于四川的有全国中等旅游城市称号的—崇州市。它虽然不大,但极具文化底蕴,有许多古老的建筑物和中国古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词堂—以前陆游来这里做过州官。不过这些都不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那种闲适安静的氛围,这遇大城市的喧嚣与繁华相比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黄昏时分,玮琳如往常一样下班,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崇州的街道上,正往家里干。玮琳是《今日崇州》体育版的总编辑,刚从大学毕业,在体育方面的爱好,使她连穿着看起来都相当运动,一身运动休闲装,外加一双正版莱克运动鞋,给人一种运动时尚的感觉。这时玮琳都要到家了,可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妹妹玮然对她说过“姐,今天能来学校接我吗?”今天早上她由于赶着去报社赶稿,所以并没有对此表态。看了看表,发现才5:00,心想还来的急,所以马不停蹄的连忙往学校赶。
等到了学校,等了好一会。才看见玮然和几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伟然还调皮的用手挠了其中一个长的非常秀气的男生腰一下,可没想到那个男生向触电般后退了几步,伟然见状正准备上前重新发起攻势,可是却被玮琳叫住了。
“走了,伟然你不是叫姐来接你吗?”
“……姐……”这是玮然和她几个男同学都对玮琳的出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是毕竟是市重点高中的学生吗,那几个男生还是很有礼貌的主动向玮琳问好
“姐姐,你好,经常看你们报社的报子,特别爱看你们的体育版。那个被玮然tk的男生说:”这时玮然接着那个男生的话说:“他叫杨小峰,是我们班的班长也是学校委员。
“你好”玮琳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怎么冷静。
这时玮然上了她的车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这是的斜阳分外美丽,照在玮琳的脸上,把原本就很美丽的玮琳,映衬更加美丽动人。连玮然都不经的说出:“姐你真美”确实,玮然和玮琳两个相比,玮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美女,而玮然只能算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可爱女孩罢了。可是现在玮琳也无暇顾及,这美丽的夕阳和妹妹的赞美,她一直对玮然和羊小峰的过度亲密而耿耿于怀,当她正想问玮然的时候。却听见了玮然的歌声:
“我要送你日不落的夏天……”
心里的喘了一口气,玮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是我想太多了,我在她那个年纪16岁,也一样向她那样过可是我并没有他那种主动和男生接触的勇气(为什么我的写作,总爱反串,这次不是角色反串,而是作者站在女性视角来写,唉!)。想着想着,她们就到了家
她们的家是位于崇州市主城区南街的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玮琳缓缓的停下了车,用莱克运动鞋轻轻一蹬,车架慢慢落下,她车停好后,和玮然一起进了家门,却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玮然快步上前,拿起了这字条。看了之后说:“得,‘二老’又不回家了(玮然对父母的特有称呼)。“是整夜都不回来了吗?”
“啊,妈今天在学校批改试卷和守住校生。;爸在单位值班”
“那玮然你先去做作业,姐去煮饭了”
“姐,今天是周末,做什么作业啊。”说着玮然书包向沙发上一丢,脚往茶几上一放,就打开了电视。吃完饭后,两人都觉的有些无聊。
玮然先开口了,“姐你今天不忙的话可以陪我玩个游戏吗。”
“游戏,什么游戏?”
玮然笑这说:“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最近工作很忙,成天熬夜写稿什么的,我想帮你做个足底按摩,姐我可都是为你好。”
“足底按摩,你会吗?”。
“当燃了,我帮我很多同学都做过来了,甚至老师都做过了。让他们舒服的不得了啊!
不过有点痒,你可要顶住了,不过我老姐是什么人,还怕痒。玮然深知玮琳最爱面子,这样一说,就算在痒玮琳也不会反抗。话一刚落,玮然把琳拉在沙发上做好,然后端来一盆热水,姐小先帮你.......
洗脚,这可是五星级服务啊。 玮琳,看到这一幕。心里非常高兴,可没想到这会成为一次tk盛宴。这时玮然慢慢的脱下了她的莱克运动鞋,发现了她的脚,并不大36码左右,“姐,你的脚怎么还没我大!”这时玮然突然想起了玮琳对她的好,又有点不忍下手对其实施tk酷刑。这时,玮琳看着正在矛盾中争杂的玮然。 “小然,你怎么了”。 这时玮然地下了头说:“姐,我……根本不会什么脚底按摩,我只是想挠你的脚心而已。姐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从小就是,每当看到别人脱鞋,我就异常兴奋。为了满足自己的这种快感,总是想进一切办法脱同学的鞋,我也不知道这个叫不叫表态啊。” “小然,我非常欣赏你这种能责任自己不多见爱好的勇气,还有你那个也不叫变态,只是一种爱好罢了,你没必要把她看的那么严重,为了表示姐姐对你的支持,我今天就让你tk一次,你开心姐姐自然也开心。”这时玮琳自觉的躺在了沙发上。 这时,玮然的手,就在玮琳的白袜上抚摸,她好像就在抚摸自己珍藏多年的艺术品一样,她的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这时她终于在玮琳的脚底试探性的挠了一下,只见玮然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姐,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你可怪不得我。这时玮然脱下了玮琳的另一只鞋,把玮然两只脚平放在沙发的扶手上,自己蹲在扶手前,两只手对为玮琳的两只脚展开了攻势,先是从脚子逢,挠到脚心,最后到脚脖子,如此内推,循环往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玮琳的笑声更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就是一点从未像玮然求过绕。这样持续了5分钟左右,玮琳美丽的脸颊上,已充满了豆大的汗珠。 这时玮然终于停了下来,“姐我让你休息一下吧”虽然你没求过绕,我也知道你受不了那,忍一忍。按照管理,让小妹看看你玉足,虽然是姐妹,但tk的规矩不能乱,听怎么一说,玮然的心都凉了一大半。说完。玮然帮眼光放在了,玮琳那双莱克的袜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退掉了那两只袜子,这是玮然一双秀丽的小脚呈现在她的面前,这是玮然废话不多说,继续在两只脚上挠过来挠过去,这时玮然没有了袜子的保护,痒感更加明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时玮然见姐姐的眼泪都笑出来了,于心不忍,故终于罢手,事后,两人分别进了自己,的房间,再没提及此事。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27 07:44 , Processed in 0.09896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