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TK www.ddltk.com

东大陆TK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12|回复: 0

回忆

[复制链接]

3905

主题

498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62555
发表于 2014-11-3 22: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终于离开了上海。我还是选择了离开它。
  这是一个每个善良的人都为之哭泣的年代。法西斯的铁蹄踏遍了欧亚大陆,到处都是死亡和恐怖。而我的祖国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个疯狂的岛国正在践踏着她的身躯。上海也已经被占领了。那里虽然是我的故乡,有着我的一切。但是为了不做亡国奴!我只有离开她了。
  和在前线为国捐躯的勇士不一样,我只是一介书生,从小连打架都很少有过。可有时我也想和日本鬼子来一个面对面的厮杀!大不了“马革裹尸还”罢了。在我离开上海时我本打算加入某地的游击队。由于我在日本留过学,懂日语,我想我应该可以当个翻译。
  “不能杀敌也至少要对日本军人喊出:放下武器!缴枪不杀!”我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
  可是当我满怀希望加入了八路军后,却被派到了一个叫“对敌工作部”(简称“敌工部”)的组织。开始我有些不愿意,于是政委对我介绍了“敌工部”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属于八路军但却由延安直接领导的组织,它的任务就是通过宣传感化那些被强征入伍的日本士兵和联络日本和平人士一起反对日本的帝国主义。毕竟,发动战争的是日本军阀!而战争的受害者也包括那些被压迫的日本人民。一些日本的老百姓被强征入伍后受到的也是非人的虐待。所以只要给他们作好思想工作,就可以使他们认清日本法西斯的真面目,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我们的国家是热爱和平的,只要那些日本平民放下武器,不再侵略我们的祖国我们就可以是朋友,我们还可以作为战友一起和法西斯作战!
  “敌工部”的成员大都是一些爱国的知识青年,也有不少和我一样的人。而我的任务主要是印刷传单,反法西斯刊物,还有就是联络日军中的联络员。
  刚开始时我们的工作很不顺利,我的一些战友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时我也怀疑过我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有意义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成果有了很大的改善。在日本人中也有很多热爱和平的人,听说在西北一些日本人组成了“日人在华反战同盟”。我们在日军中发展到了很多的内线。与此同时,在长三角各地也有很多日本的和平人士在以各种形式帮助着我们。他们有时还会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传递情报。
  而这些日本友人其中有一位对我特别重要的人。


第二张照片:我和小静在日本横滨的合影

  清水静是我在日本留学时的同学,当时我在神奈川大学学习古典文学,而她也是那里学生。我们俩在图书馆偶然邂逅,由于我们都对古典文学有很深的兴趣,而她对文学的了解让我感到很吃惊,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
  她是一个典型的日本传统女孩,长着一张清秀的脸,身材略显单薄。平时的她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安静的女孩,但和她熟了以后会就发现她热情的一面。而且一到了关键时刻她就会表现得比一些男人还要果断,这一点令我也十分佩服。
  我们成为朋友后就一直在“约会”。说是约会,其实是相互学习,相互讨论文学问题。所以我们会不定期地坐在校园的一棵樱花树下聊天。但那时我们还只是普通的朋友,而我把她当作是特别重要的人还是因为那件事。
  一个盛夏的傍晚我们又约在了樱花树下。小静穿着短袖衬衫和长群,脚上穿了一双凉鞋。见面后我们开心地讲了好多时候。学习完了以后就开始聊天了。
  “净坛(张净坛——我的名字)上次那本书已经看完了…………”
  “是吗?感觉怎么样?”
  “古代的中国好可怕啊……”她的神色有点不对。
  “啊?不是一本写秦朝的书吗?”
  “嗯,我看了看。其中有些关于古代刑法的东西…………”
  “唉?什么?”我翻开了书找到刑典的那一章,好奇地看了起来。秦代的酷刑是有很多,可是应该不至于看了害怕啊。
  “清水君可不不是那种胆小的女生啊……怎么?”
  “可是有些刑罚确实很可怕……不,是变态!”
  “什么刑这么可怕?”
  “就是…………”她的脸微微泛起了红晕,“那个挠痒痒的…………”
  啊!原来是笑刑!这么说…………
  说实话我有点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从小就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我特别喜欢挠别人的痒。小时候和姐姐一起睡时一定要叫姐姐让我好好胳肢一番才能入睡,就是睡着了一只手还放在姐姐的胳肢窝里。长大后这个毛病不但没改还愈演愈烈,以至于一认识个女孩就想问她怕不怕痒?要是怕痒就觉得她特别亲切,要是不怕痒,即使她对我再好,我也总觉得我们之间隔了一层什么似的。
  自从认识了小静以后我一直想问她怕不怕痒,但我一直没有问,要是她不怕痒的话怎么办?今天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正好顺水推舟。
  “怎么?你很怕痒吗?”
  “嗯…………很怕的。”她闭上了眼睛好像在回忆什么,“疼的话还可以忍住,要是痒的话我可忍不住啊。”
  我也有点忍不住了,好想挠她的痒痒啊!我的手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移向她的腰间……
  小静还闭着眼睛,所以没有看见我的动作。也不知怎么了,我那不听话的手居然在她的腰间挠了起来!
  “呀~~~~~~~~哈哈哈哈!”小静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完了,这下她要生气了!我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看着她。她发现原来是我在挠她的痒,脸上立刻露出了怒色。
  我已经准备好了被骂了,可我发现她的表情慢慢地变成了悲伤的神色。眼中居然有了泪珠。怎么回事?我胳肢过不少人,被胳肢哭的也有过,可她也太夸张了一点……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道歉,“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没什么…………”她再次坐下了。似乎又陷入了悲伤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久没人挠我痒痒了……”过了好久,她先打破了沉默。
  “不好意思,我只是……”我连忙继续道歉。
  “以前,我哥哥一直挠我痒痒的。”她打断了我的话,“我哥哥特别喜欢挠别人痒痒的。”
  咦?那不是和我一样吗?原来还有和我一样的人?
  “是吗?原来你还有个哥哥,什么时候我该去拜见一下他,我要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呢。”
  “他不在了…………”
  “啊?”



“去年他被征召入伍了。后来被派往海外,两个月后战死了。”
  “原来是这样……太可怕了……”此时的我已经知道祖国正进行着战争,我也打算近期回国,为祖国出一点微薄之力。可在我没回国前,现在我已经感受到了战争带来的死亡!我的同胞们也正经历着这一些!想到这些,我的心情也沉重了。回国后,不就要和小静成为敌人了吗?
  “净坛…………”小静突然向我这边挪了挪说道。
  “什么?”我也回过神来看着她。
  “你能不能……”她低下了头,轻轻地说,“再挠挠我的痒…………”
  我没有听错吧?小静居然让我挠她的痒痒?
  “你说什么?”我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我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妈妈为了生计全天都要出去做工。哥哥就一直像父亲那样照顾我,所以哥哥是我最亲的人了。他很喜欢挠别人痒痒,我小时候一不开心哥哥就来挠我痒痒,然后我就笑啊笑啊…………”说着她的眼圈又红了,“可是我们再也不能玩了………………………………………………你能挠一挠我的痒痒吗?像哥哥那样。”
  我轻轻地搂住了她,这样的要求我会不答应吗?
  “别哭啊,令兄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嗯。”她点了点头,吸了一口气,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
  “来了哦!”我的手在她的肋下轻轻地挠了起来…………
  “咯咯…………痒…………”她甜甜地笑了起来,身体也扭动了起来。但一只手却紧紧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
  我的手滑道了她的腰上,她的的腰好柔软啊!柔软得我都部知道改往什么地方下手了。当五瓶的指尖触到她的身体时,透过那件薄薄的衬衫,传来了她微热的体温。我感觉到我的热血沸腾了!我的手挠得更快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痒…………咿呀…………哈哈哈哈哈……”她剧烈地扭动起来,可手却更紧地抓住我。
  “呵呵哈哈哈哈………………不………………不行了…………哈哈哈哈…………住手…………哥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哈哈哈……住手啊…………”
  原来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哥哥。我的手放慢了下来…………
  她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还闭上了眼睛。然后把我的手又放到了她的腰上,看来是示意我继续。只是不知道此时在她手中的是我的手还是她哥哥的手。
  于是我就继续加大了力道。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哥哥哥哥…………哥哥我真的受不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更剧烈地笑了起来,似乎是沉醉在和哥哥的美好回忆中了。
  于是我的手就得寸进尺了。我慢慢把手伸进了她衬衫的袖子,伸到了她的胳肢窝里。我的手指埋入了她浓密而柔软的腋毛。她下意识地把胳膊一夹,可马上又松开了。刚才她也笑得蛮累了,我决定让她喘口气,就轻轻地揉弄起她的腋毛来…………果然她又大口大口地呼吸了起来。
  刚才的大笑使她的腋下渗出了汗水,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腋毛,腋窝的皮肤也滑润了。于是我就爱抚起她的胳肢窝来。
  “嘻嘻…………不要啊…………这里……哈啊哈哈哈哈…………好……好痒啊…………呵呵……哈哈哈哈…………”仅仅在我的爱抚之下,小静似乎已经不行了。那么要是挠起来会怎么样呢?我马上加大力量挠了起来。
  “呀哈哈哈哈…………这……哈哈哈哈……这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好痒呀…………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哈哈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哈哈…………快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要…………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小静已经笑得满脸通红,嘴里不听地叫着“住手”。可是我知道她并不是真正地要我住手。因为我没有按住她,相反倒是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可能是为了不让自己在挣扎中从我的怀中挣脱。看来她对和哥哥一起玩的挠痒痒游戏怀有一种特别的情结。此刻的我已经化身成了她的哥哥,正和她一起重温那无忧无虑的往日好时光。
  “嘻嘻嘻…………哈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在娇笑中的小静是那么地动人,我真希望能永远地把手伸在她的腋窝里。我的手指犹如一群在那黑森林中跳舞的精灵,一会儿飞快地狂舞,一会儿又轻轻地舞动着。于是她的胳膊就时不时因为本能而夹紧,之后又马上松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不要了…………啊哈哈哈哈哈…………不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快不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美丽的女孩在我的怀中尽情地欢笑着,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由于是盛夏,天气很热。加上长时间的大笑,小静已经很累了,我那只在她胳肢窝里的手也已经全是她的汗水。我停下了手,让她躺在我的膝盖上歇一会儿。小静闭着眼睛大口地呼吸着,脸上还带着微笑的表情。这个样子的小静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我不禁看呆了,我的眼中此时全世界只有小静一人。
  “哈哈哈…………痒……哈哈哈痒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欣赏着小静的美丽,握突然注意到了小静的双脚,她光脚穿着一双凉鞋,鞋中的脚正对着我。小静的脚并不是那种女生的小脚,她的脚比较大,可仍旧不失女性玉足的魅力,脚背上的青筋隐约可见,足弓处的皮肤白的出乎想象。
  她哥哥一定也挠过她的脚心吧,只要喜欢挠别人痒的人,那里的吸引力是不可挡的。于是我的手再次行动起来,向她的双脚移去。可我的手刚一碰到她的鞋子,小静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干什么呀…………”小静把脚受了回去,作出了一个日本女性标准的跪坐的姿势。
  “我…………没什么…………我只是…………”我一时语塞。
  “脚底不行的……”她看穿了我的想法,“脚底太痒了,我真的受不了的。”
  “是吗?小静的脚底那么怕痒……”她的这句话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
  “当然了,谁的脚底不怕痒啊……”突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净坛,你也让我挠痒吧…………”
  “啊?我……我……”我吃了一惊。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提出过这种要求。
  “哥哥以前也让我挠的……”说着她把身子探了过来。
  “那……那好吧……”我只好答应了,谁叫我刚才也挠过她了呢,“那挠哪里呢?”
  “脚底!”小静似乎有些兴奋,说完就过来脱我的鞋子了。此时我也无心抵抗,于是便躺在地上就范了。
  小静脱去了我的鞋袜,反身坐在了我的双腿上,用她全身的重量压住了我的腿。动作倒是很熟练嘛,一定是以前和哥哥常玩吧。不过这下我的双脚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了。正在我思考之际,一阵奇痒从脚底传来。我本能地想扭动双脚,可是一点也动不了。
  “哈…………嘻嘻…………呜…………”出于男人的尊严,我咬紧牙关努力不笑出声来。可其实我也是很怕痒的,笑声还是从嘴里漏了出来。脚底的巨痒一阵阵地传来,我快不行了。
  “哈……哈哈…………好了…………哈哈哈哈哈……”刚想开口求饶,一阵大笑就抢先从我的嘴里跳了出来。
  小静只用一支食指的指甲在我的脚心游走,虽然不快,可我也受不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啊~~~~”情急中的我已经用中文喊了起来,我的脑子已一篇糊涂,哪还记得小静不懂中文。她再挠下去,我大概就要用上海话喊救命了。
  小静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没办法,我只能伸手向她的腰挠去。她果然很怕痒,我的手一碰到她,她就笑着跳了起来。而我也总算解脱了。她没有继续来挠我,而是躺在我了的身边。于是我们俩就并肩躺在了樱花树下。
  “原来净坛也这么怕痒的啊…………”
  “你不也是…………”我们俩躺在那里透过樱花树的枝叶看着黄昏的天空。时间已经不重要了…………
  “我决定回国了……”过了很久,我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
  “………………………………”
  “真希望永远没有战争啊……”她看着天空对我说
  “是啊…………”
  “………………………………”
  “………………………………”
  “净坛,刚才我在你脚底写了什么?”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脸上泛起了红晕。
  “啊?原来你刚才在我的脚底写字啊!”
  “是啊…………什么字啊?”
  “这怎么知道啊!那么痒!”
  “呵呵。”
  “到底是什么啊?”
  “秘密…………”
  “………………………………”
  “………………………………”
  “走吧!该回家了……”又过了许久,她站起了身。
  “是啊…………该回家了……………………………………”
  …………………………
  这之后不久,我就回到了上海。可是上海也被日军占领了,于是我加入了“敌工部”。

  我已经在“敌工部”工作了两年了。比起两年前,我们的工作有了很大的起色。越来越多的在华日本和平人士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中来了。我的任务也从以前的文职工作渐渐地转变成比较危险的联络任务。在完成了几次任务后,我已经可以带“徒弟”了。
  说是“徒弟”其实是组织上拍下来的新手,以便帮助我完成任务。在收到一项新任务的同时,我便收到了这位“徒弟”。
  “同志你好!我叫陈珂,大家都叫我丫头!这次事来协助你的!”这是丫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随后她又作了一大堆的自我介绍。原来她是某所师范女校的学生,眼见外族侵略!就弃文从物了。看来和我当年的想法是一样的。另外我还从别的同志那里听说:她是个极活泼的女孩,能歌善舞,在学校的时候就专门负责表演和文娱活动。又整天嘻嘻哈哈的,好像看什么都会觉得好笑似的。本来是要派她去文工团的,可她死也不干,硬是要去前线,最后只能折中一下来了这里。
  在她说话的同时我打量了她一番:她的眼睛是她最大的特点,又大又有神,晶莹剔透的,好像两颗水晶珠子,叫谁看了都会赞叹的。圆圆的脸蛋有些胖乎乎的,使她多了几分稚气。额头高高的,眉间还有一颗美人痔。只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不少,明明应该只比我小两岁,可似乎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嘿,这次的任务,就看我们的了!”说着她拍了我一下。
  “你很兴奋嘛。”
  “那当然了!这是我第一次任务嘛!”说着她边哼着歌边拿出了一些文件给我。
  文件上就是我的新任务。这次的任务是要和一位日军军官的太太联络。这位军官会为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为了他的安全,我们之间只进行单向联系,就是由我向他的太太提供消息,再由他太太口头转达给他。这位军官叫高桥诚,是一名少佐。而他的太太——一位日本的和平人士叫做高桥静。
  “给,记住她长什么样。别认错了哦!”丫头说着又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的女人就是高桥静。
  当我接过来一看时,我的全身瞬间像被电了一样。照片上的人居然就是那个让我无数次梦见的女孩——小静!
  这是怎么回事?小静她…………嫁给了这个高桥诚了。我的脑子顿时乱了起来,手中的照片也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丫头捡起照片好奇地问道。
  “不……没…………没什么……”
  小静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静了…………现在她是我重要的联络人,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难道组织是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才把这次任务交给我的吗?
  为了这次的任务,我再次回到了上海。因为我们和小静约好每周在上海大世界舞台碰头,小静会假装去那里看戏。我化妆成了端茶送水的伙计,而小丫头则扮成了卖报姑娘。于是一到周日我就可以和小静见一次面,但我们却要装作毫不相识,她唯一能对我说的话就是我给她倒完水后的一声:“谢谢!”。小静看完戏走之前会向丫头买一份报纸,我们的情报就夹在里面。我们就这样保持联系,
  因为要长期执行任务所以我和丫头在大世界附近借了一处石库门,两个人住在了里面。丫头天生好动,到了大上海后怎么会闲得住?反正卖报只是一个掩护,所以平时她会经常到处去玩。我很担心她这样会暴露我们,说了她好几次。可她仗着一张伶牙俐齿,每次都要和我顶嘴,我还说不过她……而且每次赢了以后都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朝我做鬼脸,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的。
  终于有一次她又赢了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为了给她一点教训,我突然在她的腰间挠起痒来!谁知她异常怕痒,马上瘫倒在地板上,虽然我马上住手,可她还是生气了,好几天都没和我说话。不过我倒是对她又多了一层好感:越是怕痒的女孩我越是喜欢。
  和小静连续接触了两个月后的一天,组织上突然传来消息:由于叛徒的出卖,组织内部的一些情报被日本鬼子掌握了,我们在日军中发展的好几个联络员被捕。高桥诚也受到牵连,遭到了怀疑,被软禁起来。在上海的小静也被日本宪兵限制了行动自由。于是我们的联系断了。
  经过多方努力我才打听到:小静现在住在上海的一所教堂里。这是因为高桥诚现在只是受到怀疑还没有发现证据,而他的官级比较高,日本宪兵也不能乱来。于是小静就被迫搬到了这个教堂里,由日本宪兵保护。名义上是保护,其实就是软禁!由于只有小静才有可能去探望软禁中的高桥诚,加上小静此时自身也被软禁了。我的任务就变得异常艰巨了,组织上又下达命令:要想尽一切办法打通小静这一条线!高桥对我们太重要了。
  可这谈何容易啊!我想了好几套方案最后还是决定由丫头化妆成清洁女工,这样就可以定期出入那座教堂。而有表演天赋的丫头是再胜任不过的了。当我把这一想法对丫头说了以后,她马上就同意了。
  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后,组织上也正好传达了一份情报下来,并要求一定要传给高桥静,而且要绝对保证她的安全。丫头第一次去教堂“工作”的这天,我就准备让她把情报带去。
  可临出发前我突然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感觉会出事!这可不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就会失去两个那么好的女孩!不!
  在丫头出门前,我拿回了情报,让她先不要带任何东西去摸一下情况。
  果然,我对预感被验证了,晚上丫头回来后一脸的沮丧。
  “不行啊!”她瘫坐在椅子上说道,“进去前会有两个日本女人来搜你的身,根本不能带东西进去啊!”
  “是吗…………那么见到她了吗?”
  “嗯,我要到她的房间去打扫的,可就一会儿时间而已。”
  “……………………”
  这可怎么办?难道就没有办法和小静联系上了吗?这天晚上为了想一个好办法,我久久不能入睡。夹带纸条是不行了,也不能让丫头口头上把情报说给小静听,丫头不懂日语,小静也不懂中文,她们完全没办法交流。
  该怎么办呢?苦苦思索了好久,我终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我又梦见了小静,梦见我们在那棵樱花树下玩挠痒痒,我把手伸进她的腋窝挠痒,她在我的脚心写字…………
  等等!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只要把情报的内容写在丫头的身体上,乘她进小静房间时给小静看一下不就好了吗!那写在哪里呢?身上别的部位不行,搜身时可能被发现的,而且清洁工的衣服脱起来也比较麻烦,最佳的部位就是脚底了!
  我马上翻身起床,到丫头房里把她摇醒。
  “丫头!!快!快起来!”我很兴奋,“我想到办法了!我想到办法了!!”
  “………………什么呀……………………”丫头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问道。
  “我只要把情报写在你的脚底上,搜身时不就搜不出了吗。等你见到她后,你只要脱鞋给她看,就可以了!!绝对安全!”
  我原以为丫头听了以后会很高兴,可是她听完我的话以后却脸涨得通红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怎么了?”我问道。
  “不…………没什么……我…………没……没什么……”她低下了头,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开朗的她。
  啊!是啊!用钢笔在脚底写字那有多痒啊!恐怕连我都受不了,何况很怕痒的丫头呢?
  “要不…………”我看着为难的她说道,“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
  “…………………………………………”丫头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道:“不!就这么来吧!一定要把情报传过去的!”
  “你…………不要勉强啊”
  “不要紧!”丫头深吸了一口气,“快来吧……”
  “现在就写?”
  “对!快啊,天亮以后我就要去教堂了。”
  “好吧,那你先把脚底洗一下,我去拿笔!”
  “讨厌!我的脚可干净了!”丫头又露出了笑容。
  我拿来了一支钢笔和那份情报,坐到了丫头的床沿上。丫头把脚伸了过来。我看了她一眼,她满脸通红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副羞涩的样子,可平时那个老和我逗嘴的小姑娘比起来又别有一番风味。
  我握住了她伸过来的左脚,她的脚肉鼓鼓的,和小静的脚不一样,像小孩子的脚。我盯着她的脚欣赏了好一阵,那如玉般美丽的小脚又勾起我的欲望,我忍不住在她脚底摸了一把,那种手感………………我想这是我摸过的最美的尤物了。可丫头却痒得全身一震,看到她这种反应,我更是热血沸腾了。
  “我开始写了哦”我拿起了钢笔。
  “哦…………”丫头答应着,可我手中的脚已经有点向后缩了。
  我举起了钢笔,在她的脚心和脚趾之间的那块肉上写了下去。
  “呀!”丫头本能的大叫一声,把脚向后用力一抽,挣脱了我的手。
  她这副怕痒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童心顿起。故意问道:“怎么了?弄疼你了吗?我可是很轻的啊…………”
  “我……………………我…………”丫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用一种特别轻的声音说,“我……我怕痒………………”
  “那你……忍一下吧,一会儿就好了…………”我又抓过了她的脚。
  “好吧……我试试…………”
  我的笔尖又一次点到了她的脚底。还没开始写,我就发现丫头一副咬紧牙关,屏住呼吸的样子。看来她要强忍住不笑出来。
  于是我说道:“笑出来吧,笑出来会好一点的。”这可是我多年来的宝贵经验。当然我也想看看丫头娇笑时的样子。
  “嗯…………”丫头点了点头。
  这次我真的开始写了起来。我算准了字该写的大小,就用那坚硬的笔尖在丫头柔嫩的脚底上不轻不重地写了起来。
  “嘻嘻…………呵呵…………痒…………”丫头也真的笑了起来,“嘻……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停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没写几个字,丫头就大声叫停了,我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她的脚挣扎得太厉害,很难写字了。
  丫头在一边捂着肚子,喘着粗气,看来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这样不行,你忍一下,别乱动嘛。”我说道。
  “我也想不动啊……可是太痒了…………我受不了…………”
  这可怎么办?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鬼主意。
  “要不,我把你的腿绑起来吧?”

“啊?”丫头显得有些生气,可也没办法,“好……好吧,试试看吧…………”
  于是我们就忙了起来先用一条毛巾捆住了她双脚的脚踝,再用一条毯子将她的双腿给裹了起来,再在外面用绳子扎了几圈。这下她可完全动不了了。我还给了她一个枕头让她抱着。她也拿出一条手帕咬在嘴里。
  我一只手板住了她的脚趾,另一只手拿起了笔。
  “开始了哦。”
  这下在我面前的时一只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小脚了,我扳起了丫头的脚趾,让她的脚底绷紧,这样的脚底是最敏感的了。那坚硬的笔尖在一次触碰到了她的脚底,这次她动不了了,于是我就慢慢地用笔尖写出一笔一画来………………
  “呜……………………嗯嗯嗯……………………呜……………………呜呜呜呜呜………………嗯……………………”由于咬着一块手帕,丫头的笑声变成了呜呜声。双手紧紧地抱住那个枕头好像要把它卡死似的。
  我的笔继续写着,因为我一直很喜欢挠女孩的痒,从小到大也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现在我已经不自觉地把我的那些经验技术都用上了。平时走路不碰到地的地方是最敏感的,这里谁都碰不得,而脚后跟等处虽然稍不敏感一点,可一被挠,就别有一种痒的感觉,这种痒你可以忍,但忍得约久受的罪也越大。我的笔时轻时重地在她的脚心上的每处写着,每一个笔画,每一个假名都十分仔细地写。
  在我的攻势下,丫头再也忍不住了,咬住的手帕从嘴里掉了出来……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暴笑从她的嘴里迸发出来。
  女孩动听的笑声总是能激起我无限的力量,我此时已经忘了任务,忘了战争。只为了让丫头大笑而在她的脚心写着字。
  丫头在我另一只手里的脚趾开始扭动起来了,可是被我板得牢牢的,一动也动不了。我的笔也慢慢地向她的脚心移去。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
  随着我笔尖节奏的变化,丫头的娇笑声也时长时短,好听极了。
  “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丫头已经笑得满头汗水了。可那情报上的内容只写了一半。那些内容都是用日文写的,我觉得可以写得更简短一些,但我是不会那么做的。一来是我没有那个权利,二来我又怎么肯放弃这个难得的挠痒机会呢?于是,我拿起丫头的另一只脚来…………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丫头也真是倔,笑了那么久硬是没有求饶。而我看她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眼看再笑下去就要昏过去了,我连忙停了下来。
  “呼………………呼………………呼………………呼………………”丫头赶紧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不要紧吧?”我问道。
  “呼………………还…………还好…………呼…………呼………………”丫头断断续续地说道,“好………………好了吗?…………呼…………呼…………”
  “还有三分之一呢。”
  “妈呀!怎么………………还有那么多?”
  “你就再忍一会儿吧。”
  “嗯…………那你要快啊…………”
  “知道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喊一声,休息一会儿。”说着我又开始写了起来。
  随着我笔尖再次的触碰到丫头的脚底,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突然发现这是我一直梦到的一个情景,那次我本想挠小静的脚底的,可小静不让。后来我虽然离开了小静,可这个念头一直留在我的心里,每次梦见小静都少不了挠她的脚底。而当我得知小静已经成为别人的新娘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个愿望恐怕再也无法实现了。
  “咿呀~~~~~~~~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丫头的笑声再次唤起了我的回忆。
  这些天来,这个会给我捣乱,和我逗嘴,却又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的小丫头已经在我的心中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子。而此时的她更是和我记忆中的小静重合在了一起。她的笑声穿越了时空,传到了那棵樱花树下,传到了那时的我的耳边。一股暖流从我的心中生起,回国后,我经历了许多痛苦、悲伤还有彷徨。而支持着我不断奋斗的源泉除了对祖国的热爱,就是在那樱花树下的快乐时光。现在丫头的笑声再次给了我那时的感觉,我觉得战争已经不算什么了!我们终将取得胜利,美好的未来正向我们招着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随着思绪的飞转,我手中的笔也加快了速度,眼看就要把情报写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住手!!住手!!!~~~~~~~快快!住手!!!”一直没有求饶的丫头突然大声地叫起“住手”来。
  我停了手,问道:“怎么了?”
  “呼………………呼………………呼………………我………………我要去厕所…………”丫头红着脸说,“帮我解开…………呼………………呼………………”
  我解开了她的双脚。丫头马上蜷缩起来,双手按住下腹部。紧紧地咬住了下嘴唇,好像在强忍住什么?
  “你………………你抱我去吧…………我怕走路时把字给擦了…………”丫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成了一个温柔羞涩的小姑娘,轻声地说道。
  我这辈子也没有听到过这么好要求,于是便轻轻地抱起了她。在我怀中的丫头用手臂勾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把头贴在了我的胸口…………我突然希望通向厕所的路永远不要走完。
  ……………………
  从厕所回来后,丫头再一次把脚伸给了我,我没有再绑住她,而是飞快地把剩下的一点写完了。这次丫头没有向刚才那样大笑了,只是吃吃地笑着。
  时间过得很快,在写好了情报后不久天就亮了,丫头该去教堂了。我让她小心翼翼地穿上鞋袜,以免把情报擦掉。一些都准备好了,我送她到了门口。丫头走出了门口,我对心也提了起来,但愿能成功啊。
  突然,丫头又转身冲进门来一把抱住了我…………
  她是在害怕吗?
  “小心点……”我说道。
  “………………………………”
  “………………………………”
  丫头又突然放开了我,转身飞快地奔出门去。我觉得这时的丫头好像变了。
  ……………………
  我的这个方法很成功,当天丫头会来后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小姑娘,一副得意的样子。整个晚上都在绘声绘色,手舞足蹈地向我讲述白天的事。
  从此,我们和小静的联系又恢复了。而我也可以不定期地再丫头的脚底写字,看她娇笑的样子了。


第四张照片:高桥诚率领的部队集体向解放军投降时的留念

  1945年8月6日,二战结束,日本投降。这是一个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日子。


第五张照片:日本投降后我和小静再次会面时的合影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小静的哥哥并没有死,他的上司救了他。这个上司就是高桥诚。我能想象小静在得知喜爱的哥哥还活着时的喜悦。小静的哥哥为了感谢他的上司,就把小静嫁给了他。小静也十分感谢这位哥哥的救命恩人,所以他们婚后很幸福。高桥夫妇都是和平人士,所以小静也来到了中国,暗中为我们提供帮助。


第六张照片:我和丫头的结婚照

  没办法,后来,丫头说她的脚都给我摸过了,肯定没人要了。当时她还耍无赖,坐在地上哭呢。看来要和她逗一辈子的嘴了。


第七张照片:我们女儿的满月照

  我给她起名叫:张静。


  直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那天,在那棵樱花树下,小静在我脚底下写了什么…………


有事尽管找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大陆TK  

GMT+8, 2021-1-18 14:42 , Processed in 0.0823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东大陆TK www.naojiaoya.com